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冲锋陷阵血拼,唐晓芙终于买到心仪的几块呢子布料和灯芯绒布料,可以给自己和妹妹妈妈一人做一身衣服,总共才花了五块钱。

    在挑选布料的时候,唐晓芙顺便向卖零头布的老板打听谁家现在有夏天的布料卖,最好是那种很零碎的布料。

    卖给她布料的是个长得很结实的大婶,听了唐晓芙的话说道:“我家就有,你要多少,”

    唐晓芙问:“你多少起步卖?”

    那个大婶道:“那种布是论斤卖的,一斤一毛钱。”

    “那给我来十斤,不要花色重复的,也就是每块花色必须不一样,而且要颜色艳丽的,最好是化纤绸缎的。”

    这种布条一样的布料,这些摊贩从服装厂进货的时候都是随便拿不要钱的,只要你来的时候正好有,现在十斤能够赚上一块,那个大婶还是蛮高兴的,叫帮着自己一起做买卖的儿子跑回去按唐晓芙的要求拿十斤布条过来。

    那个大婶的儿子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很机灵,他妈妈一叫他动,他就立刻飞也似的跑回了家,拿了一大袋的布条过来,都是色彩绚烂的化纤绸缎。

    唐晓芙表示很满意,付了钱,看见有的摊位还有零散的毛线卖,这些毛线也是厂家剩余的,一种颜色最少的只有一两,多的也不超过半斤,这种毛线论斤卖,化纤的一斤一块五,含羊毛的根据羊毛的含量三块到五块不等,买的人很多。

    毛线比零头布相对于家庭主妇更实惠,会做衣服的人不多,可是会打毛线的女人满大街都是,像这种寒冷的天气,不论走到哪里都能看见有女人三五成群坐在太阳底下,一边织着毛线一边交流着花样子,怎样织才好看。

    唐晓芙拣色彩鲜艳的化纤毛线买了二十斤,东西太多,虽然老板们都给了她袋子装,可是这么多唐晓芙提着很费劲,到后来完是拖。

    好不容易走出了破布街,唐晓芙也精疲力尽了,她一屁股坐在装有毛线的那个蛇皮袋子上打算休息一会儿再走,这时,一辆吉普车吱的一声停在她跟前,唐晓芙抬头,看见冷晨旭从车子里探出头来,问她:“要上哪里去,我送你。”

    唐晓芙大喜:“你把我送到集家嘴码头就行了。”

    冷晨旭道:“现在是中午,我有时间可以把你送回家,然后再回部队。”

    唐晓芙弯着双眼摆手:“不用了,送到集家嘴码头就行了,等我到了对岸走不了多远就到目的地了。”

    冷晨旭没再多说什么,和她一起把东西都搬上了吉普车。

    破布街离集家嘴码头有点远,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才到。

    冷晨旭从车上下来,和唐晓芙一起把四蛇皮袋的东西都搬下来,唐晓芙肩上扛两包,手上提两包,艰难转头,笑着对冷晨旭说了声谢谢,就困难的向码头走去。

    冷晨旭盯着她瘦削的背影看了大约五六秒钟,忽然快步追上她,把她肩上的两个蛇皮袋子扛在自己肩上,又不由分说,把她手上的那两个蛇皮袋子也夺了过来,自己拿着。

    过剪票口时,唐晓芙要买两张船票,冷晨旭道:“我是现役军人,不用买票。并且示意要她把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拿出军官证。

    唐晓芙把爪子伸进去,啊~他身上真暖和!肌肉也很结实!手感不错噢!

    她拿出冷晨旭的军官证好奇的瞄了一眼,真没想到,这家伙连证件照都帅的冒泡。

    冷晨旭一直把唐晓芙送上轮渡这才离开。

    唐晓芙拖着四个蛇皮袋子回到唐晓兰的病房时,都下午一点多了,晓兰正安安静静的在看书。

    “都考完了还用功?休息一会吧。”唐晓芙说道,把四个蛇皮袋子放在小兰的床边,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问道:“你中午吃过了吗?都买了什么吃?”

    晓兰还没回答,同病房的老太太就替答道:“你妹妹呀,可真节约,就只买了两个馒头吃了,我叫她买点好菜她都舍不得。”

    唐晓兰解释:“我就是喜欢吃馒头!”

    “再喜欢吃馒头也得顾着自己的身体,你把我进的货看好,我去买两份饺子回来。”唐晓芙说着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就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香菜饺子来,姐妹两个香喷喷的把·饺子吃了,唐晓芙又去把碗还了再才回来,准备清理一下她进的那些货,定好价,下午吃过午饭就去集家嘴码头卖。

    之所以不选在白天,是因为白天摊位太多,她根本就插不进去,再加上她怕那些小摊贩欺生,别生意没做成尽跟人吵架了,因此才决定晚上去的,这么冷的天,晚上摆摊的人一定少。

    唐晓兰好奇的在一旁伸长脖子看她都进了些什么货回来。

    唐晓芙把那些货一样一样拿出来放在唐晓兰的床上,品种不少,晓兰看的眼花缭乱,一会儿试试宝石戒指,一会儿拿起一条纱巾系在脖子上问唐晓芙好不好看,忙得不亦乐乎。

    唐晓芙就笑着说好看:“我进了三十条,你拿一条戴吧。”

    “不了,姐姐都留着卖,等有剩的再给我一条。”晓兰懂事的说,从脖子上取下那条纱巾,和其他的纱巾放在一起。

    同病房的两个病人听唐晓芙姐妹两个的对话知道这些都是晓芙进回来卖的,于是都走过来,站在唐晓兰的床边,翻看着那些货物。

    “你这纱巾多少钱一条啊。”四号病床的大婶把几条纱巾拿在手里对比。

    “进价一块二,都是同一个病房的,大婶想买就一块五一条好了。”这种纱巾进价六毛钱,零售价一般两块不还价,但是遇到一口气买好几条的,会一条优惠两角钱,唐晓芙昨天下午在集家嘴码头的那些摊子前不是白转悠的,每种商品卖什么价,她心里都大概有谱。

    四号床的大婶面露喜色,这种纱巾他她早就打听价格了的,商场里卖二块五,小摊贩手上也要两块钱,一块五,真的很便宜:“那我买几条。”

    大婶有两个女儿,买了一条粉红的,又买了一条黄色的,本来买了两条就够了,可是想着这纱巾比别的地方便宜五毛钱,那个年代便宜五毛钱都可以买半斤肉了,于是咬咬牙,给自己买了一条咖啡色的,不过那时的人喝咖啡的很少,所以习惯把咖啡色叫成酱色,一共四块五。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