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多湖泊,所以才被称为千湖之省,走不了一百米就能看见一个小塘,而且水质清澈。

    一般每个村都有三口塘,一口专门用来吃水的,小孩都不让靠近祸害,别说三四岁不懂事的小男孩往里面撒尿了,即使是往里头吐口口水都会被家里的大人把屁股打开花。

    另一口塘则专门用来洗菜洗米。

    还有一口水塘是用来洗衣服什么的,牛呀、狗呀畜生饮水也是在这口塘里。

    方文静是怕养鸭和鹅脏了水源并且祸害庄稼,让她们家成为村里的众矢之的,所以才坚决不肯养鸭和鹅。

    “那就多养些**。”唐晓芙就道,“养个二十几只,咱们把房子盖在村头,那里地势开阔,好养鸡。”

    谈完家务事,唐晓芙姐妹两个继续学习,方文静继续织毛衣,这时隔壁唐家传来了打骂声、哭嚎声。

    方文静母女三个侧耳听了一会儿,“是二叔在打二婶。”唐晓兰道。

    唐晓芙冷笑:“吴彩云给唐振华戴了顶绿帽子,现在天气往暖走,人家不想戴,当然要跟吴彩云没完没了了。”

    唐晓兰解气地笑了一声,然后恶狠狠道:“打得好!二婶太不要脸了,二叔对她那么好,她还要跟爸爸……”说到这里她赶紧打住,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方文静。

    方文静面色平静,离都离了,她哪还会把唐振中那点破事放在心上,曾经在唐家的种种于她而言就像前世那么遥远了。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唐晓芙总结道,姐妹两个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半晌,方文静忽然悠悠道:“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还有脸那么大声的哭,生怕人家忘了她那些烂事似的!”

    唐晓芙笑道:“妈妈还是不了解吴彩云,像这种烂货,她认为不论她做错了什么事,唐振华都应该选择原谅她、把她当宝捧在手心里,她是觉得唐振华没有这样做心中委屈,所以才大声哭嚎。”

    方文静停下手里的针线活儿,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惊讶的看着唐晓芙:“吴彩云是这么想?那我还真是没法理解她!”

    唐晓兰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隔壁的打闹:“你们说二叔和二婶都闹成这个样子了,怎么没听见有人劝架的声音?奶奶生二婶的气不去劝架,三叔三婶一家不方便插手,这都情有可原,可是银梭她们呢,怎么也不去劝架?特别是银梭,二婶对她多好呀!”

    “唉!什么样的妈就出什么样的孩子,吴彩云就是个很独的人,银梭跟她妈一个德行!”

    乡下人“独”的意思是指又自私又毒,因自私而引起的心毒,为了自己,什么都敢做,从不管别人。

    隔壁男打女嚎的戏码持续一个小时左右方才结束。

    唐晓芙姐妹两个一直学到十点钟才洗了睡。

    因为唐晓芙喜欢一个人住一间房,所以还是方文静和唐晓兰同住一间房,唐晓芙单独住一间房。

    自从承包到户后,这个春天家家户户比以往都勤劳了,也不叫谁吼叫,天没亮就有许多庄稼人已经起床了,放牛的放牛,砍柴的砍柴,喂猪喂鸡,等忙完这些,差不多天就亮了,就去田里劳作,早上八点回来吃早饭,接着又去劳作,一直到中午。

    唐晓芙穿越的这片湖北农村属小丘陵和平原完美结合的地貌,一般每个村都是村前一大片田地,村后连绵的青山,过了这片青山就又是一大片田地。

    那一座座连绵起伏的青山和东湖磨山差不多大,爬起来绝对不会像恩施大峡谷那样累得人肝肠寸断。

    因为是丘陵地带,加上植被丰富,也不可能发生什么强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非常宜居。

    唐晓芙穿越的这个农村,和别的村一样田多地广,所以分到她母女三个头上的田地多,连水田旱田共有二十三亩,而家里真正的劳力只有方文静一个,因此方文静也是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去田地里干活儿。

    前些日子为了打官司,地里的庄稼活都落下了,地里的菜油都是唐晓芙的两个舅舅帮忙来收并且打成菜油的,现在花生要种、黄豆、棉花、芝麻都得种,这些种子方文静已经买好了。

    母女几个之前就商量好了,九亩旱地,种两亩花生、一亩棉花、两亩种芝麻、一亩种油菜,其他的种小麦。

    早上方文静刚一起身,唐晓芙在另一间房里也听到动静跟着起床了。

    现在虽然是早春,可是天气渐渐暖和起来,起床并不困难,唐晓芙三下两下穿好衣服、梳好头走出房间,去厨房洗漱。

    方文静道:“就算用功,也不必这么早就起来学习。”

    唐晓芙往牙刷上挤着牙膏:“我不是起来学习,我帮妈妈种黄豆。”

    种黄豆、花生等农作物一个人不好种,得前面一个人挖沟,后面一个人点种,再用脚把挖沟时分到一边的土推到沟里回填,盖在种子上。

    方文静看了一会儿大女儿,点头答应了,最近家里的农活已经落下来,必须得赶紧补上。

    母女两个洗漱完毕的时候,唐晓兰也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妈妈和姐姐一个扛着锄头一个提着种子,就道:“我也去种地,我马上就来。”

    方文静连忙道:“你就在家看屋子、学习、做早餐,现在天没大亮,家里必须得留个人,你姐赚的那几千多块钱还在家里藏着哩。”说完这话,她还用嘴往唐家大院努了努。

    唐晓兰会意,方文静是怕家里没人,吴春燕又偷偷摸进家里,把姐姐辛苦赚的钱偷走了,虽然姐姐说唐家不敢了,但方文静还是不放心,因此也就没有再坚持了。

    唐晓芙就道:“中午我去把钱都存在镇上的银行里。”

    这之前她就想到过要把钱存起来,这样方便藏,可是她不是很清楚这个年代未成年人是怎么存钱,前世她很清楚,未成年人存钱,不仅要交本人的资料,还得交监护人的资料。

    要是这个年代银行不给未成年人办理存钱业务,那就得用方文静的名义存钱了,所以唐晓芙才一直犹豫着没有把钱存起来。

    她并不是担心那些钱存在方文静的名下,方文静会吞了那些钱,而是怕方文静一时糊涂被人把钱骗走,她娘家那群极品父母和妹妹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要是知道方文静手上有这么多钱,肯定绞尽脑汁想要把钱骗过来,所以钱放在自己手里才最安。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