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华正烦躁不安的伸长脖子往车间门口看,见唐振中走了出来,便大步流星的向他走过去,二话不说,寒着脸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唐振中虽然体格也不错,可是因为理亏心虚,根本就不敢还手,所以任凭唐振华狠揍他。

    很快就有许多同事跑来围观,有几个年纪大的同事心地善良,见唐振华下手太狠,怕打出事来,于是去拦:“你赶紧住手,不然我们叫公安来把你抓走!”

    唐振华铁青着脸甩开那几个劝架的人,也不吭声,继续殴打唐振中。

    他不敢向别人说起他打唐振中的原因,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哥哥有一腿,这叫他怎么开口,实在太丢人了!

    有人见唐振中被打的嘴里都流出血来,于是叫来了厂里的保卫科,把疯了似的唐振华扭送到了派出所。

    当公安告诉他,他打唐振中是蓄意伤人,完可以判刑的。

    唐振华慌了,这才涨红着脸说出自己打唐振中的原因。

    唐振中单位保卫科的那些人员才知道他是唐振中的弟弟,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

    很快,唐振中睡了自己的弟媳,被自己的弟弟打上门来的消息,在厂里迅速传开,唐振中的臭名声再次刷新到一个无人能及的新境界,现在他在厂子里,别说抬不起头来,就连腰都不敢直起来。

    就在唐振华惶惶不安的待在派出所时,唐振中把他保了出来,不追究他任何民事责任。

    兄弟两个各怀心事地走出了派出所。

    唐振中把唐振华带到一家离他单位比较远的小饭馆里,点了几个荤菜,要了好几瓶高度劣质白酒。

    唐振中一杯又一杯的给唐振华斟酒,他倒一杯,唐振华就喝一杯。

    起先,兄弟两个都闷着头喝酒,渐渐的,唐正华有了醉意,通红着眼睛冲着唐振中嘶声力竭的大吼:“你还是个人吗!连自己的弟媳都上,你对得起我吗!”

    唐振中痛苦不堪的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当时一时意乱情迷和彩云做下错事,事后我就后悔的不行,一直生活在对你的愧疚之中,所以才拿钱财不停的弥补彩云和你的孩子,今天你把我打一顿,我反而觉得心里松快了些!我该打!就算你把我打死了,也是我罪有应得!”

    唐振华有些愕然,他以为唐振中会狡辩,会把责任推给吴彩云,会求饶,可是他却是认下所有的错,而且还说自己该死,这让唐振华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根本就使不上劲来。

    他端起唐振中才给他倒好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眼泪就掉了下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现在唐振华内心痛苦到了极点,一个是他挚爱的女人,一个是他的亲哥哥,他能怎么办,就算杀人不犯法,他也不可能杀了自己孩子的妈和自己的亲哥!

    唐振中也热泪纵横,讲起他们兄弟的少年时光,家里穷,有点好吃的东西,他们两个大的就让来让去,就老三唐振兴有些爱吃独食。

    还说起小时候有一次唐振华上山逮野兔想改善家里的生活,野兔没逮着,遇到了大暴雨,发生了泥石流。

    湖北地区即使发生泥石流也不太严重,不会毁坏房屋。

    可那次的泥石流虽然没有对村子造成任何大的威胁,但是却把年仅十二岁又处于泥石流正中心位置的唐振华给掩埋了,是唐振中见他外出打兔子,下暴雨还没回来,心里担心他,就找了过去,发现了唐振华落在外面的一只破鞋。

    那个时候,年仅十四岁的唐振中一个人把唐振华从泥石流里挖了出来,一双手都挖得血肉模糊,终于及时地救出了奄奄一息的唐振华。

    又是唐振中咬着牙硬挺着把唐正华从山上背到村里,争取了时间让村里人及时得把唐振华送到县医院洗肺抢救治疗,才得以让唐振华脱险,并且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而唐振中那次却累得吐血,引起高烧,在鬼门关前打了好几个转才转危为安的。

    唐振中给唐振华倒了一杯酒,满含深情的回忆:“我还记得你当时从医院出来,回来见我烧得看着你说不出话来,拉着我的手哭着说,我对你的大恩大德,你今生今世永难忘,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咱们永远是好兄弟!”

    唐振华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想起那件往事,心头百般不是滋味。

    唐振中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并没有喝,自嘲的笑了两声:“可现在因为我情难自禁犯下的错,让我兄弟两个的情份蒙羞,我……不配做你的哥哥!”说着趴在油腻腻的桌子上嚎啕大哭。

    唐振华铁青着脸拿过酒瓶,一杯又一杯的给自己斟酒,一杯又一杯的一饮而尽,半晌才醉醺醺的问唐振中:“大哥,你跟我说实话,你和彩云有过几次!”

    唐振中从桌子上抬起头来,脸呈羞愧之色,嗫嚅着道:“一次我和彩云都觉得对不起你,还几次!”

    “真的?”唐振华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斜睨着唐振中。眼眸里充满怀疑。

    唐振中长叹一口气:“我没有必要骗你,一次是对不起你,几次也是对不起你,伤害是同样的,我何苦要隐瞒!”

    唐振华点点头,脸上杀气腾腾:“如果让我知道以后你还和彩云有任何往来,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唐振中看上去比他还要痛苦,用力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振华,我恨不能现在就被你打死!这样我才不用背着良心债活得这么煎熬!”

    唐振华不说话,一个劲的喝闷酒,等他头痛欲裂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原来他饮酒过度,引起酒精中毒,是唐振中把他一路背到医院的,一直悉心照料。

    前来查房的医生和护士,并不知道他兄弟两个之间的事,都笑着对唐振华说道:“你大哥把你照顾得真好,别人酒精中毒或多或少都会留下后遗症,你看你,还这么健健康康的。”

    唐振华听了,心中五味杂陈。

    在医院里住了大约一个星期的院,唐振华才彻底恢复了健康,然后回到了村里。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