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之后,校广播响起,要体师生继续到操场开散学典礼,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知道要宣布是谁篡改了高二年级获奖名单,因此都饶有兴趣的盯着主席台。

    只听校长沉声说道:“经学校调查,已经查出伪造高二年级获奖名单的人是唐银梭同学,动机就是妒忌唐晓芙同学获得了所有学科的奖学金,虽然她的行为是针对个人,可是造成的影响实在太恶劣,所以学校开会决定给唐银梭同学记大过。”

    接下去是银梭站在主席台上,当着校师生的面检讨。

    检讨完了,校长冷着脸要她回到他自己班集体的队伍里去。

    唐晓芙嘴角一勾,看向主席台上的冷晨旭,这家伙总能用深刻的方法教训人,让你以为自己奸计得逞而忘乎所以,然后把你从神坛上拉下来,让你摔的狼狈,这么处心积虑不是人人都能想到的。

    银梭低着头,紫胀着脸回到高二二班的队伍里,顿时无数道鄙夷的目光射向她,诸如“不要脸!”“丧心病狂的之类的议谴责声不绝于耳,并且他们唐家诈骗老首长的往事又被扒拉出来,被各种嘲笑讥讽。

    银梭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再待下去了,捂住脸,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向校门外冲去。

    简明飞快的追上去,身手敏捷,一把扯住银梭学着城里女学生梳的马尾辩,邪魅一笑风靡校:“你想跑?事情还没完呢!”

    一个女生被一个男生揪住了马尾,想跑跑不掉,那场面实在太搞笑了,同学们轰的一声大笑起来,整个操场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就连高冷的团长大人也默默的把脸扭到一边偷笑五秒钟。

    银梭因为难堪整张脸扭曲得不忍直视,被简明推搡着上了主席台。

    简明对校长道:“校长,我要揭发唐银梭在我们高二年级的任课老师水杯里下泻药的事。”

    他这话如重磅炸弹在师生中炸响,这个唐银梭怎么品质这么差,伪造获奖名单已经很过分了,居然还在老师的水杯里投泻药!

    校长严肃的问简明:“你有证据吗?”

    “有!”简明道,“就在语文老师他们腹痛之前,唐银梭去了一趟镇上的药店,买了泄药,校长派人一查就能够查得到。

    买了泄药回来,唐银梭就去了一趟高二年级的办公室下泄药,不过我想她一定做得很隐蔽,没有老师当场发现,但是高二年级的各科老师有一大半同时腹痛就很可疑了。”

    “那另几个没有中招的老师为什么也都那么巧合的有事离开了,这也是唐银梭干的?”

    “不!是我干的!”

    校长讶异的看着简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简明嘻嘻笑着道:“因为有人告诉我唐银梭买了泄药,疑似在老师的水杯里下药,我在心理分析肯定是唐银梭不想要这些老师参加散学典礼,但她为什么不想要这些老师参加散学典礼呢。

    为了得知真相,我就如她所愿,把那些没中招的老师部用个调虎离山计调离开,好让她尽情表演,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是唐银梭伪造了高二年级的奖学金获奖名单,怕我们年级的任课老师发现,所以想通过下泻药支开他们。”

    校师生震惊了,这个银梭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在校长一番声嘶力竭的喊叫外加各班的班主任的配合下,操场的秩序总算恢复了正常。

    校长宣布奖学金颁奖仪式继续进行,至于简明反应的情况,等调查之后再作处理,会在下学期的开学典礼上给大家一个交代。

    高二年级的奖学金重新颁奖,唐晓芙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响起,她也一次又一次的从冷晨旭手里接过各科的奖学金。

    六门课的奖学金她部囊括。

    因为之前有太多劲爆的事发生,所以当唐晓芙这个货真价实的能学霸横空问世同学们的反应平平,他们的焦点仍放在银梭造假和下药这两件事上。

    散学仪式结束之后,各人回各班,班主任发成绩单和寒假作业。

    教导主任亲自来到唐晓芙班代班,把成绩单和寒假作业发下去之后,重点表扬了简明,这次总分他考了班第十名。

    简明很是高兴,侧着身子眉开眼笑的小声对唐晓芙说:“我终于逃脱了穿女装的厄运。”

    金波的脸却是黑透了,这次他的总分成绩居然跌出了十五名之外,这是他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失败,他紧紧盯着自己成绩单的眼睛里是不甘。

    教导主任该表扬的表扬了,该批评的批评了,便宣布放学了,不过留下银梭和简明接受调查。

    简明小声唐晓芙问:“今天那贱人已经够惨了,我们还要按计划进行吗?”

    “当然!”唐晓芙道,“这算什么惨!这是她自作自受!至于我们的计划跟她伤害小兰比起来不值一提,有什么好心慈手软的!”

    “是!女王大人教训的是!我不该有这种妇人之仁!”简明嬉皮笑脸的拍着马屁。

    这次的调查没有费什么功夫银梭就竹筒倒豆子都承认了,这是她聪明之处,就算自己咬着牙不承认,有那么强大的人证,她是抵赖不了的,与其那样,还不如自己承认,好歹态度好,容易取得谅解。

    既然承认了,那就进行第二步,银梭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诉说着心中的后悔,期望着学校能够原谅她,不开除出她,她以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可校长只说等下个学期的开学典礼他会公示处理结果。

    银梭只得悻悻离开,刚走进那片小树林,忽然一条麻袋从头上罩下来,顿时两眼漆黑,她刚要喊叫,一只大手隔着麻袋紧紧的捂住她的嘴巴,然后整个人像被拖死猪一样不知拖到哪里去了,紧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她的人没有一个人吭声,而且打完就跑。

    等银梭号哭着把头上的麻袋取下来时,四周一个鬼影都没有,她当然猜得出是唐晓芙和简明联手干的。

    可知道又能怎样,自己无凭无据,就是想去校长那里告他们也告不了,只得含恨吞下这个哑巴亏,一跛一跛的哭嚎着往家里走去,心里在想,唐晓芙实在太歹毒了,刚才在学校里死贱人已经完胜了,可现在还要对她赶尽杀绝,却然忘了,她是怎样想置唐晓兰于死地的,世上就有这类人,伤害别人那是理所当然,可是别人要是还以颜色,那就是罪大恶极!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