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虎点燃的是供神的香,不是劣质香烟,就算是香烟,也不可能嘬成这个德行,那还不得抽出肺炎来?何况厨房属火,原因是厨房有炉灶,在煮饭时,则要借用炉火,温度自然提高,所以炉灶俗称“火位”。厨房及灶可用作压凶之用,所以脏东西也不会藏身在这个地方,就拿三凶来说,闹腾成了那个样子,也没进到厨房一步。

    无论是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还是从灵异学的角度来讲,香火都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烧得如此之快,那就奇怪了,莫非请来了什么脏东西?王小虎正纳闷,威廉林和慎虚齐的转身就走,想要离开厨房,两个瘪犊子走的急,门口又小,挤在一起,谁也不让谁,在那较劲。

    王小虎也觉得瘆的慌,觉着先退出厨房再说,一回头,见他俩谁也不说话,憋着气谁也不让谁先走,忍不住心中有气,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着调,上去一使劲把两人推了出去,反手关上了厨房的门。

    慎虚身宽,被推了个跟头,威廉林一个踉跄站稳了,苦着一张脸问王小虎:“又碰上啥邪乎事了?”

    “我他.妈那知道!”王小虎心气也不顺,坐到沙发上点了根烟,使劲抽了两口,还没厨房里香火下的快,不由得苦笑,脑子里不停琢磨,厨房里并没有阴邪之气,也就不会是脏东西作怪,难道是灶王爷?

    是不是的,总要探了个清楚,否则厨房藏着诡异事件,也住不踏实,想了想也没什么好法子,只能是抹牛眼泪看看厨房里到底有什么,转身回屋取了那瓶元中堂给的牛眼泪,慎虚从地上爬起来,坐到沙发上,闭着眼在那念经:“啊妈咪妈咪红……”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王小虎见慎虚个秃驴装模作样的,像是帮忙,其实就是躲着不想干事,忍不住想用自己四十三号的大脚踹在他那张大饼子脸上,慎虚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威廉林就更别提,就算他自告奋勇,王小虎也不敢用他,谁知道这倒霉孩子会不会沾惹上什么鬼东西。

    那就只能是自己来了,王小虎叹了口气,这就是他苦逼的地方,谁都指望不上,什么苦活累活脏活没人干的活,都得是他来,就这个命,认了吧!王小虎轻车熟路的在双眼眼皮上抹上牛眼泪,顿时一股火辣的感觉涌现,接着是清凉。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世界又变得不同起来,王小虎朝厨房看去,有门挡着也看不到,大起胆子,竖起中指,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王小虎心中忐忑,中指拼命的用劲,用力也是为了让身体气息流动起来,带动气血,以壮声势,就算真是邪物,一时间也奈何不得他。

    站在厨房门口,王小虎深吸一口气,回头瞧了瞧,慎虚个秃驴一边念经一边眯着眼瞧他,威廉林小心的躲在一边,一跺脚:“我就是苦逼!”拉开了厨房门,虽说王小虎已经见过不少的鬼了,但不知道厨房里面的到底是什么,心里就突突。

    阴眼一瞧,不由得目瞪口呆,神情呆滞,厨房里面的情形委实太过壮观,壮观到了王小虎简直不敢相信他这辈子竟然能看到如此离奇的画面,就算是厨房里满满的都是鬼,他都绝对不会惊讶成这个样子。

    他看到了什么,他竟然看到了满满一屋子的老头!一个个脏吧兮兮,灰头土脸的老头,而且这些老头都是灵体,有的蹲在煤气罐上,有的靠在墙壁上,碗架柜上就坐了三,天花板上,地上……差不多的有三十四个,场面震撼,无与伦比,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不大的厨房。

    这是厨房还是养老院?王小虎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一个个的老头形象更加清晰起来,有穿长袍马褂的,有梳着清朝的辫子的,有明朝官服的,元朝的,宋朝的……一个比一个苍老,各个看上去都得八十多的年纪,稍微有个看着六十多的,在这群老头里都算是青壮年。

    要说有点恐怖,的确是有点,毕竟一个个的不是真人,飘飘忽忽的,看着也瘆的慌,但王小虎也能感觉的到,这些老头身上没有阴邪的气息。厨房里的情形,倒有点像京城早上六七点钟的地铁,一个个的人头,挤得满满登登……

    王小虎一开门,所有的老头都扭头看他,被几十个身穿古装的老头瞧着是什么感觉?那是一种特别荒谬的感觉,尤其还是几十个灵体的老头,王小虎忍不住就咕咚咽了口口水,声音整的挺大,那些老头恍若未闻,就那么瞪着眼瞧着他。

    王小虎装了装胆子,问道:“诸位是?”

    所有的老头都指了指他刚贴上去没多久的灶神神像,王小虎恍然,感情这些老头是灶神,怪不得一个个如此苍老,不过他就请一个回来,怎么跟回来三四十个?也不怪香火烧得快,几十个灶神啊,一人吸一口,那香也就差不多了。

    王小虎起先还担心迎不来灶神,因为传说灶神于农历腊月二十三日至除夕上天陈报人家善恶。农历正月初四才回来,所以民俗来讲,大年初四这一天家在一起吃折罗,所谓折罗,就是把几天剩下的饭菜合在一起的大杂烩,打扫年货。清扫室内,把垃圾收集堆到一处,这也是民俗中说的“扔穷”。在北方有些农村风俗是大年初四,绑火神,用玉米梗或麦梗帮在棍子上,点燃后从自己家送到河里去,代表一年家里无火灾。

    灶王爷要点查户口,所以家家户户都要守在家里,准备丰富的果品,焚香点烛并施放鞭炮,以示恭迎。今天才腊月二十七,王小虎很不确定能不能请来灶神,却是没有想到,非但请来了,而且还请来了几十个。

    请不来闹心,请来的多了也闹心,想想看,厨房就这么大,总得要做饭,一进来就踩到两灶王爷,这就太操蛋了,有一个灶神帮着看家,挺好,要是几十个……经管平时看不见,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忍不住道:“我就请一位灶王爷啊,怎么来了这么多?”

    就有一个身穿破烂官袍的老头,脸色一肃,对王小虎道:“你这小辈,好不晓事,我等都是正牌子神君,到你家来是你是福气,还不去多准备些香火贡品,絮絮叨叨的做些什么?”

    老头挺威严,整的王小虎一愣,哪来的灶神,怎么这么横?也不敢太得罪了,指着那烧的就剩下灰了的三炷香问道:“这么个烧法,我有多少钱也不够烧的啊,何况请灶神,我也是照足了规矩做的,没做错什么吧?难道现在天上有规矩,一请灶神就得请几十个?”

    王小虎这么说,就是想问明白了,咋也不能稀里糊涂的厨房里挤一堆灶神,他也不懂这些个规矩,以为如今这年月,神仙也改革,又或者自己这阵子倒霉,上边瞧着他可怜,照顾他派了几十个灶神来,要真是这样,那也就认了。

    却没想到,他这么一问,那挺横的老头立刻讪讪的不说话了,身边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老头狠拽了他一下,出来陪着笑脸道:“这位小兄弟请了,我等的确是有神位的灶神,不过近一甲子来,信我们的不多了,哎,近些年更是少的可怜,以前是家家祭灶,如今一千户人家里面,都没有一户祭灶的,上边也管不了,让我们自寻生路,实话跟你说,这里面很多灶君几十年都没接受过香火供奉了……”

    老头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半天,王小虎也听了个大概,如今这个年头,请灶神的人越来越少,灶君神位虽小,但毕竟也是正牌子神明,都是生前有功德之人封的神位,总也不能不管不顾,可管又该怎么个管法?不请自来?没有香火供奉去了又顶什么用?

    所谓信神神就在,不信神不怪。不信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前边几十年不说了,就说近些年,信神的人又多了起来,本以为熬出了头,熬到了好日子,谁知道信神的人是多了,但大多都请财神,菩萨,佛祖,甚至貔貅之类的,灶君这个神位,反倒窘迫了起来,当真是千户不存一,而且这种情况愈发严重,严重到许多灶神干脆就守在各个有灶君神像的店里,或是年货市场守株待兔。

    过年的时候,有几天的假期,大家难得放松一回,愿意讨个吉利,很多老旧的习俗也都恢复,但请门神,福字,对联的多,还真没有请灶神的,主要是民俗迎灶神得是大年初四,要是等到来年初四,更是开玩笑,那会假期没剩下几天了,都忙着玩闹,喜庆劲也差不多过去了,更没人来请,打一折都没人请!更何况如今的许多年轻人肯本就不知道请灶送灶的习俗。

    诸位看官琢磨一下是不是这个道理?

    所以王小虎和威廉林一请灶神,立刻就跟回来了几十个,反正王小虎也不懂,大家都是可怜的灶君,能蹭点香火总比一点没有强,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感谢:忘川聆雨打赏100起点币。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