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的大舅舅把方文静叫醒,“文静,那个人是谁?”方文强两只眼睛一直盯着冷晨旭问道。

    方文静这才回过神,可是动了动嘴巴,不知该怎么介绍。

    好歹简明是唐晓芙的同学,同学之间互相帮助,也落不着谁的闲话。

    可这冷晨旭算怎么一回事?而且他还有老婆孩子!

    “呃……他是冷团长,晓芙姐妹两个现在就读的育红中学,就是他家祖上捐盖的。”方文静搜肠刮肚总算找到了一个解释。

    “哦~”方文强严肃道,“那你还让他插秧,赶紧叫人家上去!”

    于是方文静对冷晨旭道:“冷团长,我们人手够了,你不用插的!”

    “没事。”冷晨旭温和的答道,手一刻不停的插着秧,动作还蛮快的。

    方文静拦不住他,也就只好忐忑不安的由着他了。

    多了两个青壮年劳力,速度一下子提升了,到了中午方文静做好了午饭来叫众人回去吃的时候,就只剩三亩田地没有插秧。

    众人从秧田里起来,唐晓芙坐在田埂上拍小腿上的蚂蝗,简明和她并肩坐,用手去拉蚂蝗。

    唐晓芙惊呼:“蚂蝗不能拉的,听说越拉越往肉里钻!”

    “我不信这个邪,我倒要看看是蚂蝗吸盘有力,还是我的手有力!”简明把一条蚂蟥拉得老长,最后还是以蚂蟥从他的腿上脱落告终。

    他得意洋洋的斜睨着唐晓芙,那眼神是在说,看,我多棒!

    唐晓芙嗤了一声,拔了一条蚂蝗,像是获得了奥运金牌似的!表情太浮夸了喂!

    冷晨微蹙着眉看着简明和唐晓芙并排坐着的身影,又旭默不作声地扫了一眼唐晓芙小腿上密密麻麻的蚂蝗吸过血的伤痕,上了田埂,和众人一起往方文静家走去。

    唐晓芙和简明也随后跟上。

    简明小声道:“你要我留意唐银梭,我就一直派了兄弟盯她的梢,果然如你所猜测的那样,唐银梭还真跟社会人员来往,好像跟一个叫王满才的人是情侣关系。”

    王满才!

    唐晓芙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像有一块石头重重地压在心上,原主之所以最后会悲惨的死掉,跟这个王满才有很大的关系。

    只是原主到死都不知道,王满才竟然跟银梭有关系,而且还是情侣关系!

    这次不是因为自己怀疑银梭很可能按耐不住要出大招对付自己,让简明盯住银梭,谁会相信银梭居然和那种二流子来往!

    简明侧脸看了一眼唐晓芙,见她阴沉着脸,于是小声问道:“下一步怎么做?”

    “我还没想好,你继续监视她!”唐晓芙道。

    冷晨旭已经回了几次头,见唐晓芙和简明一直落在众人的身后,窃窃私语,便放下脚步,和她们并排而行,问唐晓芙:“你们和唐家为邻,他们有没有故意找碴?”

    唐晓芙见唐家人从另一条小路走来,也往家走去,故意大声道:“有人属狗,不咬人不符合狗的特点,不过我不怕,拿棍打狗就好了!”说着,挑衅地瞪着金梭。

    金梭铁青着脸把头扭到一边。

    冷晨旭微挑了嘴角,三人并肩而行,唐晓芙和简明就没接着说刚才那个话题了。

    他们身后是村民们压低声音的议论声,都惊奇不已的看着方文静的大女儿唐晓芙,这个姑娘不简单,居然能够让冷团长为她家插秧!

    将近十年都不下地劳动的吴春燕也很快知道了冷晨旭特意跑来给方文静家插秧的事,更是觉得心塞,气得午饭只吃了半碗就没吃了,不过一个小时之后又觉得肚子饿,给自己补了一大碗糖水荷包蛋吃了。

    中午吃过饭,唐晓芙的一群舅舅舅妈们几家人就都告辞回去了,剩下三亩地方文静她们母女三个下午能插完。

    送走了舅舅他们,方文静母女三个又休息了一会儿就去插秧,冷晨旭和简明也都去了,方文静怎么拦都拦不住,只得让他们去了。

    三亩地五个人插很快就都插完了,方文静便赶着冷晨旭和简明快回去休息。

    插秧很累的,她怕他们累着了,所以不敢留他们吃晚饭。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简明是晓芙的同学,又是个孩子,他经常往她们家跑,也能说是同学之间的友谊,就是那些嘴碎的也不敢轻易编排些话在唐晓芙的头上。

    可冷晨旭就不同了,人家已婚,连孩子都有了,上她家来插秧这算哪门子事,她不想让人说他和自己大女儿的闲话,可又不好赶一个留一个,干脆让他俩都走。

    简明还想留下来和唐晓芙说话,被冷晨旭一个凌厉的眼神看过来,就只能乖乖地跟着他走了。

    田里的秧都插完了,对于唐晓芙家而且,农忙最忙的日子也就过完了,其他的浇水、除草、施肥什么的就轻松多了。

    方文静就打算过两天请人开始盖新房,明天先把地基让村领导盖章批准下来。

    晚上母女几个在隔壁打骂哭嚎声中上床睡觉,这两天实在太辛苦了,尽管这么吵,唐晓芙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星期一来到学校,唐晓芙一进教室就碰见银梭,她注意到银梭瞟向自己的那一眼里,大写着一句:“老娘马上就要整死你!”不由得冷笑,两人擦肩而过。

    唐晓芙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简明便把脑袋凑了过来:“我一个小弟已经和王满才那个人渣攀上交情了,他请王满才吃了一顿饭,就把王满才的话都掏出来了,就在这个星期二,王满才要在你下午放学的路上对你那个……”

    前世银梭也是用的这招对付原主,但是是在下晚自习的路上,这一世因为自己处处防范没有上晚自习,所以她就安排在下午放学的路上。

    无论在哪个时代,毁掉一个女孩子,只用毁掉她的名声就行了,软刀子杀人比一刀见血更加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银梭可真是深谙此道。

    唐晓芙沉思着问:“那个王满才都已经是二十七、八的年轻人了,他怎么对银梭这个才十七岁的小姑娘言听计从?”

    简明道:“我那小兄弟也是这么问王满才的,你猜王满才怎么说,他说银锁答应以后嫁给他!”

    “切!”唐晓芙冷笑,“银梭最爱过河拆桥了,怎么可能嫁给他!”

    “我们现在怎么做?”

    “将计就计好了。”唐晓芙想,既然你银梭这么想做坏事,那我就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下午放学的时候,伍卫国忽然找了过来,说是冷团长有东西托他转交给唐晓芙。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