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吴彩云最让人担心的是她下身出血情况,而这个医生并不是妇科医生,再加上询问吴彩云她现在情况怎样,吴彩云只不断地说肚子隐隐痛,浑身没劲,情况似乎很不好。

    值班医生束手无策,又怕耽误病人的病情,就对唐建斌说:“你赶紧去请金大夫来,他中医把脉很准,也很会治妇科病,他一定有办法治疗你妈妈妇科这方面的伤。”

    银梭知道金大夫就是金波的爷爷,上次想陷害唐晓芙不成,还害得她在金波的爷爷面前出了一次丑,这次她不想因为自己亲妈的这些难以启齿的烂事再在在金波的爷爷面前丢脸,于是装作上茅房溜走了。

    唐建斌按照那个值班大夫告诉他的地址,敲开了金大夫的门,把他请到了镇卫生所。

    金大夫细心给吴彩云把了把脉,脉相还好,说明平日她身体非常健康,挨了这么一顿毒打居然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也实属不幸中的万幸。

    至于她下身的血迹,是因为吴彩云正好处在生理期,挨了暴打,引起的身体反应,这种不良反应现在已经大致结束,只用开几副中药吃了调理调理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唐建斌虽然是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男孩,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内心是很害羞的,但是事关他自己亲妈的安危,他不得不克服少年的害羞,问道:“我妈她这样真的不是大出血吗?真的没问题吗?”

    金大夫是个很有医德的老中医,见唐建斌这样问,非但没有生气他质疑自己的医术,反而觉得他很孝顺,于是温和的答道:“如果回去之后不再挨打的话,我能保证没问题。”

    唐建斌这才放下心来,等金大夫装好药,他这才记起自己身上并没有钱,尴尬的盯着金大夫:“我……我能不能明天把钱送过来?”

    为了增加自己所说的话的可信度,他自报家门:“我就在育红中学读书,绝对不会赖掉医药费谢。”

    “育红中学的学生啊,”金大夫慈祥地笑了,“我孙子也在育红中学读书。”

    唐建斌顺嘴问道:“金大夫的孙子是哪个班的?”

    “高二(二)班的。”

    “和我妹妹银梭是一个班的。我是高三(三)班的。”唐建斌说。

    金大夫若有所思地轻轻自言自语道:“银梭?”

    记起这个银梭不是去年期末考试那会儿,后脑勺被摔破装昏迷的女生吗?不禁微蹙了眉。

    “你认得我妹妹?”唐建斌见金老爷子这表情,疑惑地问。

    金大夫看着唐建斌断然摇头“不认得。”

    说实话,他对银梭的好感度为零,装伤势严重想陷害同学,据说以前还装羊角疯逃避劳动!他不想让唐建斌难堪,所以不承认认识银梭。

    然后说道:“那我今天先把钱给你垫付,一共五块四毛钱,明天别忘了给我,你现在赶紧带了你妈回去,把药煎一副给你妈吃,中药虽然来得慢,但是调理身子效果比西药好多了。”

    唐建斌郑重地“嗯!”了一声,就叫金楷拿着药,他背着吴彩云兄妹俩个一起回去,银梭这时才现身,跟着他们一起往家走去,一路上装孝顺对吴彩云嘘寒问暖。

    她要是知道刚才金大夫从唐建斌的嘴里无意中得知她是吴彩云的女儿,只怕此刻她在心里要痛骂吴彩云了。

    唐振华在家里如热锅的蚂蚁,焦灼不安的等待着吴彩云,希望她没事,自己下手太重了!就像小儿子说的,吴彩云罪不致死。

    好不容易盼着唐建斌把吴彩云给背回来了,他却故意装作冷漠,不闻不问,只是一个劲儿的抽烟。

    唐建斌把吴彩云背回到房间放在床上,眼神复杂的看着唐振华。

    他该怨恨他打妈妈吗?好像不能,唐振华才是这整件事情的最大受害者,他爱妈妈有多深,现在心里就有多痛!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得按照发生的来。

    唐建斌安置好吴彩云,又去厨房烧了两锅热水,然后把已经躺在床上睡觉的唐建文唐建武兄弟两个吼醒,叫他们滚出去,好让金梭银梭姐妹两个给吴彩云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好好睡觉养伤。

    因为东西厢房赔给了唐晓芙家,所以他们唐家现在只有三间房。

    吴春燕单独一间,她那间房又当卧房又当堂屋。

    剩下两间房,他家和三叔家各一间。

    因此唐建斌一家人挤在一间房里,幸亏房间够大,有二十平米,一张双人床,加两张高低床,能够住下他一家六口人,只是空间太挤,住着不舒服。

    现在金梭银梭姐妹两个要给吴彩云洗澡,唐建文唐建武兄弟两个就得出来。

    唐建文唐建武兄弟两个被人扰了清梦,虽然心中百般不乐意,可是他们虽然身为兄长,其实都挺怕唐建斌的,因此只得磨磨蹭蹭的走出屋子。

    唐建斌用几块砖垒了个小灶给吴彩云煎药,他往小灶里添了几根松树枝。

    松树有松油,火烧得格外亮,松树在火里噼啪作响,衬托着夜的寂静和安祥。

    他扭头,看了一眼蹲在院子角落里的唐振华,此刻唐振华的内心掀起的却没有半点深夜带来的宁静,痛苦、愤怒在他心中不断惊涛骇浪。

    唐建斌无声地长叹几口气,走到唐振华身边蹲下,慢慢地低沉的说道:“大夫说,妈这次身上的伤不太严重,但是不能再打了,再打恐怕要出事。”

    唐振华听了,暗暗松了口气,但没说一个字,一脸的痛苦,两眼空洞的望着前方的黑暗,只有两指之间的烟头忽明忽暗。

    唐建斌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爸把妈打死也无济于事,爸爸好好想想,是想和妈妈继续过下去,还是想和她一刀两断从此形同陌路?

    如果还想和妈继续过下去,那么爸就得原谅妈妈,如果不想再过下去了,那就离婚好了,好歹夫妻一场,得放手时须放手,何必对妈妈痛下杀手,如果把妈妈打死了,爸爸也得去坐牢,咱们这个家算是家破人亡,土崩瓦解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