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华到达城里的当天下午唐振中就特意打了个电话去镇上,让人转告吴春燕,唐振华在他这里,让她不必担心,所以当一个星期之后,唐正华才出现在吴春燕等人的面前,众人都没有表现出惊讶。

    唐振华不在的这个星期内,因为有唐建斌护着,所以吴彩云得以能够好好的养伤,伤势虽然没有完恢复,但也好了五成,至少生活可以自理,能够下床了。

    吴彩云真的被唐振华打怕了,一看见他,不由得瑟瑟发抖,连大气都不敢喘。

    唐建斌背着人问唐振华,他考虑得怎样了?是和妈继续过下去,还是离婚。

    唐振华紫胀着脸,半天才痛下决心:“我和你妈都已经是多年的老夫老妻了,我就原谅她这一回!”

    唐建斌听了如释重负的长吐了一口气,虽然吴彩云也让他感到耻辱,但他还是不想这个家四分五裂。

    唐振华以为自己能够从心里原谅吴彩云,其实是他高估了自己,只要一看见吴彩云,他就想起自己头上的那顶绿哇哇的帽子,整个人就变得暴躁不堪,特别是在外面受了别人一句半句的讥讽,他回家就像疯狗一样狂扁吴彩云。

    吴彩云因为心中理亏,起先还让着唐振华,心想让他打几顿出出气就好了,谁知唐振华见她不反抗,越发得变本加厉,打她成了家常便饭。

    吴彩云当然要奋起反抗了,虽然她的力气跟唐振华比起来,有天壤之别,但是女人都会挠,每次打架,她就对准唐振华的眼睛死抠,恨不能把他抠瞎!

    唐建斌起先还拦着,可是后来见没什么成效,也就心如死灰的放弃了,他也劝过唐振华,与其和吴彩云做一对怨偶,还不如两人离了,从此一别两宽,各自欢喜的好,现在他早就对保持家的完整不存在任何幻想了,只希望家里能安静下来,像个家的模样。

    可是唐振华因为心中的不甘钻了牛角尖,发誓不让吴彩云好过,坚决不离婚!唐建斌束手无策,干脆尽量躲在学校里,就算回来,也对自己的父母视而不见,在他年轻的心里忽然对人生感到绝望。

    银梭自私,绝对不会管唐振华和吴彩云闹到什么地步,她只关心她自己,该怎样在学校扭转不利于自己的局面而绞尽脑汁。

    金梭自从上次劝架被唐振华爆打了一顿,再也不敢劝架了,而大儿子唐建文因为自己亲妈的丑事被同村的同龄人嘲笑,暗中和他相好的姑娘也弃他而去,这令他对吴彩云非常反感,因此也不理会唐振华对吴彩云家暴,他认为那是吴彩云咎由自取!

    至于唐建武,现在在唐家是一种尴尬的存在。

    他是唐振中的亲生儿子,却和唐振华生活在一起,每次唐振华看见他,眼里都迸发出想要一刀杀死他的强烈仇恨,这让唐建武心惊肉跳,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不安之中,而且还要忍受村里人的嘲笑,日子过得很煎熬,他自顾都不暇,又怎么会管吴彩云。

    而且他内心深处和唐建文的想法一样,对吴彩云充满了憎恨,要不是自己的亲妈不守妇道,他们会成为村里人嘴里的笑料吗!

    现在,唐振华夫妻两个天天打架对骂,就连吴春燕都被吵得心烦,于是一狠心把吴彩云赶出家门,却又被吴彩云的娘家人给送了回来。

    吴彩云的妈也是个泼辣货,带着自己的四个壮年儿子、六个成年孙子站在唐家院门前破口大骂,说什么她女儿名声生生是叫吴春燕的大儿子弄坏的,要不是她大儿子用强,她女儿会遭受奇耻大辱,想要把她女儿扫地出门,没门!

    吴彩云的妈是个骂架的顶尖高手,那一通气吞山河的痛骂,简直骂的天地为之变色!

    当时围观的人真的是人山人海,就邻近村的人都扔下地里的活儿赶来看热闹,唐家以自己的耻辱娱乐了乡亲,唐晓芙只能对他们这种大无畏的精神表示叹为观止!

    唐家几口人被骂的连个屁都不敢放,龟缩在屋子里。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法院派人强制令唐家把判给方文静母女几个的房屋腾出来之后,唐家又接到法院的传票,说唐晓芙把吴春燕给告了,起诉理由是吴春燕到处诽谤方文静母女三个,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

    吴春燕如遭雷劈一般呆若木鸡,等清醒过来,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我不能赶你走,我还打不死你!

    拿着一根竹条把吴彩云往死里抽,嘴里还咆哮:“你这个到处偷人汉子的贱人,要不是你当时回来不说实话撒弥天大谎,我怎么可能到处说方文静一家几口贱人能够打赢离婚官司靠冷首长帮忙,又怎会招来这场横祸!”

    吴彩云在这件事上的确背了理,也只得任凭吴春燕打骂。

    可是吴春燕并不是打一顿骂一顿就了事了,而是打累了休息一阵再打。

    吴彩云很快就受不了了,便又回娘家求助,被她几个弟媳给轰了出来,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你还嫌不够丢人呐!还往我们家跑!我们把你重新塞回唐家就够对得起你了,你要再敢往我们家跑,当心我们打断你的腿!”

    走头无路的吴彩云只得哭哭啼啼的跑到唐振中那里。

    唐振中那时正在办理转单位的手续,见吴彩云又跑来了,第一次对她心生反感,现在自己正处于舆论的暴风眼,她这么单独一人跑来,对他目前的处境而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搞得他连门都差点不敢出了,每次一出门,遇到的都是左邻右舍古怪的目光和背后的指指点点,让他如芒在背。

    唐振中很不耐烦的问她怎么又来了,吴彩云只得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的缘由告诉他,然后哭得梨花带雨:“振中,我当时真的不是想骗妈,我只是想要保护你,不想让妈知道你对我做了这种事,更不想让振华知道,让你们兄弟两个反目成仇,所以才编了那套谎话,可没想到唐晓芙那贱人那么心狠手辣,抓住这个小辫子不放,把妈告上了法庭,要是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说什么也不会撒谎的!”

    唐振中冷冷的看着她,第一次发现她既陌生又长得丑陋。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