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心想,自己早就换了芯子,既然来到这个时空,方文静和唐晓兰已经是她的亲人了,那就永远是她的亲人。

    方文静也没有睡着,这时翻过身来一把抱住两个女儿失声痛哭起来,唐晓芙安慰了好久,她才没有哭,慢慢睡去。

    第二天是星期天,唐晓芙背着进的笔呀本子和针头线脑去镇上摆摊。

    开学了,买笔和本子的孩子还是有一些的,唐晓芙的笔和本子还有橡皮擦之类的比供销社卖的便宜一两分钱,所以孩子们都愿意买她的,节约下来的一分钱还可以买一颗糖吃。

    她的针头线脑也比供销社的便宜,一些妇女打听了价格也会买一点。

    虽然卖了不少货,可是一直卖到中午也就只赚了五块钱,跟过年前大把赚钞票没办法比,不过要是每个星期天都能赚个五块钱还是能贴补家用的。

    眼看天气一天天暖和,方文静在为春耕做准备,每天也没闲着。

    虽然等待结果的日子很难熬,可日子总得过,总算又到了开庭的日子,唐晓芙和方文静的亲子鉴定也出来了,证明她二人并无半点血缘关系。

    方文静此时心中百感交集,她既希望是这个结果,因为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可是又害怕这个结果,因为这个结果证明唐晓芙并不是她的孩子,那她的孩子在哪里?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拉据战,终于迎来了审判的那一天。

    法官根据原告和被告双方交上来的材料,各方取证核实,最后判定,因为两个女儿都强烈要求跟着母亲方文静,所以父亲唐振忠必须每个月支付两个女儿生活费十五元,一直到子女满十八周岁,如果子女仍在上学,则要支付到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如遇子女生病、住院则须协商出部分费用。

    吴春燕激动得当场大叫:“这不公平!唐晓芙那个小贱人和我们唐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我儿子凭什么要承担他的抚养费!”

    唐振中只得低声在她耳边解释:“就算晓芙和我们夫妻两个没半点关系,可收养事实已经存在,所以离婚之后我也得承担她的抚养费。”

    吴春燕一听这话,如泄气的皮球一般蔫儿了。

    唐振中这时终于明白过来,唐晓芙是懂法的,早就知道就算他和方文静离婚,也得付给她姐妹两个生活费,她当时装法盲,就是想引诱他先提出离婚,让他在村里人眼里成了陈世美。

    可更重的打击在后面,唐晓芙事先就拟定了一份夫妻共同财产,其中房产那一项她找了许多有关人证物证证明现在唐家住着的那座宅子是唐振中婚后款盖的,因为唐振中对吴春燕夫妻两个有抚养义务,所以那些房屋应该分为三份,吴春燕夫妇一份,唐振中一份,方文静母女应分得一份,法院判定把西厢房分给方文静母女。

    唐家人又急又气,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特别是吴春燕,一想到要分一些房产给方文静母女三个,就病倒在床上直哼哼,嘴上还起了一圈水泡。

    唐振中毕竟在城里待了这么多年,见多识广,既然自己打不赢这场离婚官司,那么请律师帮忙,专业人士也许有办法力挽狂澜,可是所有的律师在认真了解了情况之后均表示无能为力,因为方文静的诉求有理有据,法院不可能改判。

    唐振中没请到律师还花费了不少律师咨询费,简直是给自己添堵,但是他仍旧怀着一线希望不服上诉。

    唐晓芙看着唐家上蹿下跳,只觉得可笑,心想,还有大招还没出呢,不过这事她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真假都无所谓,搞臭唐振中和吴彩云才是她的最终目的,你唐振中不是敢昧着良心说方文静不规矩吗?那我们就礼尚往来回敬你这些咯!

    法院根据唐振中的请求二审此案,唐晓芙让方文静向法院递交了新的材料,唐振中在法庭上听方文静质疑他和吴彩云的关系时,顿时青筋直爆,指责方文静污蔑他。

    方文静按照唐晓芙授意的说道:“村里谁人不说吴彩云的二儿子和你长的一个样,有关你们两个的风言风语在咱们那片地方还少吗,要是觉得我的话不可靠,完可以请法院的同志去我们那里了解情况!”

    唐振中还要强词夺理,方文静冷冷道:“咱们也别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争论不休了,像上次你指责我不规矩一样,直接给你和唐建武做个亲子鉴定不就行了。”

    以前也有许多人当着唐振中的面说过唐建武长得像他,所以他才格外偏疼唐建武,而且他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侄子长得像叔叔也说得过去,可这次听见方文静当庭说出这样的话,并且要求做亲子鉴定,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有些不安,于是看向旁听席上的吴彩云,她也是煞白着脸,正惊恐的看着他,他心中就更不安了。

    方文静有质疑,而且也不是空穴来风,经法院调查取证,当地的确有许多关于唐振中和吴彩云的流言蜚语,所以法院支持方文静要求给唐建武和唐振中做亲子鉴定的诉求。

    那天从法庭出来,有人欢喜有人愁,方文静只觉得除了心中郁结已久的那口恶气,就像唐晓芙所说的那样,即使唐振中和吴彩云真是清白的,也让他们尝尝被人曲解冤枉、百口莫辩的滋味。

    唐晓芙看着既对她母女恨之入骨,又不敢与她母女对视的唐振中和吴彩云两个,她有种强烈的预感,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因为吴春燕气病在床,所以这次只有吴彩云一个前来旁听,她和唐振中故意磨磨蹭蹭,等唐晓芙母女走远才商量对策。

    吴彩云担忧地看着唐振中:“大哥~亲子鉴定会不会出差错?”

    唐振中铁青着脸摇头,早知道方文静母女还有这么一招,自己说什么都不会上诉了,本来想挽回败局,可事情却越来越糟糕。

    他神情冷峻地盯着吴彩云,严肃地说:“你以前不是跟我说,健武我不可能是我的孩子吗?”

    吴彩云喃喃道:“我以前一直认为我们才几次,哪就那么巧会中招,所以才一直以为健武是振华的,可现在我有些不敢肯定了,要是万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