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大队按人头分给她母女水田十五亩,旱亩九亩,可水田只能种水稻,旱田方文静打算种花生、芝麻和棉花,所以要想再种点别的就得开荒。

    好在现在政策很好,鼓励农民多种庄稼,是让适当开荒的。

    唐晓芙决定去帮忙,顺便挖些荠菜回来。

    她往厨房走去,想拿个碗把肉装起来,放在堂屋的饭桌上,家里一般吃的东西都放在堂屋里,因为门窗关得严,不怕野猫子偷吃,湖北乡下的厨房一般都设计在屋外,是那种简陋的茅草屋,可以随意进出。

    乡下人一般来说都手脚干净,即使厨房没上锁,也不会有人去人家厨房里偷油盐酱醋什么的,要是哪家出了个小偷,那户人家在村里基本上也没办法立足了,乡下人就是用这种朴实有效的道德力量约束着自己的行为。

    一进厨房,唐晓芙立刻就变了脸色,水缸和两只腌菜的坛子都被砸碎了,地上到处都是水渍和碎瓦片,这不会是别人干的,肯定是唐家干的。

    唐晓芙转身就去把堂屋的大门打开,还好,屋里没有遭到任何破坏,看来唐家不敢进屋内进行破坏,因为屋内上了锁,要是里面的东西被打砸了,他们还是怕她以家里的财产受损去派出所报案,可是像厨房这种能随意进出的地方遭到了破坏,他们可以推给调皮的孩子干的,那时又没有摄像头,举证困难,那她们也就只能吃哑巴亏了。

    可这哑巴亏唐晓芙是不会吃的!

    唐晓芙把肉放好,转身就去唐家把唐振中叫了出来,带着他来到她家的厨房,让他看了看一地的狼藉,冷着脸道:“我不想庭外和解了。”

    唐振中傻了眼,他就是怕事情闹大,才千方百计想要庭外和解,可现在唐晓芙跟他说她不想庭外和解了,不由得心发慌。

    他看着地上的狼藉已经猜出这一切肯定是吴春燕指使建武兄弟做的,自己的妈自己了解,就是个眦睚必报的人,她在唐晓芙那里吃了大亏,当然要想办法报复回去,可是这样有用吗!

    唐振中抚额,可还要装糊涂:“晓芙,我就不明白了,你家的水缸和坛子碎了跟庭外和解有什么关系,这可是咱们已经说好的事情,你不能反悔!”

    唐晓芙冷嗤一声:“我也只是口头答应了一下而已,怎么就不能反悔了?我也没说我是因为厨房被砸了而反悔,不过我为什么反悔我想你此刻一定心知肚明!我这次不仅要反悔,而且还准备把冷首长给卷进来,吴春燕污蔑老首长为了帮我们干扰司法公正,可是有很多人证呢。不然我真怕有人把我们当软柿子捏,今天只是砸了厨房,明天还不定做出什么事来!”

    唐振中一脸惶恐:“晓芙啊,我保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我这就把厨房收拾干净,再给你家买一口大缸和两个坛子行了吧。”

    “这还不够,想要庭外和解,拿两百块钱的精神补偿来!”唐晓芙冷冷道。

    “你......你怎么能嘴皮一动就翻了一翻呢?”唐振中气急败坏,可还不敢发飙。

    唐晓芙两手一摊:“我也不想啊,可不这样做,你们唐家就不可能分清什么事是不能做的!”

    唐振中盯着唐晓芙看了很久,知道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能先把唐晓芙家的厨房清理干净然后再去买水缸和坛子。

    有邻居看见唐振中竟然在给唐晓芙家做卫生,而且扔出来的是碎瓦片,奇怪地问:“振中,这是咋了,什么东西摔碎了?”

    唐振中还没来得及回答,唐晓芙已经快步走出院子,对那个村民道:“是我回家一看我家厨房里的水缸和两个腌菜的坛子不知为什么都碎成一地,然后我就找了邻居,”说着,用手指指唐振中,“这位邻居来了二话不说,就给我把厨房清理了个干干净净,还答应给我们家买新的水缸和坛子。”

    “哦哦,是这样啊。”那个村民敷衍着离开,心想,我得提醒周围的邻居要小心唐家,他们家会趁着别人家没人时偷偷潜进去搞破坏呢。

    唐振中把唐晓芙家里的厨房清理干净,垂头丧气地离开,回家之后,背着人狠狠数落了一番吴春燕,要是她再敢胡作非为,给他惹一身的麻烦,别怪他撇下她不管。

    这撇下她不管,里面包含的信息很大,这个不管不仅仅指的是不管唐晓芙会不会告她,而且还包括不再交钱给她,在金钱面前,吴春燕屈服了,而且还郁闷的心口疼。

    她指使唐建武去砸唐晓芙家的厨房本来是想出口气,可气没出成,反被唐振中教训了一通,这也就算了,关键是赔给唐晓芙家的精神损失费转眼间就翻了一番,整整多出了一百块钱啊,肉疼死她了!

    唐晓芙锁好家门和院门就去了菜地,看见方文静和晓兰果然又开垦了不少菜地,唐晓芙也帮着干了会儿活,就去挖荠菜,人家菜地的荠菜更肥,唐晓芙就去人家菜地挖。

    乡下人很少吃野菜,所以去人家菜地挖不仅没人说,人家还要感谢她帮自家菜园子除草呢。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唐晓芙就挖了大半篮子的荠菜,然后回家,去水塘边洗干净,当然边洗她边留意着周围,怕落了单,要是水塘边没其他人洗菜的话,她就站在一边等等,等有人了再接着洗,既然银梭之前敢推晓兰下水,难保她不故技重施,小心驶万年船。

    洗好荠菜,唐晓芙回到家里,和面准备做春卷皮,唐振中买了水缸和坛子送来了,唐晓芙就道:“我们家的水缸之前是有水的,你把水缸给我挑满水,这事才算完。”

    唐振中只得先提来水,把水缸和两个坛子洗干净,然后给水缸挑满水再才离开。

    他身上本来就有之前唐振华打出的伤还没痊愈,现在做这么多重活儿,简直快要了他的老命,回家躺在床上累得连饭都没吃。

    唐晓芙和好了面,在院子的角落搭了个小灶,架起平底锅开始摊春卷皮。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