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第一节课后,一个被银梭贿赂的男生轻轻敲了敲银梭的桌子,冷冰冰的说了句:“跟我来!”

    于是银梭便起身跟着那男生往教室外面走,来到校园一处偏僻处,发现昨天晚上她贿赂的那几个男生都在那里,不由心中疑惑,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那几个男生道:“作伪证事关重大,我们都不愿意做。”

    银梭见他们把自己喊出来,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会反悔,一听这话顿时慌了,气急败坏道:“亏你们还是几个男生,出尔反尔,昨天晚上答应了我,今天就又来这么一出!”

    “昨天我们谁答应你了!我们只是说考虑考虑,结果考虑了一晚上觉得五块钱就给你做伪证,谁愿意冒那个险!”一个男生气愤道。

    银梭这才明白过来,他们是临时想敲竹杠,只得咬牙问:“你们说吧,你们要多少钱?如果我付得起我就给,我付不起你们连这五块钱都赚不到!”

    一个男生伸出两根手指:“做伪证可是大事,你至少一人得给二十块钱,我们才肯答应!”

    银梭气愤得胸口起伏不定,她那一百块钱不是容易弄到手的,本来想每个男生给五块,五个男生二十五块,自己还可以剩下七十五块,但是现在他们一人要二十块,自己就一分钱不剩了,昨天晚上白被人睡了。

    ……可是不给的话,王满才肯定要面临牢狱之灾,万一他一怒之下咬出自己,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为了保住自己,银梭一咬牙,只得把那一百块钱拿出来用来收买了五个男生。

    第二节课大课间,公安派人来把简明六个男生带走了。

    除了简明实话实说,他当时听到金梭含糊不清的呼救声,和痛苦的声音之外,其他五个男生都一口咬定金梭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愉悦,因此公安就采信了那五位男生的证词。

    从派出所回来之后,简明就气愤的告诉了唐晓芙,说所有的人都作伪证,证明金梭不是被用强的。

    唐晓芙沉默了片刻,道:“肯定是那几个男生被银梭收买了。”

    简明狐疑的看着唐晓芙:“我知道,只是现在银梭这么穷,她能用什么方法收买的?”

    唐晓芙想到一种可能,一般没钱又自甘堕落的女孩子都会用到这种方法,只是当着简明这个男生的面她也不好启齿,于是就道:“谁知道呢?”

    中午上学的时候,唐晓芙一走到教室就发现简明笑得很意味深长。

    她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打量了一眼简明:“干嘛笑的这么惊悚?”

    简明立刻收了脸上的笑,一本正经道:“哪有!我是打听到某人的一件丑事。”说这话的时候,他还轻蔑的瞟了一眼银梭。

    “什么丑事呀。”唐晓芙也看向银梭。

    银梭紧张得心怦怦直跳。

    简明压低声音告诉唐晓芙道:“昨天我小弟跟踪银梭,看见她先跟金波鬼混了一阵子,后来又想去勾引冷团长,但是冷团长没有上她的当,不知为什么,她跟一个老男人走了,进了一间破屋子,我那小兄弟就去偷听,你猜他听到什么了。”

    “银梭跟那老男人做交易,出卖自己换钱,对吧。”唐晓芙问道。

    “都被你猜中了,这个银梭可真恶心!”简明一脸不齿,

    唐晓芙道:“这件事你别对任何人说,如果两个当事人死也不承认,银梭可以告你诽谤。”

    简明道:“可是我一看见这个肮脏的心机婊安然无恙我心里就有气!她对你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就这样放过她,我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那就不要咽!”唐晓芙道。

    简明瞪大了眼睛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去教训她?”

    唐晓芙道:“银梭最喜欢的就是借刀杀人,我们也来这一招不就得了。”说着附在简明耳边耳语了一番。

    简明唇边的笑容渐渐扩大:“这个主意好像不错哦。”

    银梭一直紧张的留意着王满才犯罪案的进展,见那几个男生按照她说的做了伪证,可是一晃都过去三天了,公安还是没有一点要释放王满才的意思。

    银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对王满才还是很了解的,要是再过几天不能被放出来,他肯定要供出自己来。

    银梭只得一咬牙,到派出所打听原因,一个公安告诉她,这案子虽然有人证证明当时金梭好像是处于愉悦的状态,但也只是好像,不能以此为依据放人,再加上金梭一口咬定自己是受害者,所以这案子还得继续调查。

    银梭在心里把金梭痛骂了一顿,就是被人毁了清白,有什么大不了的,非要折腾下去,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告诉公安,因为她是金梭的妹妹,所以真相她知道,金梭和王满才的确是情侣关系。

    她以为自己铤而走险作伪证,这下公安肯要放了王满才,谁知公安要她和金梭当堂对质之后才能决定放不放王满才,银梭只得灰溜溜的从派出所出来。

    事情的症结在金梭那儿,那就只能从她身上想办法。

    回到家里,银梭先装着对金梭嘘寒问暖,金梭现在在家里的处境很不好,家人都嫌她丢脸,不待见她,银梭肯对她好,怎不叫她感激涕零!

    银梭再才苦劝金梭不要再折腾了:“这件事本来只限于咱们村的人知道,姐姐越闹知道的人就越多,就算后来王满才判了刑,姐姐的名声也毁了,想要嫁出去恐怕都难,女孩子出了这种事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姐姐就别折腾了,让这事慢慢淡化,以后嫁的远远的。”

    金梭抽抽搭搭:“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不能就这么便宜了王满才!”

    银梭冷笑:“姐姐怪错了人,王满才并不是真凶,他只是被人利用了而已。”

    金梭狐疑的看着她。

    银梭抚了抚她的碎发:“姐姐也不动脑筋想想,要不是有人造谣我在教训唐晓芙那个贱人,姐姐又怎么会跑去,如果没跑去,又怎么会发生那件事?”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