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舅妈他们就都严肃着脸说唐晓芙姐妹两个太见外了,几个舅妈还特意跑到厨房叫唐晓芙别炸了:“我们都是吃过早饭才来的,肚子都是饱的,你就是炸了我们也吃不下!快别炸了!”

    唐晓芙笑着说道:“包都包好了,又不能放,当然得炸了吃,舅舅舅妈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就算早上吃了早饭,现在差不多也都消化完了,舅舅舅妈都吃饱饱,待会好有劲干活儿。”

    唐晓兰也把几个舅妈都拉到堂屋,吃春卷。

    方文静把菜地里的活儿干完回来,见几个堂兄几乎家都来了,很是高兴,大家又是一阵寒暄。

    几个堂兄堂嫂就叫方文静也来吃,方文静笑着道:“我们一大早都吃过了,这是晓芙特意为你们准备的,说是舅舅们来给咱们家插秧,也没什么好款待的,就炸一些春卷给舅舅舅妈还有表哥表姐当早点,垫垫肚子。”

    一个舅妈咬了一口春卷,问方文静:“这里面是什么馅怎么这么香、这么好吃?”

    方文静答道:“是用荠菜和五花肉剁碎了做的馅,这叫春卷,听晓芙说城里人到春天都吃这个。”

    小舅妈笑着道:“荠菜我们这里到处都是,谁想到把荠菜做馅会这么好吃,不是灾害年间没有饭吃我们这里谁吃野菜!城里人可真会吃!”

    吃完春卷,大家就都去田地里插秧。

    唐晓芙从来就没有插过秧,不过好歹有原主的记忆,知道该怎么插。

    到了自家秧田的田埂边,唐晓芙和大家伙一样,脱掉鞋子和袜子,把裤脚一直卷到膝盖上面,然后下到水田里。

    早春的天气还不是很暖和,双脚站在秧田里,水冷得有些浸骨,不过插了一会儿秧,太阳出来了,就不觉得冷了。

    插秧可真辛苦,一直弯着腰,还没插到中午,唐晓芙就觉得腰都不是自己的了,但也只能坚持住,现在自己就是一个乡下姑娘,不能表现的娇气。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提前回去做饭的方文静把饭菜都做好了,来叫大家伙回去吃。

    唐晓芙便跟着大家伙一起上田埂,蓦然发现自己的两条小腿上挂着好几条肥硕的蚂蟥,吓得尖叫一声,差点就坐回了水田里。

    方文静连忙跑过来,急切的问道:“晓芙,怎么了!”

    唐晓芙坐在田埂上,一只手指着自己小腿上的那几条蠕动的蚂蝗,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方文静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你还是这么怕蚂蝗。”说着,伸手轻轻的拍着蚂蝗附近的小腿部分,拍了一会儿,那些蚂蝗就都从小腿上掉了下来,掉在地上。

    方明走过来,用鞋底狠狠的踩着那些蚂蝗,一直到踩得稀巴烂为止,嘴里还说:“把你们都踩死,看你们还吸不吸血!”

    唐晓晓扫了一眼唐晓兰,还有那些表哥表姐表弟的小腿,他们腿上也有不少蚂蝗咬过的伤痕。

    唐晓兰安慰唐晓芙道:“姐姐别怕,蚂蝗没有毒的,就只吸吸血。”

    “嗯。”唐晓芙应了一声,提起自己的鞋和袜子和众人一起向家里走去。

    彩云走在唐晓芙身边,告诉她:“要是蚂蝗咬着你了,你千万别用劲去拉,越拉他就越往肉里钻,你就像刚才姑姑那样,拍蚂蝗附近的小腿,就可以把它震下来了。”

    唐晓芙道:“知道了。”

    整整一天,除了中午吃午饭,从早上一直插秧插到下午四点钟,舅妈他们才走,约好了第二天还来。

    几个舅舅舅妈临走时再三嘱咐方文静母女三个,不要再那么客气了,早上又是弄过早的,中午又是大鱼大肉的,都是一家人,有饭吃饱就行了,不讲究那些。

    方文静母女三个一直把方文强几家人一直送出村出,望着他们走远了,才转身回家。

    插了一天的秧,母女三个都累了,把中午的剩下的剩饭剩菜热了,将就着随便吃了,然后就烧水洗澡。

    唐晓芙看着自己两条被蚂蝗吸的满目疮痍小腿,一想到明天还得插一天的秧,还得被蚂蝗吸一天的血,就觉得心中直发毛。

    第二天早上,唐晓芙做的是荠菜肉馅馅饼,几个舅舅舅妈就真的生气了,不停地数落方文静母女几个太客气了。

    方文静笑着道:“娘舅为大,我们应该好好款待你们。”劝了半天,舅舅舅妈还有那些表哥表姐表弟们才吃了馅饼,大家便又都去插秧。

    晃眼就插了一个小时的秧,今天天气格外好,太阳晒在背上暖洋洋的,虽然插秧辛苦,可是有这么多人一起插秧,大家有说有笑的也不是很难熬。

    这时忽然响起一个欢快的声音:“阿姨,插秧都不不叫我!”

    田地里的人都抬起头看,看见简明欢天喜地的跑来了,好像不是来插秧,更像是参加什么趴体那么兴奋。

    也是,人家城里孩子看见插秧当作玩儿,当然兴奋了。

    简明到了水田跟前就开始脱鞋袜要下来,方文静急忙阻止:“你别下来,水田里还是有些冷的,小心冻着你了。”

    “晓芙和晓兰都不怕冷,我一个男孩子怕什么冷!”简明看了一眼晓芙姐妹,不以为意的说。

    唐晓芙也不想让他下来,直起腰身看着他道:“你还是安安静静的呆在田埂上,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秧插的不好,我们还得返工,而且还浪费秧苗。”

    这些秧苗都是方文静一人培育出来的,都是可着田地的需求量培育的,浪费了就得去买。

    “小看我!”简明不满的哼了一声,下了水田,非要插起秧来。

    虽然他是新手,可一学就会,还插得有模有样,唐晓芙的舅舅舅妈都夸他能干,把他夸的都快飞起来了。

    简明不时得意的斜睨一眼唐晓芙,那意思是说,看,我没给你添倒忙。

    一亩田插完了,换下一亩田。

    唐晓芙留意到附近人家田地插秧的人都骚动起来,不禁好奇的抬头往他们张望的方向看去,见冷晨旭迎着阳光大踏步的走了过来,心想这家伙怎么也来了,难不成他也是来插秧的?

    ……他还真是来插秧!

    冷晨旭在众目睽睽之下,脱掉鞋和袿,卷起裤脚,下了秧田,走到唐晓芙身边,开始插秧。

    不光方文静惊得反应不过来,就是附近插秧的其他村民也都惊呆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