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松了口气,这个年代即使家庭条件不错,可是什么都凭票计划供应,简明这么大手大脚的乱花,他父母肯定会对自己有微词,说不定以为自己是那种贪便宜的女孩子,唆使简明这么做的,她能凭着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为什么要别人背后那么瞧不起她!

    洗完碗,唐晓芙看了一眼护士办公室的挂钟,已经五点半了,她决定去摆摊,正好可以和简明同行,一个摆摊,一个回家。

    可到了集家嘴码头简明就改变了主意,白天热闹非凡的码头现在冷冷清清,连个卖小吃的摊子都没有,更别说白天一个挨一个的小商品摊子了,肯定是白天都赚饱了,那些小摊贩不屑做晚上的生意,当然,还有种情况是,没人想到晚上摆摊,以为晚上没生意,还被冷风吹。

    简明打量着四周,说道:“你看,这里行人不多,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摆摊我不放心,我陪着你好了。”

    唐晓芙心中也有些害怕,虽说这个年代治安很好,可是还是有坏人的,于是点头答应了。

    她拿了几张从护士办公室要来的大报纸摊在地上开始摆摊,风太大,几次都把报纸差点吹走,简明捡了几块砖头分别压住报纸的几个角,风这才吹不动了,唐晓芙就把没有卖完的发卡、戒指、还有剩下的几条纱巾都摆了上去,纱巾因为怕吹走,就把一角都系在一起,用块石头压着。

    刚摆好,一班轮渡靠岸了,刹时整条街上人山人海,许多人是下班回家,下了轮渡虽然脚步匆匆,可是看见唐晓芙的摊位还是有一些女孩子停下了脚步,先站着低头看,唐晓芙热情的招呼:“喜欢什么都可以试的,我这里有镜子。”说着指了指一摞准备待售的小圆镜子。

    其中一个女孩子指着一个大红色的塑胶蝴蝶发卡问:“这个多少钱?”

    “一块二毛钱。”唐晓芙答道,并且拿起那个女孩子指的发卡递到她手上,那个女孩一听价格立刻动心了,她几乎每天都要从这条街路过,知道这样的发卡是卖一块五一个,现在便宜三毛钱!可是还是忍不住质疑道:“你东西这么便宜,质量好吗?”

    唐晓芙笑了:“不要认为别人卖的贵东西就好,还不是一个地方进的货,哪还有两个地方进货不成?只是有人赚得老,有人赚的少。”(赚得老是武汉方言,意思是赚得太多了,暴利。)

    那个女孩一想也是,也就没有纠结价格了,在头上试戴,然后照了照镜子,觉得很满意,也没取下来,付钱走人。

    生意只要开了个好头,之后就好做了,所以人们才会常说万事开头难,唐晓芙的东西物美价廉,也就一个小时不到,所有的东西都卖得精光溜光,特别是她和晓兰织的围巾,唐晓芙开价三块钱,十条围巾居然供不应求,一条围巾成本一块钱不到,卖三块利润很大。

    光十条围巾就净赚了二十块钱,再加上别的商品,唐晓芙在心里粗略的算了算,应该一共净赚五十多块,也就是前前后后这批货共赚了一百多块,并且还剩下那些零头呢子布和零碎布还有没织完的毛线。

    唐晓芙把摊子一收,就搭乘轮渡回医院了,唐晓兰一边织着围巾一边不安的不时的伸头往病房外面看看。

    唐晓芙回来,见病房门打得大大的,连忙关上,对晓兰道:“这里本来就没有暖气,你还把门开的那么大,屋里就更冷了。”

    晓兰也不辩解,只要看见姐姐平安回来,她就很开心了:“姐姐,生意怎么样?”

    病房里的病人都回家了,只剩下她姐妹两个,所以唐晓芙说话也就无所顾忌,她一脸喜气洋洋道:“卖完了。”

    姐妹两个把钱数了一遍,除开本钱,一共赚了一百二十九块钱!

    晓兰惊喜道:“真多!”

    唐晓芙点头:“不比卖卤鸡蛋赚的少,要是能做些头花卖就更好了。”

    做头花看似容易,可是没有缝纫机又没有熨斗就没有那么好做了,唐晓芙决定明天试着联系一家缝纫店看接不接活儿。

    姐妹两个把剩下的毛线织成围巾就睡下了,幸亏这个医院管理很松,不然唐晓芙晚上还没地方睡觉,就算现在唐振中让她回去住她都不会回去,要是回去住,岂不是让他知道自己的发财路了,说不定还会千方百计的打她钱的主意!

    因为没买被子,所以唐晓芙这一夜又是和晓兰挤着睡的。

    姐妹两个都瘦,挤着睡也不是很难受,唐晓芙就不打算买被子了,再说买被子什么的要棉花票、布票,她什么票都没有,怎么买!

    第二天吃过早饭唐晓芙就又兴冲冲的去汉正街打货去了,这次熟门熟路,所以很快就打好货回来了,同病房的病人家属又都好奇地围了过来,见没什么新鲜商品便都没有买,唐晓芙也不在乎,只要晚上生意好就行了。

    唐晓芙把今天刚买回来的零头毛线交给晓兰,让她织围巾,自己拿着扎头发的橡皮筋和那些零碎布去找缝纫店做头花,可是一连找了很多家,没人肯接活儿,现在快过年了,每家缝纫店的生意都火爆,谁看得上她这种零碎生意!

    唐晓芙垂头丧气的回到了病房里,怀着一线希望,问同病房的病人家属,谁能给她介绍一个裁缝帮忙加工头花。

    其中一个病人家属问道:“怎么一个加工法?”

    唐晓芙道:“就是我做几个样品出来,按照我的样品把这些零碎布做成头花,然后安在橡皮筋上,用熨斗熨平就行了,所有的原料我提供,只需做成头花就可以了,每做成一朵我给一毛钱的加工费。”

    那个病人家属道:“我虽然不是缝纫师傅,可是会缝纫活儿,你把头花样子做出来我看,要是我能做,我就把这活儿接下来,你看可不可以。”

    唐晓芙激动的点头:“当然可以!不过现在已经到中午了,等吃过饭我就做样品。”

    吃过午饭,唐晓芙买了针线,一口气做了十个既简单又好看的样品给那个阿姨看。

    那个阿姨姓仇,仇阿姨仔细地看过样品之后,对唐晓芙说:“这个不难,我做得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