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送给余自珍家的酒是那种一块五一瓶的,烟是飞马牌的,一条两块八,这在农村送礼已经相当不错了,一般农村送礼是买的那种一块钱一瓶的白酒和一块三一条的勇士烟。

    大外公见礼物够丰盛,满意的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文静啊,我知道你从小在家吃了很多苦,你爸妈的一些做法也的确伤了你的心,但再怎么说,那是你的爸妈,再不好也把你拉扯大了,所以~该孝顺的还是要孝顺,不要记仇。”

    “嗯。”方文静低下头来。

    大外婆见方文静情绪不好,就说大外公:“老头子,这一大早上你还没喝酒呢,咋就开始胡说八道了?文静怎么对她娘老子不好了?每年过年该买的东西都买了,这就可以了,你看咱们村里的那些闺女回娘家谁有文静带的东西多,你还叫她怎么孝顺守信老二两口子,他两口子做的那叫人做的事吗。”

    大外公也察觉到方文静神情黯然,就道:“好了,都不说这话了。”

    恰好这时唐晓芙的小舅妈端着一大盘子刚炸好的糍粑还配着一碟白砂糖进来,于是大外公大外婆热情的叫方文静母女三个趁热吃。

    油炸糍粑蘸白砂糖在农村是待贵客的小点,就是在唐晓芙前世,还有许多农家保持着这个传统。

    前世唐晓芙两三岁的时候曾经跟着妈妈一起回过一次农村,就有好客的主人往她嘴里塞了一点蘸了白砂糖的油炸糍粑,结果马上就悲剧了,那坨糍粑粘在嘴里上不上下不下,要不是她哭得厉害,妈妈从嘴里及时的把那坨糍粑挖出来,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所以唐晓芙对糍粑有心理阴影,是不吃的,但是晓兰和方文静吃的很欢脱,这种好东西以前住在唐家时,她们也只能每年给大外公拜年时在他家里能吃得到。

    糍粑刚刚吃完,小舅妈又端上三碗羊肝汤,方文静笑着道:“你们太客气了,我们吃过糍粑就很饱了。”

    大舅妈也从厨房里出来了,笑着说道:“妹子,你看咱爸妈也没闺女,就把你当自家闺女了,这不,今天天没亮,爸就把你大哥喊醒,把咱家特意留的一只羊给杀了,就是为了让你母女几个吃上一碗新鲜的羊肝汤,听人说这羊肝汤可养人了。”

    方文静料想这一只羊的羊肝做给她母女三个吃了,就道:“这么多我们也吃不下,再拿两个碗来,分点给彩云彩凤吃。”

    大舅妈笑着道:“你别管她们,你看她们哪个不比晓芙姐妹长得壮,不用吃了。”

    最后还是方文静母女三个吃了。

    羊肝汤确实鲜美好吃,而且还有没羊膻味,唐晓芙把一整碗羊肝汤都吃完了。

    吃过羊肝汤之后,大家又坐着说了一会话,大外公就叫方文静带着晓芙姐妹两个去给她父母拜年,并且叮嘱:“拜完年就过来吃午饭。”他知道方文静的父母是不会留方文静母女几个吃午饭的。

    于是方文静提着送给她娘家的礼物带着唐晓芙姐妹两个去了余自珍家。

    余自珍女儿多,所以每年初二女人回娘家这一天,她们家比村子里任何一家都要热闹,屋里屋外十几个外孙跑来窜去嘻闹疯打,堂屋里则坐满了大人,每一张嘴都忙着说话,喧闹不堪。

    方文静带着两个女儿走进堂屋,叫了一声:“妈。”

    所有人都看着她母女三个,每个人的眼里都流露出惊诧。

    方文静的大妹方文玉打了个惊叹:“哟!大姐这是在哪儿发财了,一家三口穿得这么体面!”

    方文静不喜欢她这个大妹妹,当年队里有一个选派到镇卫生所当卫生员的指标是落在了方文静的头上,因为方文静跟着她大伯家的几个哥哥好歹认得一些字,能吃力地把书看下来,所以队里才选定了她,这是一个农转非的好机会。

    大妹方文玉得知了,千方百计怂恿着余自珍把方文静嫁了,自己顶替她进了镇卫生所当了卫生员。

    方文静后来知道了真相可已经晚了,她嫁出她娘家所在的红星大队,那就不再是大队的人了,即便去闹也享受不到那个名额了,反而还会把方文玉的卫生员给闹黄了,那余自珍还不拿刀砍死她!因此只得含恨咽下这口气,但从此之后就没有和方文玉说过一句话,现在自然也不会理她。

    虽然方文静放了方文玉一马,可方文玉根本就不识几个大字,去卫生所上了三个月的班就被退了回来,后来经人说合,嫁了一个在城里当工人的二婚男人,为了当城里人,她也蛮拼的,还为那个二婚男人生了两个儿子,只可惜她婆家那边不希罕,那男人的前妻给他留了三个小子,工作嫁娶都快把他愁死了,他还哪有心情顾得上方文玉母子三个!

    不过方文玉要面子,每次走亲戚都要让母子三个穿戴得不凡,看上去过得挺滋润似的,可真相如何,那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今天她特意穿了一套卡其布料的衣裳,正在她几个穷得掉渣渣的妹妹面前显摆,见方文静母女几个都穿着呢子上衣、灯芯绒的裤子,脖子上还围着毛线围巾,把她那一身行头都比化了,她那心塞呀,藏都藏不住。

    方文静把带来的礼物放在八仙桌上,表情淡淡地说了几句吉话,便准备叫两个女儿给她们外公外婆拜了年赶紧离开回她们大外公家里,就听方文玉阴阳怪气地说:“大姐真是小家子气,一家三口都穿上呢子了,却给爸妈提这么点不值钱的东西!”

    顿了顿,还翻起旧帐来:“我结婚你连一分钱的贺礼都没送!”

    方文静气得手握成拳还在抖个不停,她正要反驳,唐晓芙拉了拉她的胳膊,示意她别开口,她来。

    要是方文静和方文玉吵起来,余自珍肯定要跟方文静没完,认为她做老大的不知忍让,可自己是小辈,要是方文玉跟自己对吵,那就是她这个做长辈的心胸狭窄,跟个小辈斤斤计较、一般见识!

    唐晓芙怼了回去:“二姨结婚我妈怎么没送礼,还是送的一份厚礼!二姨顶替了我妈去镇卫生所当卫生员的名额,我妈可是没计较,让二姨拿到了三个月的卫生员工资,这不就是我妈送给二姨的结婚大礼吗!”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