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晨旭看着唐晓芙上了去破布街的公汽才转身离开,心里忽然觉得空落落的有些惆怅,自己有多少年没这感觉了?他在心里问自己。

    唐晓芙去了一趟破布街买了一麻袋毛线,准备回家给自己和妈妈妹妹织毛衣毛裤穿。

    农村人冬天穿衣服就只穿个衬衣衬裤,外面再穿棉袄棉裤,就算棉袄棉裤再厚实也是空心的,不暖和,非得在里面穿上毛衣毛裤才会保暖,打毛衣的针她也买了几付,然后赶紧搭乘最后一趟长途汽车回到了家里。

    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钟了,可天却已经黑下来了,今天早上天气就不好,唐晓芙生怕会下雨,好在天公作美,虽然天阴沉沉的,风也大,可就是没下雨。

    方文静和晓兰在家里正准备做晚饭,听见门外传来唐晓芙的叫门声,两个人都惊喜坏了,晓兰冲过去把门打开,一见真的是唐晓芙,高兴地差点连眼泪都飙了出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把她让进屋里。

    方文静一面问她旅途辛苦,一面忙倒了盆热水让唐晓芙洗脸洗手。

    唐晓芙洗完手脸,晓兰早就搬了把椅子放在火盆边给唐晓芙坐,然后又倒了热水给她喝。

    唐晓芙捧着热水喝了几口,先回答了方文静和小兰的问话,告诉她们过去的七天发生的种种,独独跳过在简明家的那一段只字没提,然后叫小兰拿来剪子,她把缝在秋衣上的那块手绢拆掉,拿出那带着体温的三千三百块钱。

    方文静和晓兰听说这几天她是住在冷团长家里,这才放下心来,她接过大女儿递过来的那厚厚一沓钱,简直有些胆战心惊了,就这短短七天,大女儿就赚回了这三千多块钱,太不真实了,她和晓兰互相揪着大腿这才相信一切都不是是梦。

    方文静郑重其事的那些钱和之前的钱一起都缝进自己穿着的棉衣里,仍旧坐到唐晓芙身边,过意不去的说:“那你住进冷团长家,冷团长不又得搬出去住?”

    “没有,他家房间够的,一人睡一间,所以他没有搬出去住。”唐晓芙喝着热水,打量着屋里,见多了好几把椅子,还都是新的,枣红色的油漆在灯光下显得格外亮,问道:“这几把新椅子是哪里来的?”

    “啊~”方文静有些失神,没有听见唐晓芙后来说的话。

    晓兰就答道:“是大舅舅给的,大舅舅听人说,我们跟唐家分开了,就来看看,见是真的,就送来了几把椅子给我们,还送了米来,妈妈硬是没要,说我们自己够吃。

    二舅舅也送来了一些棉花和一小壶菜油,妈妈给我们两个一人做了一身崭新的棉衣棉裤,二舅舅说他家过两天就要杀猪,要接我们过去吃杀猪饭。”

    方文静的娘家离这里相隔三十里的路程,赶集也不是赶五福镇这个集,所以互相音信不是很通,除非是托人带信还差不多。

    可是方文静母女三个从唐家搬出来,并没有可以托人给方文静的大伯带信,就是怕那几个堂哥知道她搬出来,会破费,她母女几个这么多年来只有从几个舅舅那里受惠的,没能力给他们一些什么,所以就尽量不想麻烦他们,但是两个舅舅一得到消息就赶来了,还是在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她们,真是让人觉得心里温暖。

    唐晓芙喃喃道:“舅舅他们真好。”就问方文静,“妈妈要给两个舅舅家做的新衣服做好了没有。”

    方文静却忧心忡忡道:“晓芙,你这几天住在冷团长家,妈担心会有流言流出~”

    唐晓芙楞了一下,当初借住在冷晨旭家里,她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现在想来,还真有这种隐患,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就只能寄希望没事发生,于是道:“应该不会吧~谁敢造冷团长的谣啊。再说了,省城离这里这么远,就算有流言也传不到这里。”

    方文静听了她这话觉得有道理,这才放下心来,告诉她说,买回来的零头布很多,她给她那两个舅舅家和她大外公大外婆一人做了一身新衣服,准备过几天去她二舅舅家吃杀猪饭的时候带过去,好让他们过年穿。

    并且还给了王葵大婶家两块布料,人家老是帮她们,也该表示一下谢意。

    唐晓芙就问:“那些零头布都用完了?”

    “整整几麻袋哪都用得完?还剩下一麻袋最好看的我留给你姐妹两个以后做衣服。”

    唐晓芙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这七天里方文静可是做了不少新衣服,叹道:“这几天可真是辛苦妈妈了,这么多新衣服亏得你做出来。”

    方文静笑着道:“不累,我这次是裁剪好了,送到镇上的缝纫店锁边加工成成衣的,前前后后也就只用了三天的时间,这几天里我主要在给我娘儿三个和你大外公大外婆在做过年穿的新鞋子。”

    唐晓芙笑着告诉方文静和晓兰她也带了礼物回来。

    母女几个就头凑头一起看着唐晓芙把她带回来的礼物一样一样的拿出来。

    唐晓芙先拿出来的是大白兔奶糖,三斤大白兔奶糖买的时候就分成三分,唐晓芙拆了一包,拿出两个大白兔奶糖,给方文静和小兰一人尝一颗:“这大白兔奶糖可好吃了,我们家留一斤,大舅舅和二舅舅一家各一斤,大外公大外婆恐怕吃不动,我就没卖给他们了。”

    方文静笑着道:“你大外公大外婆牙口都好着呢。”她没有接那颗大白兔奶糖,又放回了原处,

    唐晓芙知道她舍不得吃,晓兰剥开糖纸把大白兔奶糖放进嘴里,一脸珍惜的吃起来。

    “啊!我不知道大外公和大外婆还吃得动硬东西!”唐晓芙惊呼,“幸亏我买了桂圆肉给大外公大外婆。”

    “你买桂圆肉了?多少钱一斤?”方文静惊问道,桂圆肉很贵,不是一般人吃的起的,更别提农村了,供销社根本就没有卖的。

    “十块钱。”唐晓芙从帆布包包里拿出两包桂圆肉来。

    “这么贵的东西你就别买了,应该买些其他的东西。”方文静道,她不是不想送给她大伯他们好东西,可她也心疼大女儿赚钱不易,这才七天时间,每天在寒风里吹的脸上的皮肤都有些皴了,看了都叫人心疼。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