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的小山包后面伸出近十个脑袋,都注视着银梭一瘸一拐的身影。

    唐晓芙恨恨道:“她故意杀人,我们只是打她一顿,实在太便宜她了!”

    简明道:“要不我们隔三差五收拾她一顿?”

    唐晓芙用力戳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是不是傻?你难道没听说过,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吗?这种事只能做一次,再做,我怕我们会露了行迹,反而对我们不利了!”

    简明笑了起来:“我才不是傻子,唐银梭才是真正的傻子,居然想瞒天过海捏造一份假的获奖名单,没想到分分钟就被拆穿了。”

    唐晓芙冷哼:“她不是傻,是贪欲和妒忌让她淡化了危险,所以铤而走险,赌一把!”

    简明嘲讽道:“妒忌有什么用?不靠自己的努力一天到晚就想着邪门歪道的出人头地让人看不起!”

    唐晓芙不齿冷笑:“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尽力,人家是资质有限!”

    与简明和他的小弟们告别,唐晓芙往家走去,老远就看见唐晓兰站在家门口眺望。

    唐晓兰看见她,跑着迎了上来,幸灾乐祸道:“姐姐,我刚才看见银梭一瘸一拐哭着回来了,是被什么人打了吧。”

    “谁知道呢?”姐妹两个往家里走去,“她想害我,结果把其他几个人拉下水去,那几个被她陷害一起冒领奖学金的同学说不定想不开,把她打了一顿呢?”

    “多行不义必自毙,活该!”晓兰恶狠狠道。

    方文静见了她姐妹两个进来,就一脸喜气的问唐晓芙:“听小兰说,你这次所有学科的奖学金都拿到了?”

    “嗯啊。”唐晓芙取下书包,从里面的衣服口袋里掏出那六十块钱交给方文静:“妈妈,把这些钱拿去给我们买一床新棉被和新垫絮吧。”

    “好好!今天下午我们就一起去买。”

    “不行啊,下午我还想去镇上摆摊呢。”唐晓芙说道,“你带晓兰一起去买吧。”

    母女三个吃了午饭,就一起出门,方文静和晓兰帮着唐晓芙把摊子摆好就去供销社买被面和床单,然后再去弹棉花的作坊那里现买了棉花弹棉被和垫絮,虽然供销社也有弹好了的棉被和垫絮,可是要票,方文静没那么多票,只能在弹棉花的小作坊那里买黑市棉花,黑市棉花贵些,可也没办法呀。

    摊子摆好之后过了没多久,就有一群女孩子走到她们摊位前蹲了下来。

    一个长得有点黑,大脸盘的姑娘拿起一个塑料红蝶发卡看看,在头上比了比,问同伴:“好不好看?”

    同伴都说好看,然后一双手都忙着拿那些饰品看,个个都两眼放着绿光。

    那个大脸盘姑娘问唐晓芙:“你这个怎么卖?”

    “五毛。”

    唐晓芙考虑到乡下的消费水平,特意进的是那种廉价货,这种廉价货在城里基本就没有销路,可她估计在乡下销路应该不错,但是利润低。

    “这么贵!”大脸盘姑娘撇嘴,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拿起别的饰品看起来。

    那些姑娘不停地试戴,不停地问价,可就是不买,只要唐晓芙报一个价,她们都步调一致地“啧啧”有声,嫌贵了。

    但是唐晓芙仍旧很有耐心,这不仅因为她自己现在也是农村人的关系,还因为她心疼农村女孩。

    八十年代的农村人还是很重男轻女的,国家都实行九年教育了,每个学期只交十块钱的学费,再就是买本子笔花点钱,就这样还有很多农村人不送自己家的女孩子去读书,舍不得那点钱。

    可劳动起来,父母却并不因为是女儿而多心疼一分,打猪草、砍柴、挑水种菜,女孩子和男孩子干得一样,只是有些实在出大体力的,女孩子因为先天力量差些干不动得家里的兄弟上,做父母的还要唉声叹气,说什么生丫头屁用没有!

    家里有好吃的,做父母的也总是先紧着儿子们吃,女儿也能分到一点,但比儿子的少得多,至于做父母的,当然不舍得吃。

    可城里女孩子,一般来说会被父母公平对待,而且吃穿用度比农村女孩子要优越多了,还不用干体力话儿,身段自然苗条好看,可农村女孩很小就务农,为了承受重量,骨骼渐渐变大粗大,不论多瘦,看起来都很显壮,城里男青年嫌弃她们身材不好也就算了,就是乡下男青年也认为农村女孩身材没城里女孩好看。

    虽然农村人重男轻女,可过年前也会给自己的女儿块把钱,让她们买点吃的或小玩意儿,犒劳她们辛苦了一整年。

    不过农村女孩有钱也舍不得买吃的,有的积攒起来扯几尺布做件新衣裳,有的就像现在蹲在唐晓芙的摊位前想买点头上戴的小玩意。

    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花花绿绿的饰品。

    唐晓芙知道这些女孩手里有钱,可是钱很少,她们不会轻易花出去的,一定要很满意了而且觉得合算,才会买下自己心仪的东西。

    那些女孩子挑了很久,引来更多年青女性蹲在唐晓芙的摊子跟前。

    虽然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还没开张,可至少人气旺,唐晓芙心里不是很急。

    终于第一批那群女孩痛下决心,纷纷掏钱买了一两件饰品,都是买塑料发卡的和耳环戒指,唐晓芙的那些头花在这里并不受欢迎。

    不是那些女孩子不喜欢,只是觉得用这么一点布做的头花还要一块钱,实在太贵了!

    而机器做出来的饰品她们就觉得物有所值,这就是城乡消费观念的不同。

    尽管那群女孩不停地哀求唐晓芙便宜点,唐晓芙也没让价,因为她照顾乡下女孩,所以卖价定得很低,利润很小,一朵五毛钱的头花只能赚到一毛五分钱,跟在城里翻一两倍的利润比起来,已经是微利了,再降价就根本赚不到钱了。

    生意渐渐的好了起来,一块五的纱巾、五毛钱的手帕、各色饰品都有人抢购,唐晓芙忙得不亦乐乎。

    方文静和晓兰买好被子垫絮就来看晓芙,见她生意火爆,晓兰就留了下来帮着她卖,方文静叮嘱姐妹两个别太贪着赚钱,早点回来,就背着好几床棉絮回去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