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满才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又是一饮而尽:“她说,只要我帮她做这件事,她就答应嫁给我!”

    “你就这么相信她呀?要是万一你坐牢,她跟别人结婚,老大你在牢房里还能阻止得了吗!”小混混提醒道。

    王满才猛的一惊,抬起头来看看着那个小混混。

    当时银梭给他许下许多空头支票,说得天花乱坠,而且一再保证,唐晓芙名声早就臭不可闻了,即便他真的和她怎么了,只要他一口咬定他和她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一定不会有事,事成之前,她给他五十块钱,而且还保证事成之后嫁给他。

    金钱和美女的双重诱惑让他失去了判断力,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一阵后怕,如果自己坐牢了,美女肯定得不到。

    小混混察言观色,问道:“老大,你那女朋友已经是你的人了吗?如果是你的人,你还值得为她做这些,如果不是你的人,那她纯粹就是利用你!”

    王满才又是一惊,他也曾想要得到过银梭,再去给她办事。

    可银梭推脱,说怕自己给了他,他就不给她办事了,非要他先给她办了事,她才肯给他。

    为了得到她,他就答应了。

    他也老大不小了,在农村,像他这样二十七八的大后生,人家家里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他却连个媳妇都没有!所以银梭主动说要嫁给他,他就高兴的忘乎所以,对她言听计从!

    “老大呀,不是我做小弟的说你,你这件事办得太草率了,你去试一试那个女的,看她是对你真心还是对你假意。”小混混痛心疾首道。

    王满才抬起眼皮,看着那个小混混:“你要我怎么试?”

    小混混附在他耳边道:“老大,你只需这样做就行了……”

    ........................

    自从得到王满才无罪释放的消息之后,银梭只觉得浑身一轻,连走路都变得轻盈起来。

    更让她感到高兴的是,自从和金波有了一次鱼水之欢,金波对她死心塌地,每天都暗地里给她各种好吃的东西,比如面包、饼干之类的。

    虽然这些东西银梭以前也吃得到,可是自从自己的亲妈和唐振中的丑事东窗事发之后,这些东西别说吃了,连闻都闻不到了,所以现在金波带给她吃,她觉得很贴心,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就应该吃这些好东西!

    银梭得意,自己是他第一个女人,让他从男孩变成男人,他对自己情有独钟也是应该的。

    只是金波只愿和她暗中交往这一点令她不爽。

    不过也就这么短短的一年半,等这一年半结束了,拿到了高中毕业证,那时再公开两人的关系也是一样的。

    当然,和金波走到一起,那是她最后的退路,自己长得好看,还有希望钓到更好的凯子,如果能遇到比金波更好的,她当然要像菟丝子一样缠上去,所以不公开有不公开的好处。

    银梭扭头轻蔑的看了一眼在身后和唐晓兰边走边说话的唐晓芙,心里冷哼:“想要整死我?就你那智商?别说下辈子,就是下下辈子都不可能!”

    她一甩马尾,傲娇地往学校门口走去。

    自从唐家穷了,银梭再也没有钱在学校订饭吃,可是叫她从家里带饭她更不愿意,因为现在她家的伙食一点都不好,那样的饭菜带到学校去,一定会被同学们嘲笑的,她不能成为同学们的笑柄!绝对不能!所以现在每天中午放学,她和唐晓芙姐妹两个一样,得回家吃饭。

    刚走出学校门口,银梭第一眼就看见王满才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堵在学校门口,她心狠狠一沉,还没等王满才开口,更没有等周围同学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向王满才走过去,迅速把他拉到角落里,紧张地问:“你怎么来了?”

    王满才冷笑:“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一辈子不来才好?”

    银梭把他往更僻静的地方拉了拉,然后举起小拳拳捶了他的胸口,娇嗔道:“你在胡说什么呀,我好想你!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想你了,说,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了?”

    随即逼出泪来,眼泪汪汪地看着王满才,伤心欲绝喃喃自语:“你……你这么快就变心了?”

    王满才冰冷地看着她:“你少在我面前演戏!你想我?我放出来都有五六天了,你找过我没?”

    “伦家今天就是要来找你嘛,结果你就出现了!”银梭媚眼如丝的看着王满才。

    王满才最受不了的就是她这胶骚劲儿,他一把捏住她的小下巴,狞笑道:“你这小婊砸,把老子当猴耍!老子不来找你,你就不来找老子,老子一来找你,你就说正要找老子!”

    银梭心里闪过几丝纳闷,自己一向对王满才采取的方式是,把他当作一匹拉磨的笨驴,在他眼前挂一根看得见、吃不着的胡萝卜,让他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所利用,怎么现在好像他不在自己的控制中了?

    王满才推了她一把,冷着脸道:“你不是说你对我是真心的吗,那你就证明给我看!”

    银梭已经知道大事不妙,却强装镇定地问:“怎么证明?”

    “你跟着我来就是了!”王满才扭头朝前走去,银梭一咬牙一跺脚,跟了上去。

    不远处,简明和另一个男生一左一右把胳膊搭在金波的肩上,看似三人好的像连体婴儿一样,其实是简明和那个男生挟持了金波。

    简明嘲讽地斜睨着金波:“你女朋友跟人跑了,你不去一看究竟?”

    金波有些慌乱地道:“什么我的女朋友?我和银梭清清白白的,你可别胡说!”

    简明冷笑了一声:“在草地都已经滚过了,还说是清清白白的,你这样无耻你爸妈知道吗?“

    然后装腔作势的长叹一声:”唉!银梭真是倒了血霉,居然找你做她的男朋友,你一点担当都没有,跟个缩头乌龟似的,你叫什么金波!你就叫金龟龟多好!名至实归!”

    旁边那个男生低头吃吃的笑着,

    金波脸上发烫,简明这个短命鬼是怎么知道自己和银梭滚过?该不是那天他跟踪自己看见了吧。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他恨不能有条地缝好让他一头钻进去。

    简明和那个男生推着金波往前走:“今天你不想看戏也得看!”

    金波煞白着脸被迫往前走,他跑不了,也不敢不听简明的话,他怕简明手下的小混混揍他!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