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拍拍方文静的手:“没事,咱们现在有钱,我总记得妈妈说过,妈妈生我的时候很艰难,幸亏是在医院里生的,就那样还流了不少血,唐家和妈妈自己的娘家都没给妈妈送个鸡蛋吃吃补身体。

    可只有大外公大外婆听人说妈妈身子亏得厉害,托人买了一斤桂圆肉和一些鸡蛋、两只老母鸡让妈妈吃了补补身体,可妈妈还没吃,那些东西就叫吴春燕拿走吃了,大外公大外婆对我们的恩情这么大,我们以前是没能力,现在有能力了,当然得买好东西孝敬他们了。”

    方文静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摸了摸唐晓芙的脑袋。

    晓兰见气氛有些伤感,就故意打岔道:“姐姐,这大白兔奶糖真的好好吃!”

    “当然罗,这可是品牌哦,还有牛皮糖也很好吃。”唐晓芙拿出拿几斤牛皮糖,“这个也是我们家一斤,其他两斤给两个舅舅家。”

    然后拿出四斤酥心糖:“这是酥心糖,老人吃好,干脆给大外公家两斤,我们家两斤。”

    方文静笑着说“好。”

    唐晓芙又把冷晨旭给她买的那些护肤品和护发品都拿出来。

    方文静惊呼道:“你干嘛买这么多香香啊!”

    湖北人习惯把护肤品统称为“香香”。

    “这都是冷团长非要送的。”

    雪花膏有五瓶,那个年代什么东西都实惠,每瓶雪花膏的分量很多,估计一瓶就能搽过一个冬天,唐晓芙在分配雪花膏时,按照惯性,想给晓兰和方文静一人两瓶,可是耳边又响起冷晨旭说的话,也要爱惜自己,于是就给方文静和晓兰一人一瓶,其他三瓶留给自己。

    晓兰打开雪花膏闻了闻:‘啊~真香!’

    方文静也打开闻了闻,笑着道:“上海的东西就是好!”

    有了三瓶雪花膏,其他的护肤品唐晓芙就只留了三盒百雀羚搽手,然后给了晓兰两盒,其他的五盒就都给了方文静,这家里她的手皴裂的最厉害。

    蜂花牌护发品和洗澡用的香皂就不分了,大家一起用。

    小兰和方文静又把香皂和护发品拿来闻了闻,都说好香。

    唐晓芙这时才把手表拿了出来,晓兰扑上去抢过来欣喜的左看右看,然后给方文静戴上,赞道:“真好看!”

    方文静取下手表:“干嘛花钱买这么贵的东西给我?我用不着,你拿着吧,可以掌握时间。”说着要给唐晓芙戴上。

    唐晓芙缩回手:“妈~你看哪家的孩子戴手表?这手表你就戴着吧,咱们现在又不是戴不起。”

    晓兰也在一边劝,方文静其实也是喜欢的,只是嫌贵,最后还是收下了,但没舍得戴,说是留着走亲访友时戴戴就行了。

    唐晓芙姐妹两个相视一笑。

    唐晓芙又把买的毛线给她们看,告诉她们这些毛线是准备给她母女三个织毛衣毛裤的。

    方文静拿出几束毛线看了看,问道:“你会织啊。”

    “会啊,织毛线很简单的,看看就会了,等吃过晚饭我教你们。”

    方文静笑着道:“哎呀,一说话就忘了做晚饭,我这就去做晚饭。”

    “不急,妈还有样东西没看呢。”唐晓芙从毛线最底下翻出一打打的花袜子来。

    这些花袜子是唐晓芙在汉正街最后一次打货的时候顺便进了一百双,有男士的有女士的,是纯纤维的,那个时候棉袜少。

    方文静见她买了这么多袜子回来,问道:“这袜子多少钱一双,你干嘛买这么多双回来?”

    唐晓芙道:“才二毛五分钱一双,一百双也就二十五块,我们娘儿三个一人选十双,再给大外公和舅舅他们一人两双,再留几双送人,其余的我明天拿到集市上去卖掉。”

    母女三个就都动手挑选自己喜欢的袜子。

    结果连她们的连大外公他们的挑了之后,再加上留着送人的,最后也就只剩下三十双左右。

    唐晓芙就说:“那就不买了,剩下的这三十双袜子妈妈干脆送给那次帮忙救晓兰的乡亲。”

    方文静点头说好,虽然一双袜子零售价也就五毛钱,可是很多农村家庭这五毛钱都不舍得掏,乡下孩子穿破袜子的现象很普遍,这袜子送人,收的人肯定高兴。

    看完了唐晓芙带回来的东西,方文静就把那些东西该收的都收起来,然后做晚饭。

    本来唐晓芙不在家里,她和晓兰准备随便吃点什么就好,可是现在晓芙回来了,怎么也得做点好吃的,就给了晓兰几毛钱和一只大碗,要她去村尾富贵大爷家买点豆腐回来,烧个豆腐加个菜。

    晓兰拿了钱就出去了。

    唐晓芙惊讶的问道:“怎么富贵大爷家会有豆腐卖?”

    “他家开了个豆腐作坊,生意很好。”方文静舀了一碗米准备洗,“不光你出去赚钱去了,就连建斌兄弟也跟着村里人收购鸡和鸡蛋运到城里卖赚了不少钱,现在许多人都知道城里人的钱好赚,听说隔壁村的狗钵专门收购病鸡病猪杀好之后运到城里卖,也赚了大几千块钱!”

    唐晓芙不齿的说道:“那是黑心钱,我不赚。”

    “可不是!许多人都这么说,可真的自己家里的病死的鸡和猪又舍不得扔,自己又不敢吃,还不是照样卖给狗钵了。”

    农村人其实很注重环保,病死的家畜不会吃,而且还会掩埋,就是怕病菌传染,可现在有人低价收购病死的家畜,人们在利益面前就忘了人性,还是太穷了。

    晓兰出去没一会儿就买了一大碗豆腐回来,唐晓芙喜欢吃汤汤水水的东西,就叫方文静做豆腐汤泡饭吃好了。

    晓兰告诉方文静道:“妈妈,我刚才去富贵大爷家买豆腐时,看见有人拿了自家的黄豆直接在富贵大爷那儿换豆腐千张香干什么的,我们也用黄豆直接去换豆腐吧。”

    方文静这时把洗干净的米倒在锅里,加上水开始煮饭:“你富贵大爷开门做生意,肯定要赚钱的,用黄豆直接换豆腐肯定是有赚的你富贵大爷才会换,我们还是自己买个小石磨在家里磨,这样节约不说还一点都不浪费,就是豆渣都能做成豆渣圆子,一样好吃。”

    晓兰就说:“到时我来磨!”

    晚饭方文静依着唐晓芙就做了一大锅豆腐鸡蛋汤母女三个吃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