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彩云眼珠一转,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口气道:“谁叫咱们没有方文静母女几个有本事拉拢冷首长一家!有冷首长出面,法院自然偏向方文静母女几个,这就叫朝廷有人好办事!”

    “你是说,方文静母女三个打官司还请了冷团长帮忙?”吴春燕怀疑的问道。

    “嗯!”吴彩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起谎话来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和振中都看见冷团长的车就停在法院门口,接方文静母女三个去他家,不信你们去看方文静母女三个回来没有。”

    她这话虽然是撒谎,可是歪打正着,碰巧说对了方文静母女三个在冷晨旭家借宿的事。

    屋子里所有的人一听这话都沮丧的沉默不语。

    良久,吴春燕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这三个不要脸的贱人!”

    可骂归骂,却改变不了法院的判决。

    丁家丽扫了一眼吴春燕,提出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现在咱们家的房子三分之二都判给了方文静母女几个,那咱们不是只剩下三间房,这么多人怎么住?”

    所有的人都一怔,是啊,唐家两房人口加上吴春燕共有十二口人,三间房哪里住得下!

    吴春燕蛮横道:“老娘就是不服法院的判决,就不把房子腾出来,老娘倒要看看方文静母女三个拿我有什么办法!”

    “对!妈这主意好!”丁家丽连忙叫好,反正是吴春燕和法院对着干,她得好处,有什么事该吴春燕担着。

    “不能吧~”唐振华迟疑道,“咱们小老百姓胳膊还能拧得过大腿!那法院咋判的咱就只能执行,不然那就叫抗法,罪名不轻的~”

    他其实也不怎么懂法,但是有一点他是明白的,如果法律的判决当事人不能执行的话,那还要法院干嘛?法院肯定有他的一套制度让当事人执行。

    吴春燕急了:“那怎么办?我们真的要把东西厢房给方文静那几个贱人吗?”

    满屋子的人都大眼瞪小眼,想不出对策来。

    这一夜,唐家的人都辗转难眠,特别是吴春燕,翻来覆去像烙饼子一样,一想到三分之二的房子要归方文静母女所有,她就心口疼的睡不着。

    吴彩云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心似油煎,今天虽然勉强糊弄住了唐家大小,但这只是缓兵之计,等唐晓芙母女几个回到村里之后,真相就会大白,那时自己该怎么应付!

    唐晓芙母女三个第二天回到村子里时正是中午时分,许多在田地里劳动的人们回家吃午饭,碰见她母女三个就打听打听官司判得怎么样了。

    方文静母女几个就停下脚步,从法院让唐健武和唐振中做亲子鉴定讲起,证明他们是医学上的父子关系,因此法院判定唐振中赔偿方文静一百五十块钱的精神赔偿和把唐家现在住的东西厢房判给她母女三人,到昨天法院判决结束之后,吴彩云和唐振中跪在方文静面前磕头,求她母女几个不要把唐健武是唐振中亲生儿子的丑事告诉村里人的经过原原本本讲给村里人听,并且还把法院的裁决书出示给乡亲们看。

    这是在回家的路上方文静母女几个商量的对策,因为唐晓芙分析吴彩云那么怕村里人知道她和唐振中的丑事,回去后肯定会千方百计的掩盖这一事件真相,最好的掩盖方法就是嫁祸于人,那当然是嫁祸给她们母女几个咯。

    至于吴彩云会怎么嫁祸,唐晓芙不可能未卜先知,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当村民问起的时候,实话实说就好了,而且还要特别大讲特讲吴彩云和唐振中为了掩盖他俩的丑事痛哭流涕的跪求方文静那个情节,让乡亲们都知道他们这对狗男女的丑态有多令人恶心!

    因为方文静讲述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在讲述的过程中,不断有村民围过过来听她说。

    那些村民听方文静讲完之后,就有人恍然大悟:“原来唐振忠和吴彩云真的不清不楚,怪不得唐振中对吴彩云母子几个那么好!”

    一个村民压低声音道:“可是唐家人却不是这么说的,说你母女几个能够打赢官司靠冷首长帮忙。”

    今天上午唐晓芙母女几个还没回村的时候,就有村民故意向吴春燕打听他大儿子大儿媳的离婚官司结果怎样。

    吴春燕对法院的判定结果本来就心生不满,见有人问起,自然就巴拉巴拉的把吴彩云欺骗他们的话当作真话告诉了村民,要村民评评理,法院这么判是不是很歪很可恨,所以那些村民才知道吴彩云所说的那些谎话。

    唐晓芙冷哼一声:“他们敢这么说?不知唐振中听到他们这么说会是什么反应!我们和冷首长完可以告唐家诽谤罪!”说着便往唐家走去,那些村民也都跟在她母女几人身后看热闹。

    到了唐家,唐晓芙把唐家的院门敲开。

    吴春燕在堂屋里一看来人是唐晓芙母女三个,像粒子弹一样立刻从屋里射了出来,指着她母女三人的鼻子破口大骂,大意就是方文静母女三个借助冷家的势力对付他们唐家。

    唐振华刚好劳动回来准备吃午饭,听见吴春燕的骂词,惊得毛发皆竖,这个糊涂的老娘,在家里横着走也就罢了,怎么在外面也是想说就说!冷首长那样的人物是咱们家得罪的起的!

    于是连忙把吴春燕往屋拉。

    唐晓芙拦住他母子,精致的小脸冷若冰霜:“你们诽谤完了人,就这么进去吗?”

    唐振华只得陪着小心道:“晓芙,你又不是没有在咱们家里住过,你奶奶就是这么一个糊涂人,信口胡说!”

    “你别胡说啊,她不是我奶奶!我和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唐晓芙说到这里笑了一下,“幸亏不是我的亲生奶奶,我要真有这种开口闭口就污蔑他人的奶奶,可真觉得活着就是一种耻辱!”

    吴春燕见唐振华来拉自己进屋,本来准备鸣锣收金,可是唐晓芙不仅不让她进去,还对她冷嘲热讽,像她这种掐尖要强惯了的人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于是大声嚷嚷道:“谁污蔑你了!你母女三个如果不是借助冷首长的势力,怎么可能打得赢这场离婚官司!”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