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梭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冷家大宅子,宅子里的人倒是有钱,可人家看她就像看一坨大便,不然她早就打冷晨旭的主意了。

    ……但自己现在只需要二三十块钱就可以了,说不定向冷晨旭装装可怜,人家会像打发叫花子随手扔它个二三十块?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想到这里,银梭鼓起勇气向冷宅走去,她刚要抬手敲冷家大院的院门,一辆吉普车吱地一声停在她身后。

    银梭回头,冷晨旭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冰冷的看着她,严厉的问:“你跑到我家门口干什么?”

    银梭马上梨花带雨:“冷团长,你可能听说过我家发生的一系列事,我爸爸和我奶奶因为我妈妈的缘故不打算让我读书了,可是我很想读书,又没有钱,所以厚着脸皮跑来想要冷团长资助我一点钱,可以吗?”说完,就眼巴巴楚楚可怜的看着冷晨旭。

    冷晨旭就呵呵了,脸色更加冰冷:“你把你妈妈的丑事拿出来卖惨,你觉得好吗?”

    银梭神色一僵,木呆呆的看着冷晨旭。

    冷晨旭已经把头缩了进去,按了按喇叭,院门很快就打开了,银梭只得让到一边去,眼睁睁的看着冷晨旭开着吉普车进去了,她还听见伍卫国跟冷晨旭说:“银梭在外面。”

    冷晨旭冷酷的吐出四个字:“关门!立刻!”

    那语气里的浓浓的厌恶之情,让银梭觉得那四个字像耳光一样重重地扇在她的脸上,她的眼眸里闪过浓重的仇恨之意,狠狠的盯了一会儿冷家的大门,然后擦去残留在脸上的眼泪,怏怏准备转身离去,却见身后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银梭冷不丁吓了一大跳,但很快就认出那人是谁来,是镇政府的文书赵其富。

    赵其富脸上皱纹很多,一笑脸上就开出了一朵大菊花,因为银梭以前经常用镇政府的电话,所以彼此认得。

    他和颜悦色地对银梭道:“梭儿,你缺钱用啊。”

    银梭后背一片恶寒,以前她去镇政府借电话用的时候,碰到过赵其富很多次,赵其富总是装作很亲切的样子有意无意的拍拍她的肩,摸摸她的脑袋,起先银梭觉得他特别平易近人。

    可是后来她那个在镇政府打杂的远房舅舅提醒她说,赵其富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以前是镇政府的主任,可是因为作风问题被降为文书,从此以后银梭对他敬而远之。

    现在银梭听见赵其富叫她“梭儿”,这么肉麻的叫法,一般都是情侣之间,或者是父母喊自己的孩子,可赵其富也这么叫她,让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银梭讪笑了两声:“也不是很缺钱。”说罢,抬脚就走。

    背后,赵其富说道:“我刚才见你为了向别人要几十块钱,眼泪汪汪的,你如果急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不用还的。”

    银梭一听见“不用还”三个字,就停下了脚步,她能够理解这个“不用还”,是在什么条件下“不用还”。

    她在内心挣扎了好久,最后终于慢慢的转过身来,赵其富脸上露出狐狸般的微笑,得意的睥睨着她。

    银梭一张清纯的小脸胀得通红,咬咬牙鼓起勇气道:“我缺的不是二三十块钱,我现在急需一百块钱!”

    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能敲诈多少是多少!

    “行!”赵其富答应的非常爽快,一双浑浊的老眼里闪过狡诈的光芒,然后一个字也不多说,转身往前面走去,银梭略一迟疑,便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借着夜色的掩护来到了赵其富的祖屋。

    祖屋破破烂烂,里面早就没住人了,里面三间小房,一间小房养着两只猪,一间小房养着一头牛,还有一间小房堆满了稻草。

    赵其富把银梭带进那间堆着稻草的屋子,银梭借着窗外的月光吃惊的看着屋里的情景,觉得委屈吧啦的。

    她扭头去看赵其富,他已经开始在动手解自己的衣服,低声命令道:“躺下!”

    银梭还想挣扎一下:“在这里?”

    赵其富冷笑:“你拿钱,你有资格挑地方吗?”

    银梭哑然,只得仰躺在厚厚的稻草上,好在稻草的清香让人感到放松……

    但很快,她就发现稻草也没那么舒服,身无片缕的她躺在稻草上,扎得她娇嫩的皮肤好疼,好疼……

    一个多小时之后,银梭穿好衣服,向赵其富要钱。

    赵其富扎好皮带,很不耐烦地从口袋里掏出两个五元,像打发叫花子似的非常侮辱人的往地上一扔,低声道:“拿了钱快滚!”

    因为屋内比较黑,银梭看见他扔的是两张纸币,以为是两张十块的钞票,心里一慌,赶紧把那两张纸币捡起来,借着窗外的月光一看,居然是两张五块的钞票,顿时火冒三丈,噌的从稻草上站起来,把那两张五块钱在赵其富眼前抖来抖去,压低声厉声质问:“不是说好的一百块吗?怎么变成了十块钱!”

    赵其富鄙夷的看着她:“给你十块钱都抬举你了,你还值得到十块钱?”

    银梭又羞又怒:“我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就值不到十块钱!”

    赵其富嗤笑:“黄花大闺女?你这么随随便便,谁相信你是黄花大闺女!”然后变了脸,凶狠的低喝道:“快滚!”

    银梭这时身上表现出了吴春燕那种无赖的嘴脸:“老娘跟你说,你今天如果不给老娘一百块钱,老娘要你好看!”

    “啪!”地一声脆响,赵其富狠狠的扇了银梭一巴掌,狰狞道:“你t敢在老子面前称老娘,老子不打死你!”

    银梭一股狠戾劲上来,擦了擦嘴角的血:“你今天除非杀了我,不然你就给我一百块钱!”

    杀人?赵其富还没那个胆量,他也露出他那张无赖嘴脸:“老子今天就不给你一百块钱,你闹呀,看谁丢脸!”

    他得意洋洋的斜睨着银梭:“这事真要闹开了,你的名声就完了,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嫁人!”

    银梭冷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现在就是要拿到那一百块钱!如果这事闹开了,你肯定会马上从镇政府开除,到时你连工作都没有了,咱们就同归于尽吧,谁都没个好下场!”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