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好奇的接过来,竟然是治蚂蝗咬伤的药,还别说,那些药可真好用,抹上之后,蚂蝗咬过的地方很快就消肿结痂了,特别是被蚂蝗咬过的伤口,会很痒,那种奇痒在抹了药膏之后也消失了。

    不过在用冷晨旭给她的药的时候,唐晓芙内心很是挣扎了一番,总觉得他有老婆有孩子,还给自己送药似乎有些居心不良。

    但是想起那次买蛤蜊油时,冷晨旭鄙夷又同情的目光,心想,估计是他看着自己两条腿上是蚂蝗的咬伤觉得很可怜吧,所以就施舍了几瓶药给她。

    想到这里,唐晓芙内心的自尊心又在作怪,酸酸的难过。

    那几瓶药她只涂了两次就没涂了,给了晓兰和方文静还有简明。

    简明拿着药膏喜滋滋的往自己腿上抹,他并不知道这药膏的来历,只觉得是女王大人在关心他,因此受宠若惊,要是他知道了这药膏的来历,肯定说什么也不会抹的。

    因为没有继续抹药,被蚂蝗叮咬过的那些伤口又都发炎了,而且又痒滋滋的难受。

    唐晓芙就用手去抓,抓的结果当然是鲜血淋漓,唐晓芙心里反而莫名升起一股快感,越是心里不好受时,她就越有一些自虐倾向,好像是从前世带来的特性,改不了,那就不改呗。

    很快就到了星期二下午,唐晓兰刚收拾好书包准备出教室找唐晓芙一起回家,一个同村的女孩就慌里慌张地跑进来,对于唐晓兰道:“小兰,你赶紧回去,你妈妈出事了!”

    唐晓兰闻言,顿时慌了,急迫的问道:“我妈妈怎么了?”

    “你妈妈被蛇咬了,你赶紧跟我回去!”那个女孩拉了她就急匆匆地往外走。

    春天蛰伏了一个冬天的蛇苏醒过来咬到人这种情况虽然很少发生,但还是有过,所以唐晓兰是相信的。

    她急得眼泪汪汪:“我得先去叫姐姐,我妈妈让我姐妹两个结伴回家,不许落单!”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这些!再说你妲姐得了信早就回家了!”

    唐晓兰听到女孩子这么说,就和她一起往村里跑去。

    银梭老远见了,残忍地笑了,背起书包若无其事地慢慢的走出了校门。

    才走到回家路上的那片树林里,就看见树林深处围满了不少同学,银梭嘴角一弯,走了过去,站在人群的外围,掂起脚来往里看,前面有许多高大的男生挡住了她的视线。

    于是银梭问身边两个在激烈交谈的女生:“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聚集这么多人?”

    那两个女生都很激动,往里瞟了一眼,道:“这里发生了那种事……”

    “哦?”银梭一副非常意外的模样,继续八卦道,“是谁跟谁呀。”

    “听人说那个男的是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那个女的就不认得了。”一个女生答道。

    银梭心里就有点奇怪,唐晓芙长得好看,在学校里如明珠一般抢眼,再加上去年上台领奖学金,学校许多人都认得她,怎么这两个女生说不认识?

    “都是一个学校的,你们怎么会不认识?”银梭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

    两个女生交换了一个眼神,狐疑地问:“你怎么知道是我们一个学校的?”

    银梭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于是遮掩道:“走这条路的不都是我们学校放学的学生吗?”

    那两个女生这才去了疑,都摇头道:“受害者不是我们学校的。”

    银梭心里更加疑惑了,正想挤进去一看究竟,这时有同学叫:“公安来了!”

    读书的孩子们都比他们的长辈更懂法,如果是他们的长辈碰到这种事,会想到报警的人寥寥无几,可是这群孩子第一反应就是报警。

    银梭回头,看见两个公安在个几个学生的带领下急匆匆的向这里走来。

    那些围观的学生一听说公安来了,就自动让开一条道来,银梭才得以看清里面的情形,王满才和一个女生被简明等几个长的高大的男生控制住了。

    王满才满不在乎,而那个女生背对着众人坐在地上哭。

    银梭眼里刚升起的快意恩仇、幸灾乐祸刹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怎么那个受害者的身材和身上穿的衣服跟金梭是一模一样的!

    两个公安已经走到王满才和那个受害者的跟前,他们先看了一眼王满才和受害的女孩,便问:“是谁先发现犯罪行为的?”

    “我们!”简明和几个男孩子答道,然后在公安的要求下开始讲述起经过来。

    “今天下午放学之后,我们几个准备去张明同学家参加他的生日宴,谁知才经过这个树林时,就听见古怪的声音,我们还以为是什么野兽重伤了,当时还都嘻嘻哈哈的笑着说,要是能够捡到一只狗獾,今天我们就可以做红烧狗獾给张明同学庆祝生日了,谁知走过去一看不是野兽而是禽兽。”

    简明那几个男孩子说到这里,都用手指着王满才:“这个男的正在对那个女的那个……”

    到底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说到这种事情都红了脸,不好意思起来。

    那两个公安就都严厉的盯住王满才,厉声道:“你知道你这种行为是什么吗,是犯罪!至少可以判两年以上有期徒刑!”

    王满才满不在乎的看了一眼仍旧坐在地上哭泣的女孩。理直气壮的争辩:“我和她是自由恋爱,只是在做好事的时候被人撞见了而已,你们凭什么判我犯罪?”

    两个公安便问坐在地上哭泣的女孩:“他说的都是实话吗,是你自己愿意的吗?”

    那个女孩情绪激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到王满才身上厮打着他:“你说谎,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怎么可能是自愿的!”

    银梭一直紧张的盯着包围圈里面,现在终于看到了那个女孩子的模样,果然是金梭,怎么会是她?她的心因为恐惧紧紧的缩成一团。

    两个公安又厉声问王满才:“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满才仍是一脸不以为意:“我和她干这事也不是第一次,都好多次了,只是碰巧今天被人发现了,她一个女孩子不好意思,当然要这么说了!难道你们叫她一个女孩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是她愿意的?”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