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家丽冷笑:“二嫂这是想嫁祸给冷家,而我们又动不得冷家,没办法查出真伪,二嫂就能掩盖真实情况了吧,要是二嫂问心无愧,为什么要骗我们说带建武去省城是为了壮胆,可见二嫂心里有鬼!”

    吴彩云还想强辩:“要是我心里有鬼,就不会带建武去做亲子鉴定了!那份亲子鉴定真的被冷家动了手脚!”

    唐振兴看了一眼唐振华:“二嫂,你以为我们都像二哥那样好糊弄?法院要做亲子鉴定,你不敢违抗吧~所以你带建武去做亲子鉴定是迫不得已,并不是心里坦荡荡。”

    吴彩云哑口无言。

    丁家丽补刀:“既然二嫂口口声声说法院的亲子鉴定是假的,那咱们就再去做一次,要是建武真的和大哥没关系,咱们就去找法院对质,这样不仅可以恢复二嫂和咱们家的名声,而且还可以把咱们家的损失都夺回来!”

    满屋子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吴彩云身上,吴彩云煞白着一张脸,显得非常慌乱,嗫嚅道:“你们不相信我的为人吗。”说着,可怜巴巴的盯着唐振华,“振华,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唐振华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狠狠一扔,用脚用力碾灭,黑着脸道:“说这些有的没的没什么意思!咱们直接再去做个亲子鉴定,用事实说话,省的争论不休!”

    “二哥这话有道理!”丁家丽幸灾乐祸地冷笑起来:“既然二嫂是清白的,那还怕做个什么亲子鉴定!这是洗清二嫂冤屈的最好方法,二嫂躲个什么!”

    吴彩云顿时成了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蔫儿了!

    沉默了半天的吴春燕发话了:“就依着振华的意思,既然彩云一直说她自己是清白的,那咱们不怕做亲子鉴定!等拿到亲子鉴定,证明建武和振中没有关系,我们就可以拿这份亲子鉴定堵住村民的嘴,而且还可以上法院替我们讨回一个公道!”

    唐振兴夫妇两个也举双手双脚表示同意。

    吴彩云面若死灰,唐振华垂着脑袋没吭声,真相还用查吗!他在心里问自己,可又像个入膏肓的病人,哪怕有一丝渺茫的希望都不想放过,只要吴彩云和唐建武一天不去重做亲子鉴定,他就能自欺欺人再骗自己一天:法院的亲子鉴定是假的,被冷团长掉了包,不然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面对残酷的真相!

    唐晓芙从唐家院门口离开,并没有去学校上课,而是向村民们收集了证据,证明唐家诽谤她请冷首长插手她母亲方文静的离婚官司,影响法院的公平公正。

    然后又马不停蹄赶到省城的法院,递交了起诉书,声称唐家对她母女的诽谤在当地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要求公开道歉以及精神赔偿。

    三天后,唐晓芙单枪匹马去唐家要法院判给她母女几个的房子。

    吴春燕以官司还没有了,他们家还要上诉为由拒绝交出房子。

    唐晓芙冷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们唐家人言而无信,也没指望你们能够主动地交出房子,我去找法院,让法院来强制执行!”

    唐振中因为担心自己和吴彩云的丑事闹得村里人人尽皆知,没有勇气面对村民讥讽的目光,所以这个星期天他并没有回来,要是他在家肯定会阻止吴春燕拒不交房的,这样只会使事情愈演愈烈,到时法院来强制执行,他们唐家就更丢脸了。

    第二天一大早,唐晓芙就踏上了去省城的长途汽车,找到法院的有关负责人反映的情况。

    那个负责人告诉她,她反映的情况法院是可以强制执行的,不过没那么快,最快也得半个月之后法院才能安排人手去执行。

    唐晓芙只得从法院出来赶回去上课,法院能够帮你强制执行要来房产,那人家就已经尽职了,毕竟法院并不是唐晓芙家的,你要人家马上行动人家就会马上行动的,人家也有人家的工作安排。

    可是第三天下午才上第三节课时,唐晓芙之前找过的那个法院负责人就找到了她的学校,交给她一些材料和几把钥匙,告诉她,法院已经强制把房屋给她要回来了,她和她妈妈妹妹随时可以搬进去住。

    唐晓芙激动的对那个负责人不停的说着谢谢,并且决定制作一面锦旗送到法院,赞扬他们工作效率高。

    那个负责人虽然高兴得合不拢嘴,可是眼里却闪过一丝受之有愧的光芒,他之所以立刻就给唐晓芙解决了燃眉之急,是因为冷晨旭打过电话给他,冷晨旭这么做并未妨碍司法公正,只是要他迅速解决此事而已,那个负责人当然得卖他这个人情。

    法院的负责人离开了之后,唐晓芙认真地看了看那些材料,原来是房屋分割等证明。

    那时农村盖房子并不像唐晓芙前世那样必须得办土地证,只要有大队公章就行。

    晚上回到家之后,母女三个就商议搬家之事。

    因为她们都知道虽然法院强制唐家把判给她母女几个的房屋腾出来了,可她们想搬进去还得有场硬战,唐家人,特别是吴春燕就不会让她们爽爽利利的搬进去住!

    今天下午法院工作人员强制命令唐家把属于方文静母女的房产腾空之后,他们前脚走,后脚吴春燕就在唐家院子里放声大骂:“想要住老娘的房子!老娘就是让你住着都不安生!最后住不下去,自己给老娘滚蛋!”

    方文静一想到吴春燕这些话心中就七上八下,愁眉苦脸地问唐晓芙该怎么办,现在母女三个无形中以唐晓芙为领袖。

    唐晓芙沉思了片刻,冷笑道:“她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请了几个工匠把东西厢房原先开在唐家大院里的房门和窗户用砖和水泥封了,再在外面那堵墙上开门开窗。

    因为家里人口少,西厢房先空着,她们母女三个住东厢房。

    在改造房屋的时候,唐晓芙顺便要工匠们在东厢房套个小院子,虽然房子是和唐家相连,但因为改了门窗的朝向,实际上是独门独院跟唐家分开了,只要不和唐家共院子,唐家那些卑鄙的小人就是想暗害她母女三个都无从下手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