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就把那些零碎布和扎头发的橡皮筋都交给仇阿姨,第二天一大早那个阿姨就做好了一百朵,做工不错,唐晓芙当场就给了她十块钱。

    仇阿姨喜不自胜,问唐晓芙还做不做。

    唐晓芙不把话说死:“等我把货交过去,人家还要的话我再来找你做。”

    仇阿姨就道:“我这里剩下的布头不多了,橡皮筋还有一些,要是还要做的话,就得加些布头。”

    唐晓芙想着反正要去破布街进毛线,那就顺道带一块钱的零碎布回来。

    晚上唐晓芙摆摊的时候把那些头花带去卖,不论什么款式统一价一块钱一朵,这样便于收钱。

    那一百朵头花一摆在摊子上就引起了抢购潮,布艺头花,特别是蝴蝶结比塑料头花要好看的多,而且价格也便宜,才一块钱一朵,而那些塑胶头花至少得一块五毛钱一朵,便宜五毛钱呢!

    一百朵头花一个小时不到就卖完了,有好多没买到的女孩子眼巴巴的问明天有没有货。

    明天才能把今天进的零碎布交给那个阿姨,那仇阿姨最快后天才能交货,所以明天不可能有货,正好可以吊吊这些顾客的胃口,唐晓芙发愁道:“这些货物美价廉,很难得抢到,我不敢保证。”

    那些女孩叮嘱唐晓芙无论如何也要进到货,然后买了些别的东西走了。

    唐晓芙内心激动不已,那些头发成本加起来总共不超过二十块钱,却卖了一百块钱,净赚了八十块钱!简直是暴利!那自己不如多设计些款式,专门卖头花和毛线围巾,这样每天赚得还多些。

    自从唐晓芙在集家嘴摆摊之后,每天下午五点钟简明准时在她每天摆摊的地方等着她,陪着她摆摊,今天也不例外,也一直陪着她卖到晚上八点才收摊,然后送她到轮渡检票口,看着她走下跳板,直到看不见才回去。

    每次在船上,唐晓芙就把每晚摆摊所得的钱都贴身藏紧,然后等下了船,就一口气跑回医院。

    幸亏医院的路不偏僻,路上比较安。

    每天晚上,唐晓兰非要等到姐姐回来才肯睡去。

    第二天,唐晓芙进了不少缎面的零碎布和许多毛线回来,并且还带回几副织毛线的针回来,然后一口气又根据前世头花的样子设计了十几种款式,并做出样品来。

    这次她把那几十斤零碎布连同做出的样品都交给仇阿姨,让她最好明天下午能交三百朵的货,不过蝴蝶结款式的多做些,因为蝴蝶结最受欢迎。

    仇阿姨喜滋滋地答应了,活儿越多,表示赚的就越多,她有两个女儿,都能帮着她做头花,三百朵肯定做的出来。

    唐晓芙就让晓兰织围巾,她织毛线帽,她会织好几种漂亮的毛线帽。

    织围巾要半斤毛线,可织帽子只要三四两毛线,成本更低,只是帽子必须用毛衣针织,晓兰做不了,所以晓芙才让她织围巾。

    仇阿姨按时交货,唐晓芙仍是仔细地把那些头花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因为量大而做工粗糙,心里很满意,也就爽快地付了三十块钱。

    仇阿姨心花怒放,这才短短几天,自己就从唐晓芙那里赚到四十块了,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唐晓芙问仇阿姨,放在她那里做头花的材料还多吗。

    “多!我看呐,至少还能做五六百朵头花。”

    “那好,过两天我再送做头花的材料给你,以后你每天做三百朵头花给我。”

    “好!”仇阿姨高兴地见牙不见眼,这就意味着她每天都有三十块钱的收入。

    晚上唐晓芙把那三百朵头花和毛线帽子、围巾拿去卖,虽然就只三个品种,可照样引起了疯狂的抢购潮,因为她卖的这些在市面上都没有卖的。

    女孩子不论是平时还是过年,头上需要一朵漂亮的头花画龙点晴,至于那些毛线帽子、围巾既保暖又时尚,更是让女孩子们喜欢!

    一直卖到八点半,所有的头花和帽子、围巾都卖完了,唐晓芙收拾了摊子,就匆匆往医院赶。

    今天多卖了半个小时,晓兰在医院里不知等的有多心焦!

    果然如唐晓芙所料,晓兰见到点了姐姐还没回来,心似油煎,跑到医院门口去张望。

    唐晓芙老远就看见了她单薄的身影,叫了声:“小兰!”向她跑去。

    晓兰这时也看见她了,带着哭腔叫了声:“姐姐!”跑着迎了上去,抱住晓芙痛哭,“姐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吓死我了,我以为姐姐在路上出事了。”

    “我想把货卖完嘛,所以回来晚了。”唐晓芙拍了拍晓兰的背,又替她擦了擦眼泪,姐妹两一起往医院走去。

    “你那些头花都卖完了呀。”晓兰问道。

    “嗯!”唐晓芙愉快的答道。

    “那今晚姐姐至少赚了两百四十块!比平时多赚了一倍多!”一想到从五点摆摊,卖到八点多,短短几个小时就赚了这么多,唐晓兰就觉得像做梦。

    姐妹两个说着话就到了病房,和每天晚上回来一样,第一件事就是把病房门关严,坐在床上数钱。

    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居然净赚了三百块钱,姐妹两个高兴的抱在一起欢叫,过了好久才分开。

    唐晓兰趴在床上,双手支着下巴,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唐晓芙手里的一摞花花绿绿里的钞票道:“不知道姐姐前前后后赚的这些钱够不够盖房子的。”

    唐晓芙前世听过妈妈说起八零年代的房价很便宜,几百块钱就能在乡下盖幢很大很气派的砖瓦房,于是道:“盖幢气派的砖瓦房都没有问题,可是,我们不能急着盖房子。”

    “啊!”唐晓兰满脸都是失望:“大队的房子很快就要到期了,那以后咱们住哪里?”

    “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盖了房子,这房子就是我们一家人共有的,爸爸要是把我们都赶出来,让他们唐家的人住进去呢?”

    “我们就要和他闹!”唐晓兰气势汹汹红的说,好像唐振中现在就在眼前,而且已经这么做了。

    “闹的结果最终是,爸爸和妈妈离婚,可是婚内财产夫妻平分,我们辛辛苦苦赚钱盖的房子就得分一半给爸爸。”唐晓芙表情凝重的看着唐晓兰,“你愿意吗?”

    “不愿意!”唐晓兰大声道。

    唐晓芙连忙把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现在可是在医院里,别那么大声。”她小声提醒道。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