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了村民奚落的吴春燕黑着脸回到家里,听说唐建斌和唐建文配合,一个挨村挨户的收购活鸡,一个弄到城里卖,就这短短的几天已经赚了两百多块,就又得意起来,可是一想到还在蹲监狱的老头子就悲从中来,在城里住的那几天,吴春燕也并不是单纯的去享福,主要目的是为了与关在省城里监狱的老头子见面,看着老头子一把年纪困在监狱里,吴春燕已经痛哭了好几次。

    不过她也算是活得很自我的人,哭归哭,并不影响她的食欲,晚饭做了一道红烧五花肉,吴春燕照样吃的嘴角流油。

    一大家子人,包括唐建斌都吃的很开心,就见唐晓芙走了进来,顿时满屋子的人都不说话了,除了唐建建斌,都戒备的盯着她。

    银梭第一个反应过来,冲着唐晓芙怒吼:“你这贱人,快滚!我们不欢迎你!”

    再怎么说唐晓芙是唐振中的女儿,打狗还得看主人,银梭一向拎的清的,今天在她这是怎么啦,怎么当着她大伯的面这么大骂唐晓芙,这孩子也不叫人省心!吴彩云在心里这么想着,开口道:“银梭,你怎么这么说话?晓芙不好有她爸爸教训,轮不到你这么说她!”

    银梭这时也清醒过来,自己太恨唐晓芙了,以至于暴露了真实面目,她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辩解:“我是想着快过年了,家团圆的日子就爷爷一个人待在监狱里,心里难过,要不是晓芙跑去向冷老爷子告密,爷爷又怎么会进监狱,我们一家又怎么会被村里人排斥!所以才忍不住对唐晓芙发火!’

    她这一番陈词很快就勾起屋里众人对唐晓芙的愤怒,特别是唐建武兄弟两个对唐晓芙怒目圆睁:“你要是再不滚别怪我们动手打你!”

    唐晓芙蔑视着唐建文唐建武兄弟两个:“要动手趁早,别磨磨蹭蹭的,你们动完手我就去报警,把你们抓紧派出所里过大年!”

    唐建武兄弟两个顿时蔫儿了,恨恨的坐了下来,可是眼神毒辣的死盯着唐晓芙。

    唐晓芙不屑一顾,瞪人谁不会,可有用吗!

    她冷视着银梭:“你少含血喷人,你们唐家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完是咎由自取,别乱咬人!我不像你,老喜欢暗算别人,居然还想冒领奖学金,被学校发现了,你就心里不平衡了,所以才一看到我就破口大骂,你以前伪装的淑女形象算是彻底土崩瓦解了。

    还有,你欢不欢迎我,这里我都能来,谁叫我爸爸和妈妈还没离婚呢,谁叫我爸爸还住在这里呢?我来并不是找你,你激动个什么,我是来找我爸爸要这个月的生活费的。”

    唐振中还没开口,吴春燕就气得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怒吼道:“你还有脸来要生活费!小兰那小贱人看病用了你爸多少钱,咱们没要你们还都算是仁至义尽,你还好意思还来要生活费!”

    唐晓芙理直气壮道:“小兰生病住院本来就该爸爸出钱,我们凭什么还!不仅我们娘儿仨个看病该爸爸出钱,就是我和小兰的学费也该爸爸出!我们姐妹两个读到大学,爸爸就要供到大学!除非爸爸和妈妈离了婚,而我们又判给了妈妈,爸爸才不用负担我们的任何费用!”

    她一字一顿的对唐振中道:“所以,爸爸你现在必须把我和妹妹的生活费给我们,不然我明天就去你们单位,向你领导反应,让你领导向你要!”

    唐振中铁青着脸和唐晓芙对视了许久,无可奈何的把手伸进口袋里准备拿钱给唐晓芙,吴春燕肉疼死了,急忙阻止:“别给她钱,她姐妹两个这次都拿到了奖学金,家里有钱的很,你还怕她们没有生活费?”

    一直默不作声的唐建斌忽然幽幽道:“虽然她们拿到奖学金了,可大伯照样得给她们生活费,这是法律规定。”

    吴春燕气势弱了下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唐振中给了唐晓芙十五块。

    唐建斌看见唐晓芙拿到了生活费,眼里闪过一丝温暖的笑意,把碗放下,离开了堂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唐晓芙也离开了唐家,临走前说道:“要是爸爸肯主动把生活费送过去给我们,谁愿意来这里?”

    堂屋里先是一阵寂静,接着吴春燕炸锅:“这谁他妈定的法律!定法律的人是吃屎长大的吧,竟然不管子女多有钱,做爹的都得出生活费,应该是子女孝顺爹才对!”

    自从他们唐家出了诈骗老首长的丑闻之后,唐振华在村里连头都抬不起来,以前他在村里人缘还不错,谁家家里杀个猪、办个什么喜事都会请他去帮忙,可现在出门都没人理不说,还暗地里对他指指点点,这令他很是郁闷,听见吴春燕这么说,心情就更糟糕了、

    这样不讲理的话要是传出去,肯定又会惹来村民一通议论,他们唐家的名声够臭了,经不起雪上加霜了,于是忍不住数落吴春燕:“妈,你咋还敢满嘴跑什么火车!幸亏现在政策变了,要是换做以前,你说这样的话,人家直接可以把你拉到台上去批斗!”

    吴春燕这才吓得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忍不住嘟囔道:“本来就是子女孝敬父母,哪有子女像蚂蝗一样不停的吸父亲的血。”

    “可法律就是这样规定的,不管子女多有钱,在他未满十八岁之前都得负担他们的生活费。”唐振中垂头丧气的解释道。

    吴彩云扫视了一圈众人:“刚才晓芙还说什么来着?好像说了好几次什么离不离婚的。”

    然后装模作样地皱着眉头道:“这孩子怎么这样呀?哪有拆散自己父母的?”

    吴春燕只顾心疼唐晓芙拿走了十五块钱,却把刚才唐晓芙所说的话抛诸脑后了,经吴彩云一提醒,记起唐晓芙所说的那句“除非爸爸和妈妈离了婚,而我们又判给了妈妈,爸爸才不用负担我们的任何费用”的话来,顿时眼睛一亮,扭头看着唐振中:“你立刻跟方文静离婚!这样就不用承担那两个小贱人的任何费用了!”

    银梭眼珠一转道:“我还听说,离婚的时候夫妻财产平分,大伯这里是没什么财产的,每个月的钱花得精光溜光,可是晓兰姐妹两个奖学金加起来共有一百多块,这些钱肯定在大妈手上,那就是夫妻共同财产了。”

    银梭只把话说到这里就不往下说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