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育红中学在当地是所很有名的重点中学,可是那个年代的乡下学校的条件不能跟城里的学校比,没有自己的医务室,好在学校在镇上,看病容易。

    正好是金波的爷爷金大夫接诊的,他是几代祖传的老中医,因此医术令人信服。

    金爷爷先给银梭处理了头部的撞伤,不是很严重,上了点止血药,然后用纱布包扎好就完事了。

    跟着来的学生们一见就这么点伤,银梭反应却这么大,心中就都有些想法,可都没说破。

    接下来金大夫又细心的给银梭做了检查,很肯定的说道:“这孩子根本没有癫痫病,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羊癫疯。”

    廖老师闻言,松了一口气,羊癫疯这病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可是发起病来好吓人:“可我的学生怎么会晕过去,而且到现在都没有醒。”廖老师疑惑的问。

    “没事,可能是这女娃娃见自己的脑袋流血了给吓晕的,我给她针灸两针就能醒过来。”金大夫说着话就拿银针要给银梭针灸。

    唐晓芙因为前世总是照顾体弱多病的妈妈,她前世的妈妈也经常看中医,所以知道针灸并不疼,只是有些酸麻,就连这酸麻也因人的体质而有差异,有的强烈一些,有的基本上没什么感觉。

    可是银梭不知道,一听说金大夫要给她扎针,就及时的苏醒了过来。

    金大夫放下拿着针的手:“好了,不用我扎针了。”然后看着廖老师笑。

    廖老师有些尴尬,也回笑了一下:“麻烦金大夫了。”

    金大夫又看了一眼银梭,一脸和蔼道:“只要孩子没事大家就都放心了,不麻烦的。”

    银梭脸上讪讪的,低着头小声地向金大夫致谢,此刻她心里郁闷的不想说话,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先是想陷害唐晓芙不成,自己倒不断地被唐晓芙暗算了,这也就罢了,自己还不断地当众出丑,为了挽回败局,她趁着头部流血装伤势严重,可没想到却弄巧成拙,不知老师和同学们会怎样看待自己.....

    金大夫意味深长的对着她笑了笑,没说话。

    廖老师就要带着自己的学生离开,金波忽然向唐晓芙发难,他气势汹汹的逼视着她,厉声问道:“你不是说唐银梭有癫痫病的吗,可现在我爷爷诊断她没有!你为什么要这么污蔑她!”

    这还真是人不顺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放个响屁都打到后脚跟了,银梭内心很奔溃,今天自己是不是撞客了,怎么一整天都这么邪气!先是自己的强项语文考得一塌糊涂,现在好不容易被自己收服成忠犬的金波哪壶水不开提哪壶水,他也不想想,有病没病本人最清楚,之前唐晓芙当着同学们说自己有癫痫,并且还说癫痫会遗传,自己为什么不跟她一争真伪?肯定是有把柄在唐晓芙手上,金波看着表面聪明,原来是个智障,自己看走眼了......

    但银梭是何许人也,绿茶婊牌白莲花的杰出代表,哪怕身处这样不利的境地,她也有本事翻盘,只见她柔柔弱弱道:“算了,又不是多大的事,何苦争论不休,就算争论了个输赢,也没什么用处,反而伤了同学的情分。”

    “不行!我不能看着唐晓芙这么欺负你!”金波完没有领悟过来银梭的意思,要是他现在配合银梭不追究了,反而会令唐晓芙处于尴尬的境地,只是他太想为银梭出头,顺便报复唐晓芙,反而弄巧成拙。

    唐晓芙夸张地瞪大眼睛盯着银梭:“堂姐没有羊癫疯?那有两次奶奶生你的气,打了你两下,你怎么就躺地下了,你妈还在旁边急得直嚷嚷,说你有羊癫疯,打不得的,这事村里不少人知道。”

    有一次,是银梭不小心把油瓶弄倒了,里面的油都泼了,那个年代,食用油多金贵呀,吴春燕气得要打她,她为了避免挨打,便装害怕过度引发了羊癫疯,这事村里人知道的不多。

    可是另一次装羊癫疯村里许多人知道。

    是初中有一年放暑假的时候,吴春燕赶家里的几个女孩子去生产队里捡收过花生的花生地里遗落的花生,如果会捡,一天下来可以拾个好几斤,几个孩子可以捡十斤以上,每年这个时节村里许多孩子都去队里的花生地里捡漏,这样过年就有花生吃了。

    但这是个辛苦活儿,要蹲在地上被烈日暴哂。

    银梭怕晒黑了,便耍了个心眼,一上午拾不到半斤,心想自己拾的这么少,吴春燕肯定不会再让自己拾了,那就不用再晒太阳了。

    谁知吴春燕来地头一看,她就拾了这么几颗花生,立刻发怒了,打得她满地滚,银梭为逃避挨打,又一次装羊癫疯发做,吴彩云当时哭得惊天动地,要几个村里人把银梭抬回了家,所以村里很多人知道银梭有羊癫疯,并且叮嘱自己的孩子少和她玩,以免玩出事来担责任。

    在场的师生听了唐晓芙的话都怪怪地盯着银梭,目光聚焦,几乎要在她脸上烧出个洞来。

    银梭再也装不下去了,捂脸哭着跑了。

    唐晓芙这才和唐晓兰一起回家。

    唐晓兰不齿道:“银梭真是恶心,为了暗算姐姐,耽误我们这么长时间。”

    回到家里,方文静已经煮好饭,炒了几个青菜和一个酸菜。

    方文静见了两个女儿就问考得怎么样,晓芙姐妹两个都说考的还不错,于是母女几个就围桌吃起饭来。

    吃饭的时候,方文静告诉晓芙姐妹,她做好的衣服都交货了,共赚了十五块多钱。

    “还没你一个小时卖卤鸡蛋赚的多。”方文静有些羞愧。

    “主要是妈妈没有缝纫机,如果有缝纫机的话一天下来能够做不少衣服才能赚得多,光靠手工,能赚这么多已经不错了。”唐晓芙道,又问起做了肉包子送乡亲们了没。

    方文静道:“怎么没做?你们早上前脚去上学,后我就去镇上买了肉回来剁馅包包子,你看咱们家的那口铝锅够大的吧,可做了两锅才够送的。”

    “每家都送了几个?”唐晓芙夹了一筷子小白菜问。

    “一家四个,不过你王葵大婶家我多送了四个。”方文静道,“不论哪家收到包子都很高兴哩!”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