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怒斥吴彩云:“你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没给我赔礼道歉,还敢提要求,你还是个人吗?”

    唐晓芙冷笑:“妈妈就是糊涂才吃了么多年的苦!吴彩云要是是个人的话,就不会跟唐振中做出这种乱了人伦之事,一女共事二夫,而这二夫还是一对亲兄弟!这种事只有畜生做得出!”

    吴彩云来求方文静母女是跟唐振中商量过了的,她的打算是想叫唐振中用一日夫妻百日恩来打动方文静,可是唐振中根本就不敢,并不是他良心发现对方文静母女心生愧意,相反,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痛恨方文静母女,要不是她们对他穷追猛打,他会落到这个田地吗!

    只是他太害怕唐晓芙这个贱人了,怕自己去求她,不仅没用,反遭她一顿羞辱,那就雪上加霜了,因此没有答应吴彩云,吴彩云这才迫不得已亲自出马。

    当吴彩云去求方文静时,唐振中就站在不远处给她无声的鼓励,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当年错过了娶心爱的女人,现在事情又因他而起,发展到了如今不可收拾的局面,自己不敢出面去保护吴彩云,但至少要表现得和她一条战线,所以密切的注视着吴彩云和方文静母女几个。

    听见唐晓芙在羞辱吴彩云,他心疼的直滴血,再也没有办法装龟孙子了,几个箭步冲到唐晓芙跟前,就要来打她:“你这贱人,我叫你得意!”

    在方文静母女三个当中,他最痛恨的就是唐晓芙,要不是她从中搞事,就凭方文静和晓兰敢和他们唐家对抗吗?就算对抗又能够掀起多大的浪!

    可自从唐晓芙跟唐家怼上了之后,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杀敌五千自损三千这种自杀式的行为她都敢做,因为实在豁得出去,把唐家逼得节节后退,方文静和晓兰自然也就跟着胆子越来越大,以至于现在不仅掀翻了唐家而且还把他一脚踩到屎堆里万劫难复。

    方文静和晓兰同时出手推了唐振中一把,唐振中冲过来得急,脚只踩了台阶的一半,被她母女两个这么一推往后倒去,摔了个惊天动地,半天爬不起来。

    方文静指着他怒目圆睁道:“你要是敢动晓芙一根汗毛,我跟你拼了!”

    晓兰也冷然道:“我也是!就是打不过你也要打!”

    唐晓芙双臂抱胸,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唐振中:“想打我?信不信我告你蓄意伤人,让法院判你几年?”

    方文静和小兰的话都没能让唐振中十分的害怕,可是唐晓芙一张嘴他就不由自主的浑身打了个哆嗦,这小贱人也不知道怎么老是会想到用法律手段对付自己,有几个人会往这方面想?

    唐振中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不敢再嚣张了。

    吴彩云暗暗瞪了他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尽给老娘添乱!

    她启动卖惨模式,哭的肝肠寸断,指着唐振中道:“晓芙,你也看见了,是你爸爸对我有意思,我当年.....是被逼的......”

    方文静气愤道:“被逼的?明明就是你们不知廉耻,双方愿意的!”

    唐晓芙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对吴彩云道:“你是被逼的呀,既然是被逼的,就应该告诉我们真相,我们跟你一起想办法呀,不过现在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公安报案,说你被自己的大伯给那什么了。”

    唐晓芙虽然两世为人,可是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个未婚女子,要她说出那两个字来,她是说不出口的,因此用“给那什么了”几个字代替。

    唐振中脸顿时白了,犯那个罪是要被判刑的吧....他紧张的盯着吴彩云,生怕她为了自保,而告他对她犯下了那个令人鄙夷的罪行。

    吴彩云顿时石化,她本意是想博得唐晓芙母女的同情,表明她也是受害者,可是没人上她的当不说,唐晓芙这个该死的贱人居然还逼着她去控告唐振中!那怎么可能!

    这并不是说吴彩云有多爱唐振中,她并不爱他,她只爱他的钱和温柔!只是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唐振中很有可能是她最后的退路,所以她绝不会把他出卖的这么彻底!

    唐振中见吴彩云被唐晓芙逼的都没有退路了,还这么维护他,不禁心生感动,就差热泪盈框了,他再一次想在吴彩云面前表现的像个男人呢,于是对着唐晓芙冷笑一声,颇为自得道:“你唬谁呢?都多少年的事了,公安会受理吗?”

    唐晓芙回他三声冷笑:“犯你这种恶心的罪最长追诉期为二十年,建武还没到二十岁呢,你说还在不在起诉期内?至于量刑......”

    她玩味的看着满头冷汗,因为过度惊恐而面目非的唐振中继续道:“视情节严重一般会判三到十五年不等。爸爸读书识字,不是农民老大粗,可是在国营单位当干部的人,回去查查就知道我有没有危言耸听了。”

    他父女夫妻几个吵架早就吸引了无数路人甲乙丙丁各路酱油党,这时都大概知道原委了,现在又听说唐振中大小还是个干部,都纷纷谴责道:“这人是哪个单位的,得让他们领导知道这事,怎么能够让个社会败类当干部呢?太有损国营企业的形象了!”

    那些酱油党鄙夷的目光令唐振中如芒在背,恨不能有个地缝让他钻进去躲起来。

    唐晓芙又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吴彩云,一副“我心地善良”的样子,对着唐振中嫣然一笑:“不过吴彩云和爸爸不清不楚的时候,吴彩云已经是个已婚女人,而且姿色平平,爸爸要想不被动,那就反咬一口咯,就说吴彩云看中你的钱,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你,就像爸爸所说的那样,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吴彩云就是想告你取证也变得困难了,这样一来爸爸不就安了。怎样反咬一口,就不用我指点了吧,你反咬了妈妈多少口,经验一定很丰富!”

    吴彩云本就没打算去告唐振中,现在听了唐晓芙的话就更不可能去告唐振中了,那就只得再求方文静母子了,她继续卖惨:“事情已经做错了,大嫂,看在咱们同锅吃了这么多年的饭上的情份上,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