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其富这时才慌了,他没想到银梭居然这么厉害,可是要他拿出一百块钱,他根本就拿不出。

    镇政府的一个小小的文书,一个月工资二十八块钱,连各项补贴共三十块,家里好几个孩子读书,还有两个老人赡养,家里的负担重得很,根本就攒不下钱来,叫他上哪儿变一百块钱出来?

    于是赵其富变了脸,装可怜道:“我真没钱,这样好不好?我给你写个欠条,以后我每个月从工资还!”

    “今天必须得给我一百块钱,不然我就直接闹到你老婆那里去!”银梭威胁道。

    “你要上我家闹就去闹吧,你看我老婆拿不拿得出来一百块钱给你。”

    赵其富是不怕银梭去家闹的,他那个老婆凶悍的很,肯定会把银梭打得抱头鼠窜,而且还会大骂她勾引自己,他甚至还巴不得银梭去找自己的老婆闹,反正闹过之后,他老婆顶多把他骂一顿也就了事了。

    农村女人都讲究从一而终,哪怕自己的男人再不是个东西也不愿意一拍两散,何况赵其富这个人也不是没有优点的,他每个月的工资都交给他老婆管,他只留一点奖金。

    银梭不慌不忙道:“没事,我今天先告诉你老婆,明天再到镇政府去闹,免得你突然被开除,你老婆没个心理准备。”

    赵其富盯着她看了很久,咬牙切齿道:“算你狠,你在这里等着我!”

    “我告诉你,我这人最没耐心了,最多只等半个小时!”银梭冷冷道。

    半个小时之后,赵其富拿着一百块钱来了,银梭一把抓过那一百块钱扬长而去。

    赶到学校的时候,正是下晚自习的点,银梭趁机溜进了学校,那几个男生都是住校生,她赶在那几个男生进宿舍前把他们拦住,每人贿赂五块钱,叫他们按照她的要求跟公安局做证词。

    那几个男生面面相觑,没敢收下银梭给的五块钱,说是明天再给她答复。

    银梭劝说了很久,那几个男生才勉强收下那五块钱,银梭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但是那几个男生没有回寝室,而是头碰头的商量要不要为银梭作伪证,他们几个的家庭条件都不好,这五块钱在他们眼里还是有些分量的,可是作伪证,他们又有些怕,其中有两个男生打起了退堂鼓,不想要银梭的钱。

    可另外三个想要,就说服那两个同学,说他们五个人同时作伪证,就算证词和简明不一样,公安部也不会怀疑的。

    因为他们五个在学校里没有任何不良记录,而简明在学校里属于调皮捣蛋的一类,公安肯定会相信他们的证词的。

    那两个同学最终被说服,点头答应了,可觉得为银梭作伪证冒这么大的险,只收五块钱太少了,至少得给二十块钱才干!

    银梭疲惫不堪的回到家里,家里的气氛更加阴沉,就是别人家的灵堂都没有这么让人感到压抑。

    以前放学回到家里,至少吴彩云会对自己嘘寒问暖,想到这里银梭叹了口气,望着只剩下属于她们唐家的三间屋子欲哭无泪,以前她和金梭两个人一间房她都嫌挤,恨不能把金梭赶到和三个哥哥一间房去。

    现在仅剩的三间房,奶奶一间,她们家一间,三叔一家一间,挤得要命,她每天都不愿意回家,可是现在家里困难,父母又天天打架扯皮,想要钱去住校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银梭深呼吸一口气,走到自己一家人住的房屋跟前,轻轻推开了房门,里面乌烟瘴气,迎面而来的香烟的烟子呛得银梭剧烈咳嗽起来。

    屋里没点灯,借着窗外的月色,银梭看见一家人都没有睡,灰漆漆的屋内只有唐振华嘴上的香烟在忽明忽暗,死一般寂静的房间里不时响起一声金梭没有能忍住的啼哭声,叫银梭听了厌烦。

    哭哭哭,只不过被人毁了清白而已,又不是要死了,有什么好哭的!

    一间二十平米的房子,像学生宿舍一样,摆了四架上下铺高低床,每人睡一张床,还有一张空着的就堆放东西。

    银梭轻手轻脚走到自己和金梭的上下铺那里,把书包从肩上取下来,挂在床头边,然后在离着金梭一米的位置的床上坐下,默默地扫视了一遍家人,她很累,很想睡,可是所有人都没睡,她就不敢睡。

    她扭头看着金梭,金梭低着头,银梭看不见她的表情。

    隔了一会儿,银梭小心翼翼的问金梭:“你怎么和那个什么王满才混到一起了?”

    金梭恐惧的偷看了一眼唐振华,傍晚,唐振华去镇上派出所接她的时候,是一路把她连踢带打打回来的,还一路破口大骂,说什么什么样的妈养什么样的姑娘,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么小就跟男人鬼混。

    金梭在蒙受耻辱的同时,心灵上又添新伤,现在见银梭问起,不禁委屈地又哭了起来:“我没有和那个畜生混在一起,我是听说你要在那片小树林里收拾唐晓芙那个贱人,于是就匆匆跑过去帮你的忙,谁知,到了那里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我想,肯定有人造谣,就准备回家,却被那个畜生扑倒在地上了.......”

    说到这里,金梭又痛苦地回忆起当时那不堪的一幕,双手捂住脸失声痛哭。

    银梭有些无语,金梭这个傻婊砸,从小就是这个性,只要一听说有人在欺负唐晓芙姐妹,哪怕正蹲在茅房里拉屎,屎都不拉了,提起裤子就来和欺负唐晓芙姐妹的人一起狠揍唐晓芙姐妹,简直是以欺负唐晓芙姐妹两个为人生最大的乐趣,今天搞成这样,还真跟自己毛关系都没有!

    只是这事绝没有这么简单,就是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是唐晓芙故意放出她要被自己收拾的消息引金梭上钩,让自己不安,可笑,是金梭自己傻,自己有什么不安的!

    可是今天自己被迫失了清白,从女孩变女人是拜唐晓芙那个死贱人所赐,这个仇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报!

    银梭暗暗磨牙。

    唐振华被金梭哭的心烦意乱,怒吼:“你这畜生还有脸哭!再哭老子就用鞋底抽死你!”

    金梭的哭声戛然而止。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