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兰吐了吐舌头,把声音压得很低:“我刚才太激动了。”然后一脸不解:“那些钱都是姐姐你赚的,怎么就变成了爸爸和妈妈的共有财产?”

    唐晓芙道:“你和我都是未成年人,我赚的钱当然交给妈妈,爸爸如果在法庭上一口咬定这些钱是妈妈赚的,我们就得举证这些钱和妈妈没关系,多出许多麻烦来,当然最后保住钱的可能性很大,可也不排除阴沟里翻船,小心驶得万年船,所以在爸爸妈妈没离婚之前,我们不能让唐家的任何人知道我们有这笔巨款。”

    唐晓兰紧锁着秀眉,发愁的说道:“可我们很快就没有地方住了。”

    唐晓芙安慰她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总能想到办法的。“

    唐晓兰翻身仰面躺在床上,愁眉苦脸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道:“照姐姐这么说,我们不是永远都盖不了自己的房子?”

    “谁说的,只要妈妈和爸爸离婚我们再盖新房就可以了。”

    “可如果妈妈不愿意离呢?”

    唐晓芙愣住,变得迟疑起来:“爸爸就是个渣,妈妈为什么不愿意离?难道有受虐倾向?不过要真是这样,我就得另想对策了。”

    然后道:“哎呀,我们别东想西想,等后天回去问过妈妈再说吧,说不定妈妈也我早就想离婚了呢?”

    “嗯。”

    姐妹两个洗漱之后就都睡了。

    光阴如梭,转眼就到了第五天,今天唐晓芙打完最后一天针,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不过唐晓芙打算等晓兰上午把针打完,就带着她去逛逛,然后下午就回家,至于结帐的事唐振中会办理的,即便他忘了,医院也会打电话到他单位通知他,这事不用管。

    她还和仇阿姨约好,两天之后,她们在月亮湾码头碰头,她把做好的头花交给她。

    像职工医院这种小医院查房并不严格,有时九、十点钟才有医生来查房。

    唐晓芙也不等医生查房,早上七点就买了两碗水饺,姐妹两个吃了,然后叫来护士给晓兰把最后一天的针打上。

    最后一天的药水少,只有一瓶,唐晓芙把点滴的速度稍微调快了些,因此只四十多分钟药水就吊完了。

    姐妹两个的东西并不多,一人一套换洗的衣物和洗漱用品,用两个大网兜就装下了,再就是唐晓芙给她母女三个买的那一麻袋零头布。

    昨夜摆摊回来,唐晓芙特意给晓兰织了一顶帽子和一条围巾,今天戴上就不怕出门被冷风吹了。

    姐妹两个收拾妥当,唐晓芙提着麻袋,晓兰提着两个网兜就出发了。

    两人坐轮渡先去了武商,在武商门口碰到小红,唐晓芙就把东西先寄放在她那里,然后带着晓兰逛武商。

    晓兰还是第一次逛武商,瞪圆了眼睛新奇地看着这些琳琅满目的商品。

    唐晓芙也边走边逛,见有几节柜台围满了人,姐妹两个好奇地走了过去。

    唐晓芙的脚微顿了顿,她在人头攒动里看见了冷晨旭伟岸的背影,他身边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不过看不到她的脸,但是凭感觉唐晓芙猜那个女孩应该就是上次她看见的那个小萝莉。

    “那个是冷团长耶,姐姐,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唐晓兰也看见了冷晨旭。

    “不要,别打扰别人。”唐晓芙牵着晓兰来到那几节柜台的最尾端一看,原来是武商开设了几节黄金首饰柜台,怪不得吸引了这么多女顾客,女人最喜欢首饰了。

    许多顾客都趴在柜台上对着柜台里的那些黄金首饰指指点点,和身边的家人或者朋友讨论着哪个款式好看,买哪个比较好。

    唐晓芙也和晓兰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些黄金首饰,那些黄金首饰以戒指和耳环为主,项链很少,手链基本上看不到,至于金手镯完不存在,因为太重了,估计也没人买得起。

    唐晓芙偷眼瞥了一眼冷晨旭的方向,他身边的那个小萝莉果然是她上次看到的那个。

    他们两个真般配,她在心里默默的想,看见冷晨旭正把一条黄金鸡心项链放在那个小萝莉的脖子上试戴,便移开了目光。

    真没想到,冷晨旭的目光会那么柔情似水。

    唐晓芙低头细细地看着玻璃柜台里那些黄金首饰,居然要三十五块钱一克!原本打算给方文静买个金戒指过年的唐晓芙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在这五天里唐晓芙靠着摆摊前前后后赚了大约将近一千块钱左右,买一个五克左右的金戒指也买个起,可买黄金饰品,佩戴是一方面,保值也是一方面,这种不合理的虚高价格不存在保值一说。

    一克金子要一个有十年左右工龄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五个月不吃不喝才能买一个五克左右的金戒指,这个价格实在太离谱。

    在前世,一个五克左右的金戒指只需一个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的试用工资的一半,也就一千多块钱而已。

    这种奢侈品不是她这等刚赚到一点钱的小民能够消费得起的,她身上的钱还有大用处。

    唐晓芙带着晓兰离开黄金柜台的时候,好奇心驱使她瞟了一眼冷晨旭和那个小萝莉,见那条金项链已经戴在了小萝莉的脖子上再没取下来,而冷晨旭正打开钱包在付款。

    那条金项链连坠子目测应该有二十克左右吧,少说也得七百块钱,冷团长可真舍得。

    土豪的世界不是她们这等在底层社会挣扎着想过上好日子的平头百姓所能理解的。

    唐晓芙想给自己和小兰以及方文静一人买两身秋衣,她们里面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而且手工制作的衬衣衬裤穿在身上并不舒服,既然现在手上有钱了,唐晓芙当然希望穿得舒适一些,本来赚钱就是为人服务的,不然赚钱干嘛,当个守财奴?

    可是一看武商卖的秋衣不便宜,一套一般都是十八元左右,好的要二十多块钱一套,唐晓芙就舍不得了,决定去汉正街批发市场看看,不知道六套衣服人家批不批给她。

    于是姐妹两个出了武商,从小红那里拿过她们的东西准备去汉正街批发市场看看。

    小红因为感激唐晓芙给她指了一条靠卖卤鸡蛋赚钱的路,所以硬塞给了她四个热气腾腾的卤鸡蛋。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