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静一面刷锅准备给她母女两个做完饭,一面问道:“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两个孩子没回来,方文静也无心吃晚饭,现在见着她们平安归来,这才想着做晚饭。

    唐晓兰就道:“姐妹带我逛街啦!”然后巴拉巴拉的讲述起她们都逛了哪些地方,吃了什么,看了什么,买了什么。

    方文静这才知道她们到现在连午饭都没吃,心疼得不得了,埋怨唐晓芙道:“你怎么不带着小兰吃个午饭再回来?你也太节约了!”

    唐晓芙道:“不是节约,我们挑选布料用了不少时间,要是再吃午饭就来不及赶上最后一趟长途汽车了。”

    方文静下了两碗肉丝面,一个女儿一碗,她就只吃素面。

    唐晓芙姐妹不干了,非要夹些肉丝给她,方文静把碗端开:“你们这几天在外面也没吃个好的,就别推让了。”

    唐晓兰就道:“这几天在省城姐姐天天给我们买好吃的,不是包子,就是北方饺子,还有水饺。”

    唐晓芙微微笑了笑,这些东西都不贵,真正贵的是那些肉菜,可在晓兰的眼里却已经很好了,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

    母女三个有几天没见了,现在团聚了,都有说不完的话,当然,方文静最关心的还是唐晓兰的病情,当听唐晓芙说唐晓兰完恢复了健康,她这才放下心来。

    吃完简单的晚饭,洗了碗筷收拾完桌子之后,唐晓兰就迫不及待的把那三麻袋布料打开来给方文静看,告诉她,这些布料总共才只用了二十块钱。

    方文静都有些惊呆了,她把那些布料拿出来抖开看,虽然都是零头布,可这么多布料,如果正儿八经的拿布票和钱买的话至少得要一百多块钱,可现在只用了几十块!

    唐晓兰又从一个蛇皮袋子里拿出了六套秋衣,告诉方文静这六套秋衣是姐姐买给她母女三个的。

    方文静第一反应就是这些秋衣都不便宜,结果一问,唐晓芙告诉她,只要八块钱一套,这比买棉布自己做衬衣衬裤贵不了一点,可秋衣穿在身上比衬衣衬裤要舒适多了。

    不过六套还是得不少钱,方文静就忍不住责怪唐晓芙:“你给你姐妹两个自己买就好了,给妈买个什么?妈都这么大年纪了,穿什么都行。”

    唐晓芙笑着道:“你以为这几套秋衣是花了钱的?其实没有,是我批了二十套秋衣,转手就卖了十四套,净赚了九十八块,除去我们这六套秋衣的钱还剩五十块。”

    方文静感慨万千:“城里人可真有钱!”

    唐晓兰附在方文静的耳朵边小声道:“妈妈,在省城的这几天,姐姐一天可没闲着,天天晚上都出去摆摊,你猜她赚了多少钱。”

    方文静知道城里的钱好赚,于是说道:“赚了有四五百?”

    唐晓兰伸出一根手指:“快一千了。”

    唐晓芙道:“加上今天卖秋衣赚的钱刚好一千。”

    “这么多!”方文静难以置信。

    唐晓芙从贴身处取下别着的别针,把那一千块钱从衬衣口袋里拿了出来交给方文静。

    方文静一看这么多钱,高兴的都有些惊恐了,拿钱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把那些钱数了好几遍,这才放进柜子里锁好。

    唐晓兰问:“妈妈。我们拿这些钱盖一幢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好不好。”

    “好,当然好!”方文静也梦寐以求想要有一幢属于她们母女三个的房子,因此显得有些激动。

    唐晓兰扭头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沉吟着问:“妈妈,你还想和爸爸过下去吗?”

    方文静一愣,不明白大女儿为什么突然跳转话题,“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唐晓芙艰涩地说:“我和妹妹都想用这个钱盖一幢房子,可又怕爸爸抢去给他们唐家。”

    方文静怒道:“这是你赚钱盖的房子,你爸爸凭什么抢!”

    “我连十六岁都没有,要盖房子必须得以妈妈的名义,那这房子就成了妈妈和爸爸夫妻共有财产,爸爸就可以抢!”

    方文静沉默了片刻,明白过来:“你是说,如果我和你爸爸离婚,咱们再盖房子,这房子你爸爸就抢不去?”

    唐晓芙用力地点了点头,随即又道:“但是我不希望妈妈为了保住房子而和爸爸离婚。”

    离婚这件事她要尊重方文静的意思,女人在婚姻里永远都和男人不一样,即便那个男人对自己不好,也不见得想离婚,因为这类贤良的女人把家庭把感情都看得很重,并且还存在着存在让旁观者恨铁不成钢的不着边际的心软忍让。

    当然,这是排除那些心机婊的,她们的脑回路不同于普通女人,在这些心机婊心里只有她自己!只要能骗到钱,离婚算什么呀,当公车都无所谓!

    .......要真是那样,唐晓芙就得想着怎样改造并拉拢唐振中了,虽然她对唐振中心存反感。

    方文静脸上露出几许凄苦:“我和你爸爸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我也想离开你爸爸,只是在农村离婚是件很丢人的事,所以我才一直就这么糊着过。”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但是为了咱们的房子,妈就丢这个人!咱们过日子比面子重要!”

    唐晓芙心头一松,她设想过许多她要方文静离开唐振中时会遇到来自方文静的阻力居然都不存在!

    因为之前她想,即便方文静对唐振中再怎么心如死灰,但要她结束这么一段婚姻,她恐怕很难下定决心。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都会对自己的生活现状不满意,可是能够真正去改变的人寥寥无几,因为普通人对改变充满了不安,她们怕改变的生活还不如之前的生活。

    比方说方文静已经知道自己和唐振中维持这么一段已经死亡的婚姻,母女三个至少不会饿死,可结束这场婚姻,自己和女儿会不会被这个社会嘲笑,在饿肚子的同时还要带上精神的枷锁?

    唐晓芙万万没有想到方文静这么爽快的愿意和唐振中离开。

    方文静道:“等你们的爸爸回来,我就向他提出离婚!”

    唐晓芙摇摇手:“不!我们逼爸爸跟妈妈离婚,让村里人去唾骂爸爸抛弃糟糠之妻。”

    这样做,能最大限度地降低离婚对她们母女三个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方文静问:“您怎么逼你爸爸。”

    唐晓芙抿嘴一笑把手一招,母女三个人头凑在一起,唐晓芙小声的腾出了一份自己的计划,方文静笑了:“你这主意不错。”

    母女三个又说起想要盖什么样的房子,家里人口少,唐晓芙只打算盖个三室两厅的平房好了,不过她准备打两层楼的地基,以后可以往上面加层。

    方文静和唐晓兰都表示同意。

    唐晓兰还把唐晓芙给她织的围巾和帽子拿给方文静看,方文静摸着帽子和围巾直夸唐晓芙手巧。

    唐晓芙笑着拍了一下脑袋:“我还差点忘了,我给妈妈也织了一条围巾。”说着从一个蛇皮袋子里找出她给方文静织的围巾,是一条枣红色的毛线围巾。

    唐晓兰调皮的围在方文静的脖子上,方文静用镜子照了照,这条围巾围在脖子上既美观又暖和,不由得开心的笑了,背转身,偷偷的擦了擦眼泪,孩子大了,知道心疼妈了,然后把那条围巾当宝贝收了起来。

    唐晓芙知道方文静从小穷到现在,所以特别惜物,舍不得戴,就道:“这围巾便宜着呢,妈别舍不得,就放在外面戴。”

    方文静道:“每天做起事来一点都不冷,不用戴围巾的,戴着反而热。”

    大家亲亲热热坐在床上说话,方文静告诉姐妹两个,她在大队分给她家的九亩旱地上种上了油菜,等到了春天就能收获油菜籽,打菜油了。

    九亩地,不少啊,方文静一个人种该有多辛苦!

    唐晓芙姐妹心疼的埋怨她种得太多了,种两亩就好了。

    方文静笑着道:”九亩地辛苦什么?再说了,大队分了咱们家土地,咱们要是空着,只怕会被村里人骂死,说咱们不像庄户人家!并且这九亩地除了交国税,还能剩下不少菜油,把咱们吃的菜油留下来,再卖一部分,至少能卖一百多块钱呐!“

    说这话的时候,方文静两眼亮晶晶,想着以后能给女儿做油盐炒饭吃她就很高兴,以前在唐家的时候,两个女儿只有看着唐家人吃油盐炒饭的份儿。

    她真心不怕辛苦,只要能让两个女儿过上好日子,她什么苦都愿意吃!

    母女三个叽叽呱呱一直说到凌晨转钟才睡去。

    第二天早上,唐晓芙姐妹两个起来,都精心装扮了一番,换上了冷晨旭给她姐妹两个买的新衣新裤,方文静还特意要她姐妹两个换上她在家里给她们做的新棉鞋,本来这两双鞋她打算留给她们过年穿的,但现在唐晓芙带回这么多零头布,那就再重新做两双棉鞋过年,她们姐妹两个身上穿的新衣新裤,脚上穿的是双破鞋,看起来不协调。

    姐妹两个都是长头发,唐晓芙就梳了一对双麻花辫放在胸前,唐晓兰梳了一对低双马尾也垂在胸前,然后戴上帽子和围巾,姐妹两个一起去学校拿成绩单参加散学典礼。

    唐晓芙姐妹两个一进学校,立刻引起轰动,特别是男生,忽然发现她姐妹两个好漂亮,好像都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得不承认,唐晓芙姐妹两个本就是美人胚子,自从她母女三个从唐家搬出来之后,吃了一个多月的饱饭,原先廋削的过分的面颊总算丰满了一点,现在又穿着漂亮时尚的新衣新裤,头发也梳的好看,因此原本就引人注目的姐妹两个越发夺目了,两人一路走来都有调皮的男生冲着她姐妹两个吹口哨,姐妹两个都目不斜视。

    不过这个状况很快就消失了,因为简明出现在唐晓芙姐妹两个身边,那些男生谁还敢冲着她们吹口哨,那不是找打!

    银梭早就来到了学校,向班主任打听她的分数,廖老师非常失望的告诉她,这次她的成绩下滑的厉害,连班上前二十名都没有进,就连对她而言的最强科目,政治,这次都只考了个中等。

    银梭恨得咬牙切齿,当考完第二门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自己中了唐晓芙的计,那套重难点复习资料是引她上钩的诱饵,就是因为她把精力都花在那套重难点复习资料上,研究那些匪夷所思、想破脑壳的题型,结果连最基本的知识都没顾上,才导致了成绩滑铁卢。

    还有那个政治,简明故意在他的政治书上做些记号,还遮遮掩掩,让她上当,误以为他作记号的部分就是必考的知识点,结果呢,整张试卷几乎就没有考到那些所谓的考试知识点......

    银梭心里这个恨呀.......

    她正垂头丧气走出教室,看见不少同学在交头接耳,并不时的看向操场,她也好奇的看过去,这一看,她差点就吐血三升了,唐晓芙姐妹两个都一身漂亮的新衣服正往教室方向走来,而且在城里呆了几天,姐妹两个都变得洋气起来,更可气的是,简明就像个小跟班一样跟在唐晓芙身后献殷勤。

    唐建斌也在自己的教室门口看见了唐晓芙姐妹两个,他本来呆在教室里的,是听见有人说他的两个堂妹现在变得好漂亮,于是就走出来看,果然很漂亮。

    他不知是该惭愧还是该为她们高兴,离开唐家的唐晓芙姐妹两个似乎越过越好了,而他们唐家却越过越灰头土脸,一家人在村里抬不起头来,他在学校也同样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以前班上有好几个女生都对他有意思,可自从他们唐家出了诈骗老首长的丑闻之后,那些女生连看都怕看他一眼,生怕和他扯上一丝一缕的关系,好像他是洪水猛兽似的,避之唯恐不及,这令他内心很彷徨痛苦,成绩也下降了好大一截。

    想到这里,他心乱如麻,也没什么心情再看唐晓芙了,转身进了教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默默发呆。

    唐晓芙和晓兰在走廊分手之后,唐晓芙和简明挨得很近不知说了几句什么,简明笑眯眯的跑出了学校。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