银梭心惊胆战地跟在王满才身后,不过保持了三米远的距离,让不明真相的人看了,误以为她只是和王满才同路而已。

    她疑神疑鬼地往四周打量了一番,周围有零散的庄稼人在自家的责任田里劳作了一上午,陆陆续续地往家走去。

    身后没有任何认识的人。

    银梭稍微安心下来,不过本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宗旨,银梭还是觉得要小心谨慎的好,她放慢脚步,偷偷的把自己和王满才的距离拉得更大了。

    王满才马上就察觉到了,他扭头恶狠狠地盯着银梭:“你别想着耍滑头,如果你耍滑头,我现在就去派出所跟公安交代,是你指使我去犯罪的!”

    银梭的脸白了,结结巴巴道:“我没想过耍滑头……”

    她心中充满了无力感,没想到按下葫芦浮起瓢,要是让金梭和唐振华知道真相,自己在家里哪还有立足之地!

    早知道算计唐晓芙会被反算计,她说什么都不会这么做,现在骑虎难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人一前一后相跟着来到王满才的家。

    王满才父母早亡,剩下的亲人也不多,一个已出嫁的姐姐,再就是他大伯一家。

    王满才从小饿肚子经常偷他大伯家的东西吃,他的大伯和大妈怜悯他是没爹的孩子,日子过的艰苦,所以对他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只眼,王满才的胆子就越来越大,后来发展到把黑手伸向左邻右舍,小偷小摸,今天这家偷两个鸡蛋,明天那家偷一把米。

    乡亲们也都想着他是个孤儿,因此站在自家院门口破口大骂一番也就算了,并未采取实质性的行动来惩罚王满才,这使得王满才更加肆无忌惮,认为只要不偷的太过分,人家就不会把他怎样,于是渐渐的偷遍了十里八乡,就是靠着这样小偷小摸维持生活,惹得乡亲们都非常厌恶他,他大伯和他姐姐也都和他断了来往。

    银梭看着王满才洞开的家门迟疑地走了进去。

    这还是王满才的父母生前盖的一幢土坯房,有些年代了,房屋破破烂烂,窗户上没有窗玻璃,是用白色的薄膜蒙上去的,屋内光线很昏暗,并且还散发出一股难闻呛人的灰尘味儿,银梭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王满才见银梭跟着自己进来了,脸色这才好了些,转身把门关上,拉着银梭就往房间走去。

    银梭不敢反抗,跟着他乖乖的进了房间。

    王满才直接把她按在恶臭难闻的床上,就想要她。

    银梭虽然早已料到,可是真要面对的时候,她又很不甘心。

    跟金波苟且,好歹人家是风华正茂的高中生,而且家世不错,又有希望考上大学,当自己的备胎最好不过,并且人家举止温柔,给她带来享受。

    跟赵其富交易,好歹有钱,跟王满才能得到什么?

    银梭本能的激烈的反抗着,脑袋不停地左躲右闪,躲避着王满才充满令人反胃的充满口臭的亲吻。

    “满才哥,不要……我还小,等我高中毕业考上大学……”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满才给打断了:“等你考上大学,那时你早就把我一脚蹬了,还看得上我吗?”

    “不……不会的!”银梭那信誓旦旦的眼神,恨不能把心掏出来给王满才看。

    “我不愿意等,我就要现在生米做成熟饭,这样我才放心!”王满才对银梭上下其手。

    银梭反抗得更加激烈了。

    王满才一个耳光狠狠的扇在她脸上:“你要是不顺从我就证明你以前都是在欺骗我,只是利用我给你卖命而已,那我就去派出所举报你,你要是想自己没事,该怎么做你应该明白吧。”

    银梭一听就蔫儿了,心想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今天是跑不掉的了,于是笑得千娇百媚,两只胳膊主动的缠绕上王满银的脖子:“既然满才哥这样不放心,那我今天就把自己交给满才哥,但是满才哥一定不能对我始乱终弃。”

    王满才顿时眉开眼笑:“只要你愿意嫁,我随时都可以娶你。”

    “满才哥,你对我真好。”银梭巧笑道,任由王满才对待自己。

    他们两个不知道的是,王满才房间外的墙壁上贴满了猎奇的学生们的耳朵,当听到让他们脸红心跳的声音时,有的人就不好意思再偷听下去了,走掉了,有的一脸坏笑的继续偷听。

    王满才同村的村民从他家门前经过时,见那么多学生都贴在王满才的房间外面偷听,都露出诧异的表情,于是好奇的走过去听了听,马上明白过来,连连摇头走开。

    金波被简明等人强迫偷听,像受酷刑一样,一脸痛苦的表情。

    这时有两个同学带着公安来了,指着王满才的屋子道:“就是这间屋子!你们快进去抓人!”

    简明等人一见,都一哄而散,只留下金波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

    公安看了一眼那群学生,一脚踢开了王满才的家门,冲了进去,听到一间房里传来不可描述的声音,便又冲向那间房间。

    银梭和王满才惊得从床上坐起来,特别是银梭想到自己衣衫不整,赶紧把王满才那床散发出恶臭的被子盖在身上。

    公安严厉的盯着王满才:“这次又撞到你作奸犯科!你别跟我说,又是人家女孩子自愿的!”

    王满才吓得魂飞魄散,指天发誓:“她是我女朋友,她真的是自愿的!”

    公安脸色一沉:“上次那个你也说是你女朋友,这个又是你女朋友,那不是你在玩弄女性吗!你们赶紧把衣服穿上,跟着我们去派出所,我们要好好审问审问!”

    银梭和王满才的脸部都白了。

    银梭这时心乱如麻。

    要是承认自己是王满才的女朋友,那她的名声就彻底完蛋了。

    可如果不承认,王满才要是一怒之下揭发是她唆使他去毁掉唐晓芙那个贱人的清白,结果阴差阳错毁掉了金梭清白的事,怎么办?

    两人抖抖索索的穿好衣服,跟着公安走出了房间,银梭一眼看见金波就站在屋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愤恨的看着她,她浑身一个哆嗦,想把责任都推在王满才身上,可是王满才就在身后,她没那个胆量。

    这时身后的公安推了她一把:“快走!”

    银梭一低头,往前走去。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