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下,小孩喊长辈是按她们的排行来喊的,方文玉在她姐妹里排行老二,所以唐晓芙喊她二姨。

    方文玉脸上神色有些不自然了,她虽然厚颜无耻又强势,可这件事她实在理亏,连块遮羞布都找不着!

    唐晓芙继续道:“二姨嫌我们送礼送得轻了,那二姨给外公外婆送了什么好礼,让我也瞧瞧呗!”

    唐晓芙从原主的记忆里了解到,方文玉为人十分小气,钱花在自己身上舍得,花在别人身上那就难上难,难于上青天,她每年来给余自珍拜年就只扔两包红糖了事,两包红糖比两瓶酒要便宜多了,更何况她们还给余自珍夫妻两个做了新衣服,还带了红糖鸡蛋和大米来了!

    方文玉脸上的神情就更尴尬了。

    唐晓芙进一步让她难堪:“每次大年初二来给外公外婆拜年,我妈妈还要帮着外公外婆做这做那,我们姐妹也从不在外婆这里吃一口饭,二姨却像个女皇一样,擎等着吃,还一家三口都上,就算送了什么礼物给外婆也都吃回去了,只怕还有赚的!”

    方文玉被抢白的无话可说,只能闷闷不乐的忍着。

    余自珍这时一拍桌子,对方文静道:“你这死女子,一年到头回来看老娘一次,以前没钱就算了,现在母女三个都穿的人模狗样的,还敢只提这点礼物来看我,你大妹有说错吗!你把老娘当叫花子打发!这也就罢了,你还纵容你家晓芙对着她二姨大呼小叫的!你这哪是给我拜年,分明就是想气死我!”

    方文静被余自珍一番强词夺理逼的往后退了两步,

    唐晓芙上前两步,迎上余自珍咄咄逼人的目光:“外婆,你有资格指责我妈吗?”

    外公方守信见余自珍大骂大女儿,虽然知道余自珍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是因为大女儿不会反抗的,就让老伴儿骂几句出出气也好,他也不满意方文静母女几个都穿得这么光鲜,却只给他提这么点礼物,因此采取的是置之不理的态度,可现在见唐晓芙活像个刺猬一样,谁惹到她了,她就用一身刺去刺谁,便不乐意了,于是板着脸沉声道:“晓芙,你怎么跟你外婆这么说话!你外婆怎么就没有资格指责你妈了?”

    “我上面那个没出世的哥哥是谁逼着我妈打掉的!外公和外婆还欠着我妈一条人命,你们扪心自问,你们有资格指责我妈吗!”

    打掉的那个孩子是方文静心中永远的痛,现在被唐晓芙提起,不禁泪如雨下,晓兰见妈妈哭,她也抱着方文静哭。

    因为方家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在方守信家和他的一群外孙玩耍的孩子们看见了,就都跑回去当个稀奇事跟家里的大人说,方文静母女几个来拜年,却都在哭,唐晓芙在跟方家的大吵。

    方文静在方家受的委屈村里很多人都知道,现在听说方文静母女几个在方家哭,猜到肯定是方家又在作践方文静了,于是有闲来无事的人家就涌向了方家的院门口,聚在院门口围观。

    方守信神情尴尬,逼着大女儿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虽然他没有参与,可是也没有阻止,因为他也想要个儿子,在农村没有儿子会被人嘲笑,跟别人发生纠纷的时候,人家一句:“绝户!”就能逼得你哑口无言。

    在农村,绝户是一句很恶毒的话,就是指没儿子从此断了香火,并且自古以来形成的风气,好像没儿子的人家在别人面前矮半个头。

    所以余自珍怀孕之后,方守信听老中医说,这次怀的是个小子,自然做梦都希望余自珍肚子里的孩子能平安问世,因此当吴春燕告诉他们说,母女同时怀孕,女儿肚子里的孩子会与母亲肚子里的孩子相克,他就很紧张,所以当时尽管知道余自珍在逼着方文静打胎,他其实是默默支持的,当时这事在村里闹得纷纷扬扬,谁不在背后说他二老自私过分!现在唐晓芙翻出旧账,他顿时软了。

    余自珍从来就是要强掐尖之人,就算跟村里人吵架,她也从不认输,并且吵赢了,她还要乘胜追击,一直把人家骂得躲回家里,即使这样,她还不肯罢休,还要堵着人家的门骂他个人神共愤,再才鸣锣收兵,凯旋归来,她在村里就是一霸,村里人见了她就绕道走。

    余自珍不以此为耻相反以此为荣,觉得自己厉害,不过后来她的战斗力因为逼着大女儿流产一事大打折扣,只要她与人发生冲突,人家不管有理无理,只要提起她逼着方文静打掉孩子这件事,就能获得不少支持,并且还一致谴责她是个缺德的。

    所以现在唐晓芙当着那些围观的村民旧事重提,余自珍脸上挂不住了,指着唐晓芙的鼻子咆哮:“你这个孽障!你怎么不发瘟死掉!我当初就应该逼着你妈把你也给打掉,就不用跟你这孽障怄气!谁叫你妈没开好头,害我一连串生了那么多闺女,是你妈欠我的,她做牛做马是应该的,别说叫她打掉一块肉!”

    方文静更是气得浑身乱战,悲愤的说不出话来。

    唐晓芙挥手把余自珍指着自己的手打掉,一字一顿阴冷道:“外婆生不出儿子来,那是外婆没本事,不然怎么大外婆一生就生了两个儿子!”

    余自珍的婆婆还在世的时候,嫌弃余自珍尽生丫头片子,对嫂子好,对她则是不待见,也总是骂她没用,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唐晓芙现在这么说,简直是往她心口插刀!

    她铁青着脸哆哆嗦嗦的想要说几句,只听唐晓芙继续道:“当然,也不排除外婆作孽太多,所以老天爷惩罚外婆,故意让外婆生不出儿子来,外婆不说洗心革面,反倒变本加厉,就不知来世会怎样!”

    余自珍自持伶牙俐齿,可现在被唐晓芙怼的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心中千万愤恨,化作一个:“滚!”字。

    唐晓芙和方家的这一场架吵得实在是太震撼了,大外公方守诚一家被惊动了,赶来了,恰好听到余自珍说出那个“滚”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