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中只得又掏出十五块钱给了唐晓芙:“钱都给你了,你应该开个收条。”

    “放心,我没有你那么喜欢耍心眼!”唐晓芙把院门打开,让唐振中进来。

    进了屋之后,唐晓芙把那五百块钱和那十五块钱都交给方文静:“妈,他把该我们的赔偿和我们的生话费都送来了。”

    “哦。”方文静接过钱来,数了一遍,就放进了兜里,显然也没什么话要对唐振中说。

    唐晓芙写好三份收据,一份是已付当月抚养费的收据、一份是法院判唐振中给方文静的精神赔偿,另一份是吴春燕给她母女三个的精神赔偿。

    写好之后,唐晓芙要方文静落款签名。

    方文静其实认得一些字,也会写一些字,只是为人非常没有自信,叫她动笔,她就有些不敢,要唐晓芙给她代签。

    唐晓芙道:“我不能代签,这个签名只能妈妈亲自签,表示妈妈收到这个钱了,妈妈快签吧,不然有人急炸了。”

    方文静和唐晓兰同时向唐振中看去,唐振中果然神色紧张,他生怕方文静不签字,但钱已经被她们母女几个拿去了,到时人家不认账,他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方文静见状,便歪歪扭扭的在三份收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唐振中拿到那三份收据,如释重负的大松了一口气。

    唐晓芙冷冷的斜睨着唐振中:“你妈还该我妈一个公开道歉。”

    唐振中怔了怔:“晓芙啊,再怎么说你叫我妈叫了这么多年的奶奶,公开赔礼道歉就算了吧,毕竟她那么大岁数了。”

    唐晓芙的脸色越发冰冷:“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绝对不会叫那种蛇蝎之人一声奶奶!岁数大又怎么了?岁数大就可以中伤我妈了!岁数大的杀人犯公安机关照样判刑。

    你妈必须得公开道歉,这是我和你之前就说好了的庭外和解的一个重要条件,你如果反悔,那么我就不和你庭外和解了!”

    唐振中只得道:“那好,我现在就去找大队的领导,把村里人都集中起来,我让我妈给你妈公开赔礼道歉!”说完就垂头丧气的走了。

    唐晓芙跟出去把院门关了,然后又回到堂屋。

    方文静疑惑的看着唐晓芙:“怎么你爸会主动把钱给我们送来?”

    唐晓芙冷笑道:“他才不是主动送来,他是迫不得已,他是有单位的人,如果他不把赔偿给我们,我可以以妈妈的名义直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那么他跟妈妈的精神赔偿就直接从他的工资里扣,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那他还不如主动送来,这就叫他精明!”

    方文静恍然大悟:“我就说你爸不会那么好心!”

    唐晓芙姐妹两个写了一会儿作业,外面传来村长的声音:“文静,你把两个女儿都带到大队办公室去,你婆婆要给你公开道歉。”

    方文静应了一声,就带着唐晓芙姐妹两个去了大队办公室。

    大队办公室有二十个平方左右,门口、里面乌压压的站满了人,不过就是这样,也只来了村里的三分之一的人口,这又不是硬性的开会,感兴趣的人就来,不感兴趣的人就不想来了。

    唐振中的眼神扫过方文静,最后落在了唐晓芙的身上,陪着几分小心道:“这人没来齐,不是我没去喊,是有的人不愿意来。”

    “行了,赶快赔礼道歉!”唐晓芙冷冰冰道。

    吴春燕怒视着她,想要发火,却被唐振中暗中扯了扯衣袖,只得强压下去。

    村长把手扬了扬,高声道:“都安静下来,让吴太婆向文静公开赔礼道歉,完事了,大家就都回去。”然后对吴春燕道,“吴太婆,你快点,早赔礼道歉完了早了事,我还要回去睡觉,明天早上要起早床种田呢。”

    吴春燕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对方文静道:“我错了,我错了,你满意了吧!你一个晚辈逼着我这个长辈向你公开赔礼道歉,你也不怕遭雷劈!”

    方文静的脸色霎时就白了。

    唐晓芙凉凉的看向唐振中:“跟你妈说,等着我向法院起诉她吧,我们不庭外和解了。”说罢,就要拉着方文静和唐晓兰离开。

    “别呀!别呀!”唐振中急忙拦住她母女三个,因为太着急,忍不住喝斥吴春燕道:“妈!我今天是特意请假回来解决这件事的,你要是不好好配合,我就不管这件事了,你自己去法院和文静打官司吧。”

    吴春燕一听,气势顿时弱了,只得忍下一口气,很心不甘情不愿的向方文静郑重道了歉。

    唐晓芙抬起下巴,冲着吴春燕冷哼一声,带着方文静和唐晓兰回去了。

    没过一会儿,唐家那边就传来吴春燕高亢的叫骂声,虽然没有指名点姓,但是方文静母女三个都知道,她是在骂她们。

    唐晓芙倏忽转身就往唐家院门口跑去,站在她家院门口怒气冲冲大声道:“吴春燕,你只管骂,你越骂我就越告你!”

    里面传来唐振中无可奈何低声的劝解声,很快,吴春燕的骂声就戛然而止,唐晓芙这才回到家里。

    唐晓兰厌恶的皱了皱眉:“怎么奶奶这么贱啊,非要人家告她,她才闭嘴!”

    方文静叹气道:“你奶奶不是贱,她就是喜欢占强!”

    唐晓芙姐妹两个接着做作业,可还没写一会儿,唐家那边又传来打骂声和哭嚎声。

    唐晓兰叹了口气:“这里可真没办法住了,每天晚上都要来这么一出!”

    唐晓芙道:“唐振华心里委屈呗,给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而且这个别人还是他的大哥,他要是不出这口气,他还不得憋屈死!”

    唐振中坐在院子里,神情尴尬,几次站起来又坐下去,自己的女人和儿子被人当着他的面暴打,他面子上挂不住啊,可是如果去拉架的话,那就是火上浇油!

    一晚也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唐振中就落荒而逃了。

    到了星期五下午放学回来,方文静已经按照之前和唐晓芙商量的把明天要款待她堂兄几家的肉菜买回来了,吃过晚饭,母女三个就忙活开了。

    唐晓兰把今天中午和唐晓芙一起挖的三斤荠菜都洗出来,还要洗小葱、菠菜和大蒜还有生姜、干辣椒等等。

    方文静则把做肉圆子包春卷的肉馅部剁出来,唐晓芙把三百张春卷皮子部摊出来,母女几个一忙就忙到九点多才一切都准备好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