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没有半点因为贫穷而自卑,大大方方地承认,她就是买不起来干逛的,反而让人没办法嘲笑她,更没办法轻视她,至于把她当小偷的同伙看,没有之前那么肯定了。

    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谁没穷过,很多人也因为穷被人嘲笑过,唐晓芙的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很多人都替她说话。

    “这姑娘一看就是从乡下来城里玩的,不会是小偷的同伙,咱们别因为她是乡下孩子就戴着有色眼光看她。”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就是!再说了,小偷都跑了,她要是小偷的同伙,不跑站在这里等人抓呀。”有个十七八岁的学生模样的女孩也帮腔道。

    唐晓芙不想再在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浪费时间,便向码头走去,乘轮渡回家。

    下了轮渡就是月亮湾码头,同样都是码头,集家嘴那里就繁荣昌盛,而月亮湾这一头则冷冷清清,就连卖小吃的摊位都不多,一江之隔,一个汉口一个武昌差别就这么大。

    月亮湾这头有很多铁路系统、电力系统和国棉系统等大型国营单位,按说购买力要比汉口那边强得多,只是这些大型国营单位一般会发工作服,并且要求穿工作服上班,买一堆好看的衣服只为为数不多的节假日穿,对这些天天跟机器和设备打交道的人来说,不可能做这么不理智的事情,因此购买力大打折扣。

    而汉口那边自古以商为主,生活态度有点像以前的上海人,关起门来哪怕吃泡饭和腌菜,出门也要打扮得光鲜照人,所以那边的人舍得消费,买卖就好做。

    唐晓芙心想,反正有轮渡,反正也就是一江之隔,自己可以也在集家嘴码头摆个摊,服装自己肯定本钱不够,因为那个年代的服装都很贵,那就只能做饰品生意。

    唐晓芙前世摆过几天地摊,知道饰品生意本小利大,很适合她这种没有什么积蓄的人做。

    回到唐振中的住所,已是下午五点半了,唐晓芙掏出钥匙打门,门竟然被人从里面反锁了,打不开了。

    唐晓芙捶门大叫:“为什么把门反锁?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门开了,出来的是吴春燕,她的嘴巴一动一动的在嚼着一块五花肉,嘴角是油,唐晓芙嫌恶地把视线从她的嘴角移开。

    吴春燕一见唐晓芙劈头盖脸就痛骂:“你这个不要脸的下作东西,下那么大力气捶门,你是要把老娘的门捶烂你才开心呀!你这个烂了下水的贱货,你咋不出门被车撞死哩!”

    在走廊做饭的那些邻居们虽然都没有开口说话,但都竖着耳朵在听吴春燕骂些什么,见她居然咒自己的孙女死,她们看向吴春燕的眼神就变得很古怪。

    唐晓芙微微垫了垫脚,往屋里看了一眼,客厅的饭桌上一片狼藉,几个盘子里的菜都吃得差不多了,一眼望过去有卤猪头肉、红烧五花肉还有红烧排骨和韭菜炒鸡蛋以及一条吃得只剩鱼刺的红烧鱼,建武坐在饭桌边面目狰狞的啃着一大块红烧排骨,那吃相非常贪婪,唐振中悠闲的坐在旁边讥讽地看着唐晓芙。

    唐晓芙冷笑几声:“奶奶,你们做了好吃的不想给我吃,所以故意把我关在外面,但也不至于这样腊月间的咒我死吧!一把年纪了,做人要积点德!”

    “你说谁没积德!”吴春燕气得举起巴掌就想打唐晓芙。

    唐晓芙窜到门里,径直往房间走去,吴春燕一掌落空打在墙上,手都差点打断了,痛死她了。

    她见许多邻居都探头探脑的往她这里看,把大门砰的一声关上,扭身就追唐晓芙,还在怒气冲冲的质问:“你这个贱人,在说谁没积德!”说着,抄起扫帚就想打唐晓芙,但是被唐振中给拦了下来,他压低声音道:“妈!别动手!免得晓芙大喊大叫叫邻居听到了,对我影响不好。”

    吴春燕这才恨恨的把扫帚给扔了。

    唐晓芙把自己的毛巾牙刷牙膏以及换洗衣服用个袋子一装,往大门外走去,把门打开,哗的一声就把手里的袋子给扔了出去,袋子没有封口,里面的东西在走廊里撒了一地,那些正在做饭的家庭主妇都吓了一大跳,停了下来,惊讶得看了过来。

    唐晓芙委屈的痛哭:“明明是奶奶和爸爸你们自己诈骗冷老首长一家,被冷老首长识破,把你们都告到派出所关押了一阵子,这不是奶奶你们不积德又是什么,奶奶咎由自取为什么要怪罪在我头上,还不许我在这儿住,把我的东西扔了!”说着,蹲下身去哭哭啼啼的去捡她的东西。

    “你这贱人,你别冤枉老娘!老娘什么时候扔过你的东西?明明是你自己扔的!”吴春燕六月飞雪一手指着唐晓芙恶狠狠道。

    唐晓芙见众人都盯着她们看,哭着道:“我没有一句话瞎说,你们躲家里吃好吃的这是事实,你敢把门推开让邻居们看看吗?”

    吴春燕当然不敢!

    “你们你家大小合伙诈骗冷首长,这也是事实,只要上咱们家乡打听一下,就能确定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

    吴春燕脸色一白。

    “你连诈骗老首长的事你都做得出来,扔我东西算什么呀!”

    唐晓芙收拾好东西,擦了一把眼泪就要离开,被几个热心快肠的大婶给拉住:“好孩子,这天都黑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我们劝劝你爸爸,让你住在这里。”

    唐晓芙酝酿了一下情绪,眼泪就急剧而下:“谢谢各位好心的阿姨,但你们这样做不是帮我,而是害我!我奶奶为什么要带着我二堂哥来,就是来赶我走的,如果你们硬要把我塞到我爸爸家里,晚上我二堂哥肯定会痛扁我,一直打到我受不了,自动离开,与其挨一顿打,我还不如就这么走。”

    唐晓芙挣脱掉众人离开了。

    那些个家庭主妇就站在走廊上低声议论着:“我看唐主任的女儿八成说的是真的,如果她说的是假话,怎么唐主任在家里不出来辟谣?”

    “有道理!”

    “真看不出来,唐主任每天见人一张笑脸,对自己的妻儿心狠手辣,还诈骗老首长,这人品也是没谁了!”

    “所以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家唐主任说不定就是一只笑面虎!”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