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唐晓芙姐妹两个在家休息了一会儿就去学校考试去了,下午考完数学才四点钟,唐晓芙带着晓兰去部队医务室打针。

    银梭也无精打采地往校门走去,见唐晓芙姐妹两个不走回家的路,而是往另一条路走去,很是好奇,便偷偷地跟在她俩身后。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银梭鬼鬼祟祟的举动被简明看到了,他对着身边的一个小弟耳语了几句。

    那个小弟猛点头,跑掉,简明向另一条路疾步走去。

    银梭正小心翼翼地跟踪,忽见唐晓芙姐妹两个往一个草垛子背后一闪就不见了。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脚下却被什么绊了一下,往前一摔,却脸朝下栽到了一团牛粪上,吃了一嘴粪,恶心得她当场就吐了。

    不远处,简明站在唐晓芙姐妹身边,三人都鄙夷地看着银梭。

    “这朵奇葩,每天不挖空心思害人都不能活了!”唐晓芙冷冷地收回视线带着晓兰走了。

    刚才那个小弟又带着一个小弟回来,其中一个小弟边跑边把手里的绳索挽成圈。

    之前那个小弟向简明邀功:“老大,我们行动快吧,眨眼就把那个贱人收拾了一趟!”

    “干得漂亮,走!咱们去吃顿好的!”简明非常义气地和两个小弟去找饭馆了,吐过之后的银梭去水塘边洗脸。

    唐晓芙姐妹两个并没有走远,看见这一幕,唐晓芙脸色一冷,就想过去,一脚把银梭踢水里淹死算了,被晓兰看出端倪,死活给拖走了:“姐!你淹死她不打紧,可把自己赔进去就不划算了,咱们得智取!”

    唐晓芙这时也克制住了冲动,点头道:“你说的对,我们智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就不相信我收拾不了这朵白莲花!”

    姐妹两个继续向部队的医务室走去。

    “姐,下午考完试我交了卷就出来了,路过银梭她们的考场时,看到银梭在和监考老师拉扯着试卷,哀求说她有一道题才想到什么做,让她做了那道题再交卷,也就一两分钟的事。”军医给晓兰挂好点滴就出去了,晓兰这时才对晓芙说道。

    “监考老师答应她没?”唐晓芙随口问道。

    晓兰嗤道:“监考老师怎么可能答应她!要是开了这个头,只怕整个考场都要炸锅了,人人都要再拖延两分钟,这卷子还没法收了!所以监考老师铁青着脸把银梭的卷子收了。”

    唐晓芙笑了起来:“照你这么说,银梭这次数学也考砸了。”

    “肯定了的!”唐晓兰冲着姐姐一笑。

    三天考试很快就结束了,银梭和金波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阴沉,简明和唐晓芙都看在眼里,乐在心上,知道他们两个上了当,把那套复习资料当葵花宝典专研,结果适得其反。

    考完最后一门,所有同学都回到了本班教室,班主任廖老师交代了什么时候来学校拿成绩单,顺便发寒假作业和参加散学典礼等事项,并且还特意强调,在散学典礼上会颁发奖学金,交代完这些之后,除了值日生,所有同学都可以离开了。

    第二天,唐晓芙姐妹两个只身去省城继续给唐晓兰治病,这次方文静就不跟着去了。

    眼看快过年了,唐晓芙给了方文静七十块钱打年货,方文静就留在家里预备年货,现在考试结束了,而且唐晓兰也快好了,所以只须唐晓芙一人照顾她就可以了。

    这三天里,方文静紧赶慢赶,把元旦为她姐妹两个扯的布料做成了衣服让她们带去换洗,城里不比乡下,穿的太破烂了别人看不起,方文静不想让自己的两个女儿低人一等。

    方文静虽然不去城里,可还是跟着姐妹两个来到镇上的长途汽车站,她非要亲眼看着她们姐妹两个上车,她才放心。

    方文静正在絮絮叨叨的叮嘱晓芙姐妹两个在路上要小心、注意安之类的话,简明跑了过来,跟方文静母女三个说,他今天也要返程,回到他自己的家里去。

    方文静很高兴简明和自己的两个女儿结伴一起去城里,再怎么说,简明是个男孩子,又机灵,有他在两个女儿身边,两个女儿会安得多。

    方文静亲眼看着三个孩子上了长途车,车子开出老远,都不见踪影了她才转身去买排骨和瘦肉腌腊肉。

    简明是个很会活跃气氛的人,有他在身边谁都不会寂寞,而且时间也好打发,在他的呱噪声中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省城。

    简明一直把姐妹俩送到医院,又执意请她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才走了。

    当天下午,唐晓芙就去了一趟武商,考虑着要不要重操旧业卖卤鸡蛋,却见只个把星期没来,武商跟前已经站满卖茶叶蛋、卤鸡蛋的小摊贩,许多面孔唐晓芙都有几分面熟,有不少以前和小红一起卖生鸡蛋的女孩子也改行卖卤鸡蛋了。

    这么多人卖应该已经饱和了,自己再插进去卖也没之前好赚钱了。

    唐晓芙放弃了卖卤鸡蛋的打算,调头离开,却听背后一阵吵骂声。

    唐晓芙回头,小红一帮人和另一帮人打了起来,双方互掀摊子,鸡蛋滚得满地都是,有行人就趁乱弯腰捡几个鸡蛋往兜里一装,快步离开这是非之地。

    一个鸡蛋滚到唐晓芙脚边,她刚要蹲下来捡,一个小男孩抢先一步抓起那个鸡蛋就跑了。

    打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的架才被几个闻讯赶来的公安给强压下去了,那几个公安严厉地警告她们,要是再聚众群殴,以扰乱公共安罪都去派出所里蹲几天,再一人罚一笔钱,那两伙人终于老实了。

    卖卤鸡蛋和茶叶蛋的多半是妇女,对罚罚金舍不得,又对刑拘感到深深的恐惧,所以个个都唯唯喏喏。

    那几个公安这才走了。

    唐晓芙走过去问小红:“怎么打起来了?”

    小红的一只眼睛在混乱里被打肿了一只,样子很狼狈,她因为疼,抽了几口冷气,这才忿忿不平地斜视着对方的某人:“不就是我们的鸡蛋卖的比别人便宜有疯狗不干了呗。”

    “你在骂谁是疯狗!”另一方不甘示弱。

    眼看双方又要冲突下来,唐晓芙忙道:“这位大婶,千万别动怒,我这就说她!”

    那位大婶明显不想把事搞大,铁青着脸闭了嘴,小红也没有再继续挑衅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