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春燕疑惑的问:“你的意思是,如果你大伯和你大妈离婚,可以从你大妈手中分过来几十块钱?”

    “应该是这样。”银梭说道,顺便夹了两个豆腐圆子在碗里。

    吴春燕喜形于色,对唐振中道:“那你赶紧和方文静离婚。”

    其实唐振中早就有这个打算,他和方文静的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一直没提出来是因为吴彩云不同意,说留方文静在唐家可以为唐家做牛做马,没必要离,而且他还有一层顾虑,虽然现在不像古代那么封建,但是离婚抛弃糟糠之妻还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对他在厂里的仕途也是有影响的。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唐振中懂法律,知道即使离了婚,两个女儿都判给了方文静,他也必须得承担两个女儿一部分生活费和其它费用,并且因为方文静在农村,没有什么收入,法律会偏向判他承担两个女儿大部分的费用,而他一个月也就那么几十块钱,要贴补整个唐家,还要私底下给一点吴彩云花,每个月都捉襟见肘,他哪里敢离婚?

    可刚才听唐晓芙的话,她对法律只是一知半解,以为方文静和自己离婚之后,而她们又都判给了方文静就不能自向自己要生活费了,那正好,自己和方文静心平气和的把婚离了,只要不惊动法院,唐晓芙就不会再向自己要抚养费了,这不是很好吗。

    打定主意,唐振中道:“那我现在就去找方文静谈谈,最好好合好散,省得被人讲闲话。至于晓芙姐妹两个的奖学金就别打主意了,她们的奖学金就算放在她们的妈妈那里,也还是她们的钱,不能算作方文静的钱,也就更不肯能算作夫妻共有财产。”

    吴春燕不满的小声嘟哝:“窝囊废!只有送钱给那几个贱人的,要钱就不敢要!”

    在喝了一杯茶之后,唐振中就去找方文静了。

    母女三个都在灯下织毛衣,听见唐振中在外面叫门,唐晓芙站起身来去把门打开,唐振中走了进来。

    方文静和晓兰抬头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便都没再理他了,低下头织毛线衣。

    唐振中气愤看了一眼两个女儿,自己好歹是她们的父亲,要生活费的时候生怕不给,可见了自己,连声爸爸都不叫!

    “你们两个都出去,我和你们的妈妈有话说。”唐振中冷冰冰的道。

    唐晓芙姐妹两个都看向方文静,方文静的盯着唐振中:“都天黑了,外面又冷,你叫两个女儿出去,你就不怕他们冻着了,生病了?你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两个女儿的面说!”

    “既然这样,我们两个出去说!”唐振中道。

    方文静看向唐晓芙,唐晓芙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于是方文静便跟着唐振中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神情有些落寞:“你爸爸说,他要跟我离婚。”

    唐晓芙知道方文静在伤心些什么,好歹她和唐振中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唐振中为了不给她姐妹两个生活费就要和方文静离婚,一丝犹豫都没有,一点夫妻情分都不念,这当然令方文静伤心了,哪怕唐振中有一丝的犹豫和挣扎方文静心里也好受些。

    唐晓芙轻轻的搂了搂她,给她些许安慰,鼓励她道:“妈妈,我们进行第二步。”

    几分钟后,唐晓芙姐妹两个把身上的好衣服脱下,换上以前穿的破烂衣服,方文静一手一个拉着两个女儿一路哭哭啼啼的向唐家奔去。

    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了,眼看快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在为过年忙碌,听到方文静母女三个的号哭声,便都忍不住走出家门观望。

    只见方文静母女三个在唐家大门前站住,方文静就开始哭诉道:“唐振中,你良心被狗吃了吗,我哪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唐家,你居然要和我离婚!行,离就离,可这两个女儿姓唐,那就得归你们唐家管,别扔给我,我不给你们唐家养后人!”说着就死命的把两个女儿往唐家的院子里推。

    唐晓芙和唐晓兰说什么也不肯进去,都哇哇大哭:“妈~我们就跟着你过,哪怕吃糠咽菜都愿意!我们回唐家,会被唐家虐待死的!我们自己会赚钱养活自己!我们不要和妈妈分开!”

    村里那些心软的见此情景都落下泪来,许多人冲着唐家院门吐口水,义愤填膺道:“就算要离婚,至少得把这个年过了再说,这还剩几天就要过年了,非要逼着自己的结发妻子离婚,这心是有多狠呐!”

    唐振中在客厅里完傻呆了过去,刚才他找方文静谈离婚的时候,方文静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答应了,怎么现在又跑到他家门口唱这一出?

    吴春燕气势汹汹的冲到院门口,指着方文静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少在这里要死要活了,你是想和振中好好过日子吗,明明就是想贪他的钱!滚!”说着狠狠推了方文静一把,方文静摔在了地上。

    唐晓芙姐妹两个连忙去扶方文静,唐晓芙抬起头来,冷冷的盯着吴春燕:“奶奶说这话就不怕遭雷劈吗?爸爸不是把每个月的基本工资都交给了奶奶吗,奖金什么的都给了二婶吗?我妈妈嫁给爸爸这么多年,爸爸别说给一分钱了,就是连根草都没有给过妈妈!我妈妈要是图爸爸的钱早就把我姐妹两个扔给爸爸跑了!

    再说了,我妈妈是爸爸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们是我爸爸的亲生女儿,你和二婶可以花爸爸的钱,就连银梭被学校开除,爸爸都能花上好几百块钱给她打通关节,我们就怎么反而没资格花爸爸的钱呢?你问问在场的乡亲们,这话说不说得过去!”

    很多人都道:“吴太婆,你家这事做得不对,你们老两口花振中的钱还说得过去,怎么你家二媳妇也花振中的钱,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吴彩云和银梭正准备出去装好人,听到这话就都停下了脚步,却猛然发现丁家丽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母女两个,不由得都有些心虚移开目光,不敢与她对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