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华的脸色阴沉的好似火山爆发的前奏,他扭头狠狠瞪了吴彩云一眼,也走开了,随后,唐家其他人都加快了脚步,不跟吴彩云为伍,吴彩云孤零零一个人走。

    落井下石这种事方文静做不出来,但是要她多看吴彩云一眼她肯定会恶心反胃,于是也加快了脚步她到自家的花生地,继续种早上没有种完的花生地。

    幸亏当时分土地的时候,大队的干部挺照顾她们母女三个,特意把她家的田地划分的离唐家的田地远远的,不用在劳动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唐家任何人。

    方文静先把沟壑都挖出来,然后点种用土覆盖,一个人忙了两个小时才把那亩花生都种完了。

    她直了直腰,又去给另一亩花生地挖沟壑,种花生,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多才部都种完,就扛着锄头,提着还剩一点花生种的篮子匆匆回家,她还得给两个女儿做午饭。

    时间紧迫,方文静就炒了一个菠菜一个白菜苔。

    唐晓芙姐妹俩个回家,方文静已经做好了饭菜,母女几个边吃边聊,唐晓兰就说起早上银梭在路上想打她姐妹两个的话。

    方文静紧张起来,叮嘱道:“你姐妹两个每天上放学一定要结伴,不要落单,这样就算银梭想打你们,你们两个人打一个,也不至于吃大亏!”

    唐晓晓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我们姐妹真的两个打银梭一个,不是不会吃亏,是十拿九稳会赢!妈妈也把我们说的太没用了!”

    “不是!我是想着我们母女三个都是胆小怕事心慈手软之人,哪像银梭母女那么歹毒!就算是你们打得过,还得要你们下的去手!”方文静给两个女儿夹菜。

    “都经历这么多事,要是我还不能明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那我就是个智障!”唐晓兰用力咬着一根白菜苔,好像咬的是银梭似的。

    方文静也说起早上碰见吴彩云时她那阴毒的眼神。

    唐晓兰蹙眉道:“还真是亲生母女,连看人的眼神都一样。”

    方文静担忧道:“你们说,银梭母女几个这么恨我们,会不会又阴招对付我们?”说完,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虽然在吃饭,可是神游万里,晓兰碰了她好几下,她才回过神来。

    唐晓兰问道:“姐姐在想什么,连妈妈跟姐姐说话,姐姐都没听见。”

    唐晓芙道:“我在想,银梭这么一个精明的人怎么会明知道她一个人是打不过我们两人的,可为什么还要在上学的路上唱上那么一出?目的何在?”

    唐晓兰含着个筷子歪头想了想:“她在学校大概被同学们明里暗里嘲笑的失去了理智吧。”

    唐晓芙沉思着道:“有可能。”其实心里却并不认可这种说法,银梭绝不是个容易被情绪左右的人,难道银梭这么做是欲盖弥彰,有更大的阴谋在酝酿?

    如果现在的每一件事还跟原主的前世有关联的话,那么,银梭这时候也应该出大招了。

    方文静又把自己的担心重复了一遍,唐晓芙道:“她母女对咱们恨之入骨,要是不报复一下不符合她们的疯狗特质,所以就像妈妈所说的那样,我们都尽量不要落单,就是妈妈在田地里劳动,也不能贪活儿做的太晚了,别人都回家了妈妈就得赶紧回家,要随时保证附近有人,就算吴彩云母女两个想要对付妈妈,妈妈也来得及呼救。”

    方文静点头。

    吃过饭,收拾完碗筷,方文静就把唐晓芙赚的钱都拿了出来交给她,唐晓芙在身上藏好,母女三个就来到了镇储蓄所。

    唐晓芙认真的打听了一下怎么储蓄,有哪些防冒领措施,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八十年代没有电脑,利息靠算盘,那就会出现人为算错的情况,而且自己还不一定知道,这也就算了,存折就是一张纸,不设密码......

    唐晓芙风中凌乱,这.....这还有保障吗?

    “那怎么防止他人冒领呢?”唐晓芙问道。

    她问的太多,那个营业员早就不耐烦了,皱着眉头道:“就你事儿多,我就没有听说过谁的存折被冒领过!再说了,存折在你手上,到时是凭着存折来取钱,人家没有存折怎么取?”

    “要是存折落别人手上了呢?”

    那个营业员盯着唐晓芙轻吐朱唇:“那就该你倒霉!”

    我去~

    最后唐晓芙还是把那四千多块钱存了个整数四千块,剩下的三百五十多块就交给方文静留着盖房子添置东西。

    当那个营业员接过唐晓芙递来的四千块钱时,紧张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当时要是有谁存个八十一百的,营业员都要另眼相看,何况四千块!至少在这个镇上是史无前例。

    她用惊奇的目光看了唐晓芙母女几个好几眼。

    因为要干农活,母女三个都穿着一身破旧衣服,虽然她们家现在生活过得去了,但还是以节约为本。

    那个营业员为自己刚才的态度感到羞耻,不论多激进的社会,都对有钱人有种敬畏和羡慕。

    写名字的时候,唐晓芙还是征求了一下方文静和唐晓兰的意思,看写谁的名字好,方文静和唐晓兰异口同声的都要唐晓芙写她自己的名字,因为她们都认为这些钱基本上都是唐晓芙赚的,理应写她的名字。

    所以最后存折上落下了“唐晓芙”三个字,不过唐晓芙把存折交给方文静保管。

    方文静有些惶恐的接过那一张纸,不知几小心的叠好藏在身上。

    母女三个在学校门口分手,唐晓芙姐妹去学校上学,方文静回家。

    经过在镇上的时候看见不少卖小鸡娃的,于是方文静决定按照唐晓芙所说的买上二十几只小鸡娃回去养,早养早长大,早点下蛋卖钱。

    没有东西装,她左看右看,捡了一个人家扔掉的破烂簸箕,一问一只小鸡娃居然要四毛钱一只。

    方文静就争辩道:“你这鸡娃卖的太贵了,哪有这个价?鸡蛋才只几分钱一个,一斤鸡蛋也就**毛钱一斤!”

    那个卖鸡娃的老汉道:“现在都是这个行情!”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