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华往外走去,却不知道唐建斌一直担心着他,见他出了院子,忙从房间里出来,暗中尾随在他身后。

    父子俩一前一后行走在夜色之中。

    唐建斌在后跟着,越走就越觉得不对劲,他以为唐振华想不开,去寻死,谁知他走的方向居然是通往唐晓芙家的田地。

    唐晓芙家所有的旱地都种满了油菜,现已结籽,马上就能收获了,爸去她家田地干嘛?

    唐振华到了唐晓芙家的田地,弯腰就去抜那些菜油。

    唐建斌大惊失色,连忙冲过去一把推开他,怒喝道:“爸!你这是干嘛!”

    做坏事被自己的儿子撞见,唐振华有几分不自在,硬挺着脖子道:“谁叫唐晓芙母女几个贱人把你妈和你大伯的丑事到处宣扬,害我没脸见人,她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她们好过!”

    唐建斌无语地看着他,冷声问道:“是不是刚才银梭这么跟你说的,所以你才跑来想毁坏掉大妈辛辛苦苦种的这些菜油?”

    刚才银梭蹲在唐振华身边说了些什么,唐建斌在房里虽然听不到,可现在看唐振华的举动,就已经猜到了她所说的内容,八成是挑着唐振中把心中的怨气和怒火发在唐晓芙母女身上,心里把银梭恨死,她这是嫌家里太清静,非要再搞些事出来让村里人笑话他们家!

    不过话说唐振华这么一把年纪了,银梭一挑唆他就上当,蠢成这样难怪会被吴彩云带绿帽子,并且还能骗他这么多年!

    “爸!”唐建斌只觉自己心力交瘁,“你长点脑子好不好!是大伯先诬告大妈不检点的,唐晓芙才帮着大妈反告大伯婚内出轨。”

    说到这里,他只觉得心塞,根本不愿意说下去,可是又不能不说,因为他要点醒唐振华,不能让他这么糊涂下去:“要是咱妈和大伯是清白的,唐晓芙就算想反告大伯也是白告,错的人是妈和大伯,伤害你的人也是妈和大伯!你为什么要听信银梭一派胡言,迁怒到无辜人身上!大妈和你一样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

    唐建斌说完转身就走了,他不想再和这个智障再说下去了,心累!

    唐振华一个人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第二天早上,唐家所有人都没有看见唐振华。

    大家把唐振华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圈,也不见他的人影。

    唐建斌还特意去了一趟唐晓芙家的田地菜地,除了昨天半夜里唐振华拔的那几棵油菜之外,唐晓芙家的田地菜地再没有遭到任何一点破坏了,那就是说,昨天唐振华听进了自己的话,没再把怨气迁怒到唐晓芙母女头上了,那他去了哪里?

    唐家人都有些发慌,面面相觑,难不成唐振华受不了打击,自杀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吴春燕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可怜的振华啊!昨天晚上没吃晚饭,今天早上没吃早饭,就这么走了,走了也是个饿死鬼呀!”

    唐建斌心烦意乱:“奶奶,你就别瞎嚎了,说不定咱爸只是心里不好受,到处走走去了,哪就没了呢?”

    吴春燕想想自己嚎的实在太不吉利了,于是止住哭,从地上爬起来,拿了一根竹条就冲到唐建斌一家人住的房间,对着躺在床上装死的吴彩云就是一通乱抽:“要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作出不要脸的事来,我振华会受这么大的委屈吗!要是我振华有个好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吴彩云被抽的在床上哀嚎翻滚。

    唐建斌拉住吴春燕,疲惫不堪的说:“奶奶,你也别打我妈了,我妈不能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事了!”死活把吴彩云推了出去,“我爸一定不会有事的,估计是躲到哪里散散心去了,咱们等两天再说。”

    虽然吴春燕和唐建斌兄妹几个都很不安,可也只能听唐建斌的,等等看。

    银梭背着书包脚步沉重的往学校走去,一想到待会儿到了学校就又要遭受许多同学鄙夷的目光,她就不想再去上学了,可是不去上学的话就失去了考大学的机会,那自己怎样才能离开这里变成城里人呢!因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上学。

    她正走着,忽然有人从背后伸出胳膊缠住她的脖子把她往路边拖。

    银梭大吃一惊,首先想到的就是又遭了唐晓芙的暗算了,她想喊叫,可是脖子被那条有力的胳膊箍得紧紧的,连气都喘不过来,更别提喊叫了。

    那人很快就把银梭拖到一口池塘跟前,然后把她按在地上跪着,紧接着把她的头按在水里。

    银梭马上开始拼命挣扎,可是那人的劲很大,她根本就是白费力气,并且已经灌了不少水进去,就在银梭以为自己会被谋杀溺水身亡之时,那人突然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从水里提了起来。

    一出水面,银梭就贪婪地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口空气,接着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把肺里的水咳了出来。

    等好受了些,她扭头一看,眼睛立刻不可思议的瞪大,抓她的人竟然是唐建斌!

    她恼恨的一掌推开唐建斌,怒喝道:“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又没招你惹你!”

    唐建斌的神色非常冷,眼里有杀机闪过:“你是没招我惹我!但是你招惹爸爸了!你昨天夜里跟爸爸说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别让我再看到你在家里搞事,否则下次我会让你比这一次更受罪,不信你就试试看!”

    唐建斌说完就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银梭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也慢慢站起身来,又恨又怕的盯着唐建斌的背影,手渐渐握成两个拳头。

    唐振华昨晚被唐建斌教训一通,清醒过来,一直在野外坐到早上六点,就直奔长途汽车站,乘上通往省城的长途汽车,找唐振中算账去了。

    早上九点多,唐振中胡子邋遢的在车间里干活儿,一个同事跑进来告诉他说,车间外有人找他。

    唐振中本想问是谁找他,可一对上那个同事鄙夷的目光,就不敢多问了,在心里猜测,恐怕是吴彩云来找他了,不由得心烦意乱,吴彩云也太不懂事了,现在他正处在风口浪尖,她居然还来找他,是嫌他名声不够臭吗!

    唐振中带着几分愠怒走出车间,一眼看见来人居然是唐振华,不由的心狠狠往下一沉,两腿发软。

    他一直害怕这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