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彩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跟唐振中在陪着小心,于是脸色一冷,冷冽地迎上唐振中审问的目光:“你现在是怪我咯!不是你那时非要缠着我,对我用强……会有健武吗!我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还没找你算账,你居然找我兴师问罪来了!你什么意思!”

    唐振中立刻结巴起来:“彩……彩云,你可千万别多心,我只是着急、乱了方寸而已,半点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他心里能不急吗,自从去年唐晓兰到省城住院,唐晓芙母女两个在他那里住了五六天,唐晓芙逢人便口口声声说他对她母女几个有多薄情寡义,而对吴彩云母子几个又有多关怀备至,再加上那次是方文静母女几个第一次来到他在省城的家,走时也是悄无声息的走的,而且从此再也没去过了。

    但是吴彩云母子几个则不同,她们以前一年也要去个两三回,并且每次去都要住上几天,临走时唐振中也会大包小包给他们买不少东西,当左邻右舍有人问起他们是不是一家人时,两个人都含糊其词,因此与唐振中为邻的那些同事一直以为吴彩云母女才是唐振中的妻儿。

    所以当唐晓芙母女几个找上门时,再加上唐晓芙对他的控诉,整栋家属楼都哗然,关于他和吴彩云的流言蜚语在单位里无胫而走,唐振中的名声一落千丈,他的死对头抓住机会把这件事反映到领导那里去了,妄图把他从主任的位置上拉下来好自己上。

    好在唐振中对巴结上级特别有心得,并且对同事又很少红脸,也经常给同事帮些小忙,虽然在单位有一小撮和他一起进工厂的同事见他爬得飞快,他们还是工人,他已经稳稳地坐上了车间主任的位置,每月比他们多拿十块钱的工资而眼红妒忌他,但总的来说他在厂里人缘不错。

    因此尽管他的绯闻满天飞,并且还被领导叫去问话,过问他的生活作风,唐振中还是以各种花言巧语最终有惊无险的在领导那里搪塞了过去,保住了主任一职,而且没让流言愈演愈烈。

    可要是他和唐建武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证明他们就是百分之百的父子关系,即便他再能说会道,也改变不了他作风有问题的事实,干部是肯定当不成的,上级考核一个干部作风问题是一个重要标准,那自己每月收入就会顿减十块钱,这还不算奖金等各项福利,但是这还不是最令唐振中头疼的,他最怕的就是身败名裂,而他一向都有既想当婊砸又想立牌坊的变态心理。

    以前他也曾幻想过健武和银梭是他的孩子过,因为这两个孩子出世前一年他都因情难自禁和吴彩云苟合过几次,而且每次被同事们误会他和吴彩云是夫妻他心里都觉得甜蜜蜜的,可现在他只想辟谣,更希望健武跟他毛线关系都没有!

    一想到亲子鉴定结果出来,自己很有可能在厂里变成过街老鼠,唐振中就心烦意乱,但现在吴彩云也没十足把握肯定健武和他没关系,他能怎样?也只能度日如年的等亲子鉴定的结果,但愿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几天之后,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唐振中和唐健武在医学上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父子关系。

    唐振中站在法庭上只觉大脑嗡嗡作响,法官一张一合的嘴在说些什么,他都听不见,只是在心里一个劲儿地慌乱地问自己该怎么办!

    法官根据唐振中是婚姻过错方,因此方文静提出的精神赔偿和夫妻共有财产归无过错方所有等诉求法院予以支持。

    唐振中赔偿方文静精神损失三百元,做为唐振中和方文静共同财产的唐家宅子重新分割,除给吴春燕老两口居住的三间上房外,其余东西厢房归方文静母女。

    至于方文静提出的追回唐振中历年内给吴彩云买的手表、布料等各种较贵重物品以及为把从学校里开除的银梭重新送回到学校里而花费的一百多块钱的疏通费应做为夫妻共有财产部补偿给她,这些因举证不足,法院不予支持,抚养费问题则维持原判。

    不过方文静和唐晓芙从最开始就没打算会得到这些,她们这看似无理取闹的这一招只是补刀,让唐振中和吴彩云的丑事更加发扬光大而已。

    当然,她母女几个还有个坏心思,那就是故意在法庭抖出唐振中为银梭重新返回学校花费不少钱的事,就是要把银梭也拖进唐振中和吴彩云的绯闻污水里去,她不是曾经出阴招想淹死晓兰吗,那她们母女两个也阴她咯!不然不礼尚往来非君子,只可惜,这点事对银梭的伤害远不及银梭对晓兰的伤害!

    像离婚这种小案子,二审就是终审,因此方文静和唐振中的离婚案尘埃落地。

    终审的那一天唐晓兰也特意请假去法院旁听,目睹了唐振中和吴彩云两个惶惶不安如丧家之犬的模样,只觉大快人心。

    一场官司打了一个多月,方文静心力交瘁,就连那点残存的不舍和不甘也部都在这场和唐振中斗智斗勇的离婚大战中消磨的一干二净。

    唐振中对方文静母女几个的绝情在这件离婚事件中被无限放大,别说这个唐晓芙是穿越而来的对他本就没有半点感情,就是唐晓兰作为他的亲生女儿也对他心如死灰。

    所以官司虽然以方文静母女的大获胜而落幕,可母女三个走出法庭的时候都没说话,觉得心沉甸甸的难受,这种难受和不舍没关系,唐振中那个渣男谁会舍不得他!只是为她母女几个以前那么多年的隐忍不值而心塞!

    这时,吴彩云忽然跑到了她母女三个的面前,声泪聚下的请求她们不要把她和唐振中的丑事告诉村里任何人。

    因为自从吴春燕病倒之后就再也没来省城到法院旁听过,唐振华等人则被吴彩云用花言巧语留在了家里,她心中有鬼,肯定是不让他们到现场的,因此虽然后来唐振中夫妻两个的离婚案诡异波澜,可是唐家除了吴彩云和唐振中知情,就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事情的进展了。

    那个年代消息闭塞,只要方文静母女几个不说出去,村里就没有人知道了,那自己的名声就暂时能够保得住,至于以后......自己再想办法应付翻盘,先度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