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对小红道:“这里本来有个统一卖价,你们卖价降低,不是扰乱了市场吗,人家当然不干了。”

    “她们有本事也降价呀!”小红蛮不讲理道。

    唐晓芙闭嘴。

    小红她们的鸡蛋是直接从家家户户收购的,没有中间环节,而对方却是在黑市上买的,再怎么降低也不可能拼得过小红她们。

    唐晓芙无意当裁判评论谁对谁错,大家都生存不易,而每个人又都想过上好日子而已,所以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自己得重新寻找商机。

    于是唐晓芙和小红告辞。

    小红塞了她几个卤鸡蛋:“自从你不上我那儿进鸡蛋,那些破损的鸡蛋我都给了房东,真不想给他,吃了我不少鸡蛋,房租也没说少收一分!你有时间过去把那些破鸡蛋都拿去!”

    “再说吧。”唐晓芙揣着那几个卤鸡蛋离开,往集家嘴码头走,准备乘轮渡回家。

    八十年代,从武昌到汉口,坐公交只能走大桥,那时还没二桥、三桥四五桥,再要么乘轮渡回家。

    唐振中的单位在月亮湾码头附近,唐晓芙从集家嘴乘轮渡,到了对岸就是月亮湾码头,再走个十几分钟就到了唐振中家,而过大桥还要从黄鹤楼绕一个巨无霸的大圈,换乘好几趟才能到达唐振中的家附近,唐晓芙当然不会舍近求远。

    她一面慢慢地走着,一面留意大街上的小摊贩,基本上以小吃为主。

    炸臭干的、卖烧饼的、卖糖葫芦的、卖麦芽糖的……这些她都做不了,所有小吃类只有卤鸡蛋不要技术含量。

    不过她会做烧烤,会煮麻辣烫、而且也会炸臭干子……可是这些都需要帮手和场地,她一个人干不了。

    唐晓芙花三毛钱买了一份臭干子,那个年代没有方便碗,五块很大的臭干子用一根长长的竹签串着,臭干子上抹了一层红红的辣椒酱,吃起来又辣又臭,可真好吃!比她前世吃的湖南正宗臭干子要好吃多了,人家这是正宗自然臭好的干子炸的,哪像前世是在干子上面刷了一层黑漆漆的东西就散发出类似臭干子的味道,再油炸的,根本就不地道。

    臭干子吃完了,唐晓芙也到了集家嘴码头,在轮渡的出入口两侧都有很多摊贩,唐晓芙之前来武商乘轮渡在这儿下时就看到了,不过那时一心想着能不能继续卖卤鸡蛋就没怎么留意,现在当然要好好逛逛了。

    她一家摊子一家摊子挨个儿逛着,有卖衣服,卖假首饰,卖头花,卖气球,还有卖玩具的,有种叫做滴咚的玩具,唐晓芙从来没见过,就是一种特别薄的玻璃做成的玩具,像口哨一样拿着吹,然后吹进去的气体会在玻璃里面发生共振,产生一种特殊的声音,可是这种玻璃做的玩具吹吹就很容易破,唐晓芙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这玩具也太危险了。

    仔细观察了一下,唐晓芙发现不论哪个时代女人的钱和小孩的钱最好赚,因为凡是卖女人和小孩的摊位前都挤满了人,选购各种自己喜欢的商品。

    唐晓芙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正看的入神,忽然有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带着哭音大声喊道:“我的钱包被人偷了!”

    顿时买东西的人都骚乱起来,都向那个倒霉的妇女看去,只见她身上背的黑色人造革皮包上面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划痕,划破的地方就像一张嘴在嘲笑着世人。

    人们围着那个妇女打听都偷走了什么,那个妇女淌眼抹泪哭诉道:’今天特意带了三十块钱,想给自己和孩子一人买一件过年穿的新衣服,可是还没买呢,钱就被偷走了。

    善良人们一边安慰着那个伤心的妇女,一边无事于补的分析小偷是怎么把钱偷走的,又事后诸葛亮告诉那个哭泣的妇女该怎么防偷,最后又分析起刚才在这里的人谁像小偷。

    这一分析,哦豁!不得了了,凡是刚才来过这里,但已经离开了的人都像贼,有的人说的煞有其事,那些人怎样鬼鬼祟祟,怎样贼头贼脑,然后懊悔,当时自己要是提醒一下就好了,这个妇女就不会蒙受损失。

    唐晓芙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听着。

    一个大婶忽然很不善的盯着她,怒问:“人家被偷了,你高兴个什么劲?”

    “我哪有高兴!”无缘无故地被人指责,唐晓芙很不爽。

    “你不是幸灾乐祸怎么一直站在一旁看?”

    唐晓芙被气笑了,指了一圈周围的人:“这么多人围观,别人都是幸灾乐祸?大婶,我们素不相识,我怎么就招你惹你了?非要扣个屎盆子在我头上?”

    那个大婶无言以对,因此打算算了,可是有人却不肯放过唐晓芙,出了这么一件大事,总得弄些后续吧,不然就这么结束了,好像很遗憾。

    一个烫着卷发,穿着一件大红棉袄,自我充满优越感的二十几岁的已婚妇女指着唐晓芙道:“人家围观纯粹是看热闹,你就不同了,我看见你一直在这些摊子前晃悠,你八成是小偷的同伙!”

    唐晓芙虽然穿着一身方文静给她做的新衣服,可样式土气,再加上一对放在胸前的大麻花辩,即便长得好看,也难掩她是个乡下女孩的本质,所以辩识度高,经那个已婚妇女一提醒,许多人都对她有印象,这丫头确实从早上到现在就一直在这里晃来晃去,还真像是在给行窃之人把风,因此都用质疑的眼神看着她。

    唐晓芙的脸刹时就沉了下来,两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样子很随意,眼神很犀利地看向已婚女:“我在这些摊子跟前转悠我就是小偷的同伙,你还不是在这里转了半天,还东摸摸、西摸摸,挤在人堆里,那你也是小偷?”

    那个已婚妇女气得脸通红,怒吼道:“我虽然在这里逛了很久,可我是买东西!”说着把手里买的一件衣服和满手的红绿宝石假戒指展示给身边的人看,然后趾高气扬地盯着唐晓芙。

    唐晓芙挑眉,声音平淡道:“我乡下人,穷,买不起,挂眼科,还怕你们城里人嫌弃,所以站在外围踮着脚往里看,这样都躺枪,我心里的委屈向谁说。”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