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家又都起了个大早,唐晓芙和方文静两个结伴去砍柴打猪草,唐晓兰就留在家里包春卷。

    现在两只小猪娃还小,只用打一小捆猪草回来就行,以后要打一大捆还不一定喂得饱那两只天蓬元帅。

    唐晓芙打好了猪草,就帮着方文静一起砍柴,砍了足够的柴,母女两个相跟着回家,然后喂猪、喂鸡。

    方文静把剁碎的猪草混着煮开的米糠倒进猪槽里,两只小猪边吃边不满地哼哼,还不停地在猪槽里乱拱一气,希望找到好吃的,可除了米糠和猪草再没别的了,拱也是白拱。

    方文静和唐晓芙洗了手也去包春卷。

    虽然春卷好包,可三百个不是个小数目,部包完还是得费点时间的。

    春卷包好了,舅舅他们还没来,唐晓芙就先把昨天的剩饭混合着剁碎的小葱一起炒了,当母女三个的早饭。

    吃过早饭,方文静就先去菜地锄草、浇水,唐晓芙姐妹两个在家里学习,唐晓兰不时地出院门往村口的方向眺望,如果看到舅舅他们一行人就赶紧回来通知唐晓芙开始炸春卷。

    唐晓兰出来的次数多了,被金梭看见了,如小葱一样娇嫩水灵的唐晓兰因为待会儿要插秧,所以穿着一身旧衣服站在一棵刚发芽的杨柳树下,早春的清风轻轻撩起她的碎发,让她看起来美好而动人。

    金梭不禁满心妒忌,这个是黄毛丫头是什么时候长得这么好看了!

    她的心像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似的,故意端着一盆洗碗水,悄悄走到唐晓兰的身后,猛的把那一盆水泼出去。

    唐晓兰伸长了脖子往村口看,见一群人仿佛是舅舅他们,于是往前走了两步,金梭泼出去的水便只打湿了她一条小腿背面。

    唐晓兰只觉一条小腿背面一凉,回头见金梭手里拿着一只空盆就明白过来她刚才故意泼她,于是大叫起来:“你什么意思?干嘛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金梭翻着白眼傲慢道:“谁叫你站的不是地方!泼到你身上,该你活该!”

    唐晓兰气红了眼,争辩道:“我又没站在你家门口,什么叫我站的不是地方!你明明就是故意把水泼在我身上!”

    这时有几个近邻走了出来,这几个邻居在唐晓芙她们搬家的那天都来唐晓芙家吃过饭,她们看了一眼地上的水渍,那滩水渍是在唐晓芙家院门口,离他们唐家的院门还远着呢,一看就是金梭故意泼唐晓兰的。

    于是那几个邻居就都指责金梭,“你这孩子怎这不地道,你不是故意往晓兰身上泼是什么!哪有水不往自家院门前泼,非要跑人家院门前泼!”

    金梭的个性和吴春燕如出一辙,蛮不讲理,这时强词夺理道:“我又没跑到她家院里去泼水,她家院门前也是公共的,怎么就不能泼水了!是她自己不知道让,怪谁!”

    那几个邻居虽然觉得气愤,还真被她这番无理的堵住了嘴,不知该说什么话反驳。

    唐晓芙在屋里听到外面的争吵声,快步走了出来,往外看了一眼,也不吭声,转身又进了院子,舀了几瓢水到喂猪的桶里,然后提着猪桶就走了出去,快步走到金梭身边,一言不发,把那桶水兜头泼到了金梭的头上。

    农村人用来拌猪食的猪桶一般都不清洗,那个酸臭味唐晓芙闻了都想呕吐,这就是她不喜欢喂猪的原因。

    现在那一桶脏水泼在金梭的头上,淋得她身都是,一股难闻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金梭抹了一把脸,破着嗓子喊了一声:“你敢泼我,我跟你拼了!”说着就要去打唐晓芙。

    唐晓芙往旁一闪,怼了回去:“谁叫你挡着我泼水了!好狗不拦路没听说过吗!即便你爱当狗,也得有点狗的节操!要打架,谁怕谁呀!”说着,抡起手里臭不可闻的脏桶就向金梭身上挥来。

    唐晓兰早就回院里拿了一根木棍来帮忙。

    姐妹两个打一个,就算没金梭长得高壮也不会落下风。

    金梭被打得嗷嗷乱叫,扯着嗓子喊建文建武来帮忙。

    那几个看热闹的邻居生怕建文兄弟两个出来,唐晓芙姐妹两吃亏,连忙把金梭拉开,并且用力往唐家的院门口推,唐晓芙姐妹两趁机又狠揍了金梭几下方才住手。

    一个大婶在唐家院门前高声叫道:“你们唐家到底出一个人呀,你们家金梭在打人你们也不管吗?”

    吴春燕在堂屋里听到了置若罔闻。

    吴彩云脸上都是青肿的伤痕,不愿意出去见人。

    至于唐建文兄弟两个早就听见了金梭的呼叫声,可也不愿意出门。

    要是换作以前,只要金梭叫一声,别说是叫他们揍唐晓芙姐妹了,就是村里别的孩子他们也敢揍。

    可现在不是迫不得已,他兄弟两个谁都不愿意出远门,谁抵挡得住村民们有色的目光和那些难听的话语!

    唐正振华更不愿意面对村民,可现在人家都在院门前喊上了,他要再不出去把金梭领回来,只怕院门口聚集的看热闹的村民会越来越多,他们唐家就又要被人看笑话了,于是铁青着脸走出院门,不由分说,对着金梭就是几耳光,怒骂道:“你还嫌我不够丢脸吗?非要整出幺蛾子让大家伙看笑话!”

    金梭一手捂着被打肿的脸,一手提着盆,哭丧着脸往院子里走去。

    唐晓芙对着那几个邻居道:“谢谢各位大妈婶婶了。”就和唐晓兰一起进院子。

    唐晓兰回屋换了裤子,洗干净,晾在院子里,就又出了院门往村口眺望,惊喜地冲着院子里喊道:“姐姐,舅舅他们来了,你赶紧回去炸春卷,我去接舅舅他们!”

    唐晓芙高声答了声:“好!”,赶紧进厨房烧火倒油炸春卷。

    才炸好了一锅,唐晓芙就听到外面有欢声笑语,是舅舅他们和晓兰进院子了。

    紧接着,晓兰进了厨房,舀了一盆温水端到堂屋里,给舅舅舅妈他们洗洗手脸,就把炸好了的春卷端出来给舅舅舅妈他们吃。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