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梭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你是说,整件事是唐晓芙那个小贱人搞的鬼?”

    银梭冷笑:“你说呢?不然事情哪有那么凑巧?”

    金梭紧抿着嘴巴不说话,在心里埋怨自己笨,竟然没有看出这是唐晓芙设的局就是想引自己上钩!

    怪只怪那次在菜地被唐晓芙扇了一顿耳光之后,又加上前两天因为故泼水晓兰身上,被晓芙姐妹痛扁,自己一心想报复回去,所以一听见银梭在小树林里教训唐晓芙就上当了,连忙跑过去了,害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

    她性格有些像吴春燕,凡事喜欢争强好胜,哪怕拼个鱼死网破,她都在所不惜,于是把牙一咬:“既然知道这整件事的背后操纵者是唐晓芙那个小贱人,那我宁肯拼着不要名声,也要把她告进派出所离去!”

    银梭好心肠的劝道:“姐姐,算了吧,人家敢这么做,肯定就不怕你告她,有人给她顶缸!再说了,这种罪能判几年?顶多两年之后王满才就能放出来,到时要是报复你怎么办?你还能过安生日子吗?”

    金梭不甘心的咬着嘴唇:“就这么放过那个小贱人和王满才?我不干!”

    “姐姐就没听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这事咱们不急,当务之急,咱们先别折腾了,你看好吗。”

    银梭见金梭迟疑着不肯表态,有些心急,苦口婆心、语重心长的劝道:“这名声坏了就坏了,也挽不回来了,我们也只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金梭抬眼看着她:“怎么个降到最低法?”

    “我出面,叫王满才家里拿钱赔给你!”

    金梭沉默了片刻就同意了,贪财是一方面,银梭所说的话打动了她,事已至此,也只能把伤害减轻到最小,再说她也害怕王满才真的坐完牢出来报复她,她一个女孩子斗不过王满才的!

    “不过没有一百块钱我是不干的!”金梭提出条件。

    “嗯,我尽力。”银梭气得都快爆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就敢开口要一百块钱,出去卖人家说不定连五块钱都不肯给!

    虽然暂时安抚住了金梭,可是上哪儿去弄钱?银梭很发愁,她就是想出卖自己换钱都找不到门路。

    绞尽脑汁,她把目标定在了吴春燕的身上,这老货手里应该还有些积蓄,先偷来应急,可钱藏在哪里她不知道,怎么偷?偏偏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银梭干脆铤而走险,在吴春燕的房间里放了一把火,火不大,也就吓吓人而已。

    一家人赶紧去救火,很快就把火灭了,吴春燕板着脸叫众人都出去,自己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从一个挂着锁的大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看了看,又放了进去,银梭躲在暗处把吴春燕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又把事先从药店买了安定药,放在糖水里请吴春燕喝了,吴春燕喝过之后,那一晚睡得格外香。

    银梭半夜起来装作上厕所,偷偷溜进吴春燕的房间,摸到那串钥匙,打开柜子,找到那个小盒子,把里面的东西都一股脑的塞进怀里,就踮着脚尖溜了出来,放在书包里,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在上学的路上一看,乖乖!钱不少!居然有两百多块!不禁大喜过望。

    在这一沓钱里面还夹着一块两寸大小的玉佩,那块玉佩是椭圆形的龙凤呈祥的图案,晶莹碧绿,通透如玻璃,在凤头上有一点像朱砂痣的血红。

    银梭拿着这块玉佩反复看了很久,觉得很象书上描写的翡翠,要真是翡翠,这东西值不少钱呐!就算不值钱,这东西也好看,留着以后戴也是好的,于是小心的把这块玉佩收了起来。

    过了两天之后,银梭给了金梭一百块钱:“为了向王满才的家人要到这一百块钱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人家说了,补偿已经给你了,要是你不去派出所承认是王满才的女朋友,人家是不会放过我姐妹两个的。”

    金梭手上的钱从来就没有超过五块,现在拿到这么大一笔钱,当然喜出望外,之前的屈辱在她心里淡化了许多,拿人钱财给人消灾,于是跑到派出所承认自己是王满才的女朋友。

    公安很是气愤,觉得她之前胡闹浪费了不少警力,以报假案严厉批评了她一顿,因为没造成什么不良后果,所以不用负刑事责任,但是交了一笔罚金,刑拘了五天的王满才也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镇派出所。

    一个小混混连忙迎了上来,点头哈腰讨好道:“老大,你这真是晦气!居然遭了无妄之灾,走走走!我请你吃一顿!”

    王满才一听有人请客,顿时眉开眼笑,跟着那个小混混去了一家饭馆。

    那个小混混也不见得多有钱,只点了一个大蒜炒千张和一个红烧豆腐,但是却咬牙买了两瓶烈性白酒。

    他不停的给王满才斟酒:“我说老大,你找的是个什么女朋友,你说你们两个亲热被人撞见就撞见了呗,你又不是不娶她,她怎么对你反咬一口?说你对他有犯罪行为!害你在派出所里待了几天!这种女的你赶紧一脚蹬了!”

    王满才酒量不怎么样,一瓶白酒下肚,已经有些上头了,他冲着那小混混摆摆手,大着舌头道:“那女的也配做劳资的女朋友!她想的美!”

    “什么!那女的不是你老大的女朋友!”那个小混混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说话也开始打结了,“这……这么说来,老大真的对那个女的用强了?我听人说啊,只要人家女的报了案,哪怕当时没有证据告倒你,可这个案子随时都有效,只要她拿得出证据举证你,你随时都会判刑坐牢的!”

    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不是说过你有个女朋友吗,是和那个女朋友分了手,然后才做这种傻事的?”说着又给王满才斟满一杯酒。

    王满才拿起那杯酒一饮而尽:“就是我女朋友叫我这样做的!”

    那个小混混更加吃惊了:“她怎么能够叫你做这种事?万一你坐牢怎么办?老大呀,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就答应她了呢?”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