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振华打了一阵,又打累了,就坐在床上扫了一眼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吴彩云,她身下一小滩血。

    唐振华的心有些慌了,可又拉不下脸面问吴彩云究竟怎么样了,于是干脆把脸别到一边,眼不见为净。

    唐建斌下晚自习回来,一踏进院子就感到家里那股让人想逃的压抑。

    自从大伯输了离婚官司之后,家里的气氛一直就很压抑,虽然在学校里唐建斌因为自己亲妈的丑事被人在背后嘲笑,但他还是宁愿呆在学校也不愿意回家,回到家里就像回到坟墓一样,让人心里沉甸甸的烦躁不安。

    和往常一样,唐建斌低着头无精打采的往他们家分到的那一间房走去。

    才走到房门口,就看见吴彩云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她身下有凝固了变黑的血,不由得心中一惊,连忙跨进屋内,走到吴彩云身边蹲下,焦急的大喊:“妈!妈,你怎么了?”

    吴彩云听到有人喊她,虚弱的睁开眼睛,气若游丝的说道:“建斌,妈好难受,快……快送妈去看大夫……”

    唐建斌一听他这话,心中就更惊慌了,连忙从身上摘下书包,扔到一旁,背起吴彩云就走。

    唐振华暴怒,站起来拦住唐建斌:“不许带你妈去看病,她这种人死了就死了!大家干净!”

    唐建斌抬起头来,悲愤的看着唐振华:“就算妈有千错万错,但再怎么说,她罪不至死,而且人们也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爸的心就这么狠吗!”

    唐振华一愣神,唐建斌已经背着吴彩云走出了屋子,往门外跑去。

    金梭从角落里跑了出来,跟在唐建斌身后往外跑。

    唐振华呆呆地看着她母子几个远去的身影,神智渐渐恢复了正常,他心里有些担心吴彩云,可是又因为她背叛自己并且欺骗自己这么多年心中实在太痛苦而不知怎么办,最后蹲在地上,死死地抱住脑袋。

    唐建斌听到背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是金梭,忍不住怒斥她:“你看见爸爸把妈妈也不知道拦一拦,你也不怕爸把妈打出事来,爸就得去坐牢,咱们这个家就彻底完了?”

    金梭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我怎么没有拦!我就是因为阻拦,还被爸毒打了一顿!”

    唐建斌放慢脚步,又扭头认真的看了一眼金梭,见她果然脸上有伤,心里就有些歉意:“天太黑了,我都没有注意到你脸上的伤。”

    随即又疑惑的问金梭:“爸为什么要打妈?为那事吗?”顿了顿,猜测道,“难道建武和大伯的第二次亲子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证明建武是大伯的亲生子?”

    除了这个原因,唐建斌想不出唐振华为什么会突然下狠手打吴彩云。

    虽然之前唐晓芙母女几个就在村里说过,法院的亲子鉴定证明唐建武和唐振中是亲

    长时间网推荐:

    生父子关系,但是因为吴彩云坚持一口咬定那份亲子鉴定被冷家做了手脚,是假的,所以唐振华虽然内心充满了怀疑,而且对吴彩云一扫往日的温柔,态度冰冷,但是并没有动手打过她。

    可今天吴春燕带着吴彩云和唐建武去省城找唐振中做亲子鉴定一回来,唐振华就暴打吴彩云,那就只能是第二次亲子鉴定坐实了吴彩云和唐振中有一腿。

    金梭垂头丧气的“嗯”了一声,她心思比较简单,一直以为大伯对吴彩云好,是因为吴彩云八面玲珑会做人,哄得住大伯,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有这么一层见不得人的关系!此刻她的心情也不好受,谁愿意摊上这种破鞋妈妈被人嘲笑!

    唐建斌叹了口气,低沉着嗓音问道:“你拦不住爸爸,大哥二哥也拦不住爸爸吗,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爸爸把妈妈打成这样!”

    一提到这个话题,金梭就满肚子怨气:“他们不是拦不住,是根本就不想去拦!我去求他们,他们说像这种丢人现眼的妈,打死活该!”

    唐建斌听了,又是一声长叹。

    兄妹两个说话的时候,吴彩云趴在唐建建的背上一直没开口,就像死了似的。

    银梭从家里溜出来之后,就去镇上买了几个包子躲在通往镇上的小树林里偷吃,想等家里的事情都平息了再回去,这时看见唐建建背着吴彩云往镇上跑去,金梭跟在后面,略一迟疑,就从藏身之处跑了出来,装作才从学校下晚自习回来的样子,迎上唐建斌,故作惊讶的问:“三哥背上背的是谁?是妈妈吗?妈妈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唐建斌三言两语告诉她原因,银梭哭的梨花带雨,一个劲的给吴彩云打气:“妈妈一定很痛,妈妈一定要坚持住,妈妈你一定不能有个什么好歹,不然我们怎么办!我还想考上大学,等以后有个好工作,好好孝顺妈呢!”

    吴彩云听到银梭的话心中很是感动,心想还是这个小女儿好啊!

    唐建斌背着吴彩云一口气跑到镇卫生所,医生见吴彩云被打得连真实面目都看不出来,而且下身裤子上有血,吓得站了起来,帮助唐建斌一起把吴彩云扶在治疗床上躺下,问唐建斌是怎么一回事。

    是唐建斌正在心中想着该如何措辞,掩盖家里的丑事,一旁的金梭已经竹筒倒豆子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这令唐建斌万分尴尬。

    银梭已经退出几步之远,心想,自从进了镇卫生所,她就没有叫过一声吴彩云妈妈,希望这个值班医生不要把她和吴彩云这只破鞋联系在一起才好!

    吴彩云躺在治疗床上,面色难看,紧闭着眼睛。

    她本来还对她这个大闺女心存感动,敢顶着她爸爸的暴怒去救她,可现在对这个低智商的大闺女她心生厌恶,自己这么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就生出这个蠢货!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分不清!

    还好,这个值班医生比较有医德,并不因为吴彩云是个伤风败俗的女人而歧视她,一样给她细心治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