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上下打量了几眼王满才,歪戴帽斜穿衣,一看就不是他娘的好东西,可是他的话又合情合理,于是又问简明几个:“你们再说详细点,当你们听到声音的时候,有没有女孩子的呼救声,或者这样说,你们觉得那个声音是很痛苦,还是怎样的,你们一定要想清楚,这一点至关重要。”

    简明几个男生立刻变得严肃起来,简明忽然坏笑了一下,把站在他们身后的金波给推到了公安的面前:“这个是我们的班长,他是和我们同时发现这一恶性犯罪事件的,要他来说,他比我们更理智,更客观。”

    金波也是张明的邀请人之一,所以他今天才会和简明几个走在一起,的确是他第一个听到异样的声音,然后和大家一起走过去目睹了令他们耳热心跳、浑身发燥的一幕。

    现在他被简明几个推了出来,根本就不敢回答公安的问题,因为他有段时间经常和银梭暗地往来,认得那个女孩是银梭的姐姐姐金梭。

    不得不说,他的智商很高,总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和银梭有关,于是下意识的扭头望了一眼围观的人群。

    发现银梭正鸡杀抹脖子地瞪着眼睛急切地盯着他,因此更加不敢轻易回答公安的问题,用了缓兵之计,装作头痛难忍的模样:“我被吓到了,我现在脑袋有点乱,我回头再回答你们的问题。”

    简明几个见状,也都用这个理由搪塞公安,

    公安就先把王满才和金梭带到镇派出所询问、做笔录,等回头金诐、简明他们冷静下来再做他们的笔录。

    人群渐渐散去,张明热情的招呼简明、金波他们去他家里吃生日宴。

    金**辞掉了,一个人往学校走去,才走到学校门口,就见银梭躲在角落里叫他。

    虽然银梭现在因为她自身的人品和她妈妈的香艳事件,在学校里已经臭不可闻,金波爱惜羽毛,对她避而远之,但人人都有八卦之心,他也很想知道今天他看见的那一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左右看了看,学校门口除了路人,已经没有学生和老师了,他便小心谨慎的走到了银梭身边。

    两个人走了很远,来到一处非常僻静的地方,银梭扑通一声跪在金波面前,抱住他的双腿,痛哭流涕的哀求道:“金波,看着咱们两个好过一阵的份上,求你这次一定要帮我!”

    金波惊呆了:“是你陷害你亲姐姐?”

    银梭拼命地摇头,哭得梨花带雨:“我没有想过害我姐姐,我本来只是想要唐晓芙吃点苦头,替你报仇,没想到事情竟然也变成这样!”

    “替我报仇?我和唐晓芙之间有什么仇?”金波警惕地问,银梭最爱借刀杀人,虽然没有用到他的头上去,可是他已经见识过了,他不能不防范她!

    银梭哭得声吞气咽:“我气唐晓芙有了更好的就把你甩了,这也就算了,还总是指使简明对你冷嘲热讽,所以我才教训她,给她些苦头吃吃,让她以后不敢再那么嚣张地对你了!”

    银梭这一句话戳中金波内心深处对唐晓芙的憎恨,他神色一缓。

    银梭擅长察言观色,见状,心中升起了希望,继续道:“这事我之前没有对你提半个字,主要是想默默地为你做点事,为了你我宁愿上刀山下火海,什么事都愿意替你做,更别说替你教训唐晓芙那个贱人了!”

    金波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别说为我!你和唐晓芙仇怨已深,你想报复她,别扯上我!”

    银梭说起谎话来连腹稿都不用打:“我和唐晓芙曾经姐妹情深,是为了谁反目成仇的!我一弄到那套所谓的复习资料,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谁!”

    她痛心疾首的难过的看着金波,楚楚可怜颤声道:“我对你的心,你到现在还装糊涂吗!我有多爱你,你到现在真的不清楚吗!”

    银梭越说越激动,忽然扑到了金波的怀里,抱着他疯狂的亲吻,还撕扯着他的衣服,她那梦幻般的娇声,终于让金波热血沸腾。

    他脑海里一再重复着刚在撞见王满才和金梭苟且的那一幕,原始的冲动冲破了理智,一下子就把银梭推到了地上。

    银梭看着他扭曲的面孔,发红的双眼,在心里得意地笑了:老娘还以为是个多有控制力的大煞笔,原来略施小伎就上钩了!

    半个小时之后,金波心满意足地从银梭身上滚了下来,扭头去看银梭。

    银梭白皙的脸上粉红还没褪潮,她一副很爽的模样醉眼矇胧地躺他在身边,一种男人的自豪感和责任感从金波心中油然而生。

    想起刚才银梭把她的第一次美好给了他,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便对她怜香惜玉,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凌乱的秀发。

    银梭小鸟依人的滚到他的怀里,娇滴滴的哀求道““阿波~你这次一定要帮我,不然我就完蛋了。”

    “说吧,要我怎么帮你。”金波被银梭那声“阿波”喊的骨头都酥成粉末了,柔情似水地看着银梭。

    “……如果公安找你问话,你一定要说你当时听见金梭的声音充满了愉悦。”

    金波抚摸着她秀发的手一顿:“当时现场的人不止我一个,还有简明他们,如果我这么说肯定会和简明他们的证词不一样,公安也不会采纳我的证词的,而且还会怀疑我在做伪证。”

    银梭沉思着道:“简明我们不用理他,其他几个男生我也会去想办法说服他们的,只要另几个男生和你的证词一样,公安就不会采信简明的证词。”

    金波立刻疑神疑鬼的打量着银梭:“你怎么说服那几个男生,难道也是用对付我的这种方法?”

    银梭虽然不要脸,可是这时也红了脸,装作委屈巴拉道:“阿波~你说这话我就伤心了,我既然和你已经是这种关系了肯定不会背叛你!我要是打算跟他们用这种方法,我就不会跟你说了!那几个男生家里条件那么差,几个穷鬼用钱就可以收买!”

    金波听了,脸上这才又柔情四起,不过还是好奇的锁眉问道:“如果我们这么做,你姐姐就会含冤莫白,我们这样好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