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看着那些东西可是发愁得很:“晓芙,你说你爸不和我离婚了,那我们不是白费力气了吗?”

    唐晓晓冷笑道:“爸爸不想和妈妈离婚?他只是不想和妈妈离婚之后我们被判给他而已,那样一来爸爸怕妈妈自己都没收入,不能给我们生活费,他就得负担我们的一切费用,那比叫爸爸负担我姐妹俩个的生活费还要得不偿失,所以才临时改变主意,想先渡过这场危机再说,现在说不定他们正在家里谋划,怎么样既能一脚踢了妈妈,又不让我们跟着爸爸!”

    顿了顿又道:“就算爸爸不主动提出离婚,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村里的舆论都不利于爸爸,等过完年,妈妈也可以提出离婚。”

    其实方文静真的是多虑了,唐振中一旦提出了想跟她离婚的打算,恨不能立刻就离了,只是迫于舆论,没办法收回自己的话,现在正低着头想对策。

    他身旁,吴春燕阴鸷的盯着他:“怪不得今年你没有上交年终奖,还骗我说,是单位效益不好,所以今年才没发年终奖,原来是给银梭打通关节重新进学校用了。”

    唐振中看了一眼低着头显得很不安的吴彩云和银梭,说道:“妈~银梭学习不错,要是失学了那就太可惜了,所以我才花钱打通关节的,以后要是银梭考上了大学,妈还能享到她的福。”

    吴春燕撇撇嘴:“她学习成绩不错?这次期末考试连一门课的奖学金都没有拿回,不错个屁呀!人家晓芙姐妹两个总共拿了有一百多块钱的奖学金!就凭她那个稀烂的成绩想考上大学那得等咱们唐家的祖坟冒青烟!”

    唐振中替银梭辩解道:“银梭这次没考好是被晓芙陷害的,下次她不会再上晓芙的当了,肯定能够考好,拿到奖学金的。”

    银梭感激的看了一眼唐振中。

    吴春燕垮着脸道:“我不跟你们说这些。”然后看着吴彩云:“你闺女进学校花了振中多少钱,你就拿出多少钱给我!”

    吴彩云嗫嚅道:“我手上没钱。”

    银梭重返学校花了一百多块,她手上哪有那么多钱,当然拿不出来了。

    吴春燕阴冷的盯着吴彩云看了许久:“那好,明年开学银梭不许去报名了,就留在家里务农,咱们家今年可是分到不少土地,家里的劳力不够。”

    银梭立刻就掉眼泪了,她这是真哭,不是演戏博取同情,她读书很刻苦,就是想考上大学,摆脱农村,进城当个城里人,要是读不成书,自己就一辈子留在农村了,她不甘心!

    而且为了下学期开学不被学校开除,这几天里她不知做了多少努力,凡是喝过她下有泻药的老师她都挨家挨户去求,让他们原谅她,一家一家的下跪磕头,死乞白赖,最后那些老师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得答应,最后就只剩下校长和教导主任那儿。

    校长是无论如何不松口,教导主任那儿,她连脸面都不顾了,故意在教导主任独自在家时,在他家里呆了好久,软磨硬泡,要教导主任开学后投反对票,保住她不被开除,教导主任的投票至关重要,再加上有那些老师助攻,就算校长想开除她也未必能成。

    可是教导主任也是个比较正直的人,哪会答应银梭的无耻要求,谁知银梭威胁他,如果他不帮她,那她就到处说,他趁着她来求他,玷污了她,这种桃色事件只要女方一口咬定,在当时的农村就没办法说得清了,教导主任迫于无奈,已经答应会帮她了,要是这个时候,吴春燕不让自己读书,自己不是前功尽弃了吗,银梭当然心急如焚。

    “奶奶,求求你,让我读书吧,我以后不要早上那个鸡蛋了,也不做新衣服了。”她扑通一声跪在吴春燕的脚下,头磕的蹦蹦响。

    丁家丽撇撇嘴,讥讽道:“银梭,命里没有强求也没用,你看你天天点灯熬油,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连一块钱的奖学金也没捞到手,这书还有必要再读下去吗,听三婶的话,安心种田,到时三婶给你介绍个好后生,好好在田里刨食。”

    银梭气得两眼发黑,丁家丽明明知道自己不愿当农村人,不愿种田,还这么说,这不是往她心口捅刀吗!

    唐振中见银梭哭的梨花带雨,心疼不已,沉声道:“都别为这事吵了,钱用都用出去了,追也追不回来了,就让银梭继续读书,就算考不上大学,有个高中文凭,我以后也好在城里给她说个对象,到时就是城里人了,就有钱孝顺妈了。”

    吴春燕冷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银梭这才没有再哭了,吴彩云得意地斜睨了丁家丽一眼。

    吃完晚饭,吴彩云和银梭收拾了碗筷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见唐振华面色阴沉地坐在床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脚下都有好几个烟屁股了,不由大怒,冲过去夺下他手里的烟,不满地说道:“没听银梭说过吗,抽烟对身体半点好处都没有,你还抽!你看振中就不抽,人家一口白牙,你一张嘴一口黄牙!”

    唐振华勃然大怒:“振中振中!你那么喜欢大哥,你跟大哥过去!”

    吴彩云在唐振华面前一向很强势,可是看着唐振华要吃人的样子,她心里直打小鼓,唐振华从没对她这么大喊大叫的,因此气势顿时弱了下去:“振华,你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刚才那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唐振华冷笑连连,“为我好,所以才给我头上戴顶绿帽子,怕我冻着了。”

    吴彩云知道他是因为刚才唐晓芙在院门口一口一声的控诉唐振中宁愿给钱她花都不肯给她母女几个一分而引起许多不堪的流言而发怒,心里恨死唐晓芙这个小贱人了,总是一有机会就想搞臭她的名声!

    她生气地白了唐振华一眼,一屁股坐在床上,委屈地说道:“我不是给你解释过很多次了吗?我和大哥清清白白的!你怎还不信呢?

    你也不想想,这些流言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是方文静那三个贱人搬出唐家后才有这些流言的,这些流言是方文静唆使她两个女儿散布的,就是想扣个屎盆子在我头上,你要是上当了你就是猪!”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