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在走廊对答案的同学纷纷围拢了过来,那时唐晓芙早就把脚拿开了,低着头同情地看着银梭,啧啧有声道:“堂姐这癫痫病不轻啊,有病赶紧治,药不能停。”

    然后又幽幽地补充了一句:“这羊癫疯是不是遗传呀,听说堂姐的外婆也有这病,不知这病发作起来打不打人?”

    接着装做害怕地和唐晓兰躲得远远的,那些围观的同学也都退避三舍。

    银梭气得肺都快炸了,可现在自己已经吃了这么大的亏,只能暂且忍耐,就这么躺在地上装死,她就不相信自己都伤成这样了,会没有同学反应到廖老师那里去。

    可还没等到廖老师来,唐晓芙就上前来扶她:“堂姐,我送你去镇上卫生所看看。”说着暗中用手狠狠地揪了一把银梭身上的软肉,软肉揪着疼,可是很难留下伤,教训这种绿茶婊牌白莲花就得不走寻常路,不然白莲花没教训成还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银梭疼的喊了一声,本能地推开唐晓芙,唐晓芙立刻跌坐在地上,委屈的眼泪汪汪。

    恰巧这时金波带了廖老师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老师,快些过去,银梭被唐晓芙推在地上伤得不轻!”

    简明一直靠在教室的后门门框上看好戏,听见金波的话,懒洋洋的跨前两步,拦住廖老师和金波的去路,眼里含笑,可是眼神却杀气腾腾,盯着金波冷冷的说道:“班长,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告黑状?你眼瞎吗,明明就是唐银梭故意把唐晓芙推摔在地上了!”

    然后故作思索的想了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记起来了,自从你和银梭鬼混在了一起之后,你就总是帮着她对付唐晓芙,人家今天好不容易赶回来考试招你们惹你们了,还是刨了你们两家的祖坟,你们居然还联手对付人家!你可真够卑鄙!”说到最后一句话,简明是把脸凑到金波跟前一字一顿说的,金波顿时变了脸色。

    自从银梭因为唐家诈骗冷首长一家她也未能幸免,在派出所里蹲了几天,金波爱惜羽毛,不敢再和她明着来往,两人一直都是背着同学们暗中交往,现在被简明戳穿,他当然恐慌!

    廖老师皱眉道:“简明,你先让开,等老师看过银梭的伤再说。”

    简明莞尔一笑,让出路来,但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始终凶狠的盯着金波,金波在这个小霸王的注视下,心里发慌的连路都走不稳。

    简明补刀,拿出一跟女孩子扎头发的橡皮筋,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子,用橡皮筋一弹,那颗小石子准确无误的射中金波的后膝盖窝,那粒小石子射人说疼不疼,但又有些疼,关键是膝盖窝那里有条神经一碰就让人条件反射腿会发软。

    金波又不是超人,中了招,自然按照人体的正常反应,两腿一软,整个人往前栽去。

    那时银梭刚刚被同学扶起,正梨花带雨的哭个不停,老师来了,她觉得未语泪先流效果更好,所以没有急着告状,只委屈巴拉的掉眼泪。

    可身边的唐晓芙已经惶恐的不停地对她说着抱歉:“堂姐啊,你摔倒了,我没能及时止住脚步不小心踩了你一脚,我知道你不痛快,所以我刚才将功折罪去扶你,你是因为气不过才推了我一把,你看我的手都在地上擦伤了,但我不怪你,你要是现在心里还不好受,那你就打我一顿吧,没事的,你尽管打!但你别像上次一样,我只是没能及时的洗你的衣服,你就向奶奶告状,害我被奶奶用竹条抽了一顿......”她越说越难过,泫然欲哭,可是眼角却得意得挑衅的扫了银梭一眼。

    飙演技,看谁赢!

    银梭气的心潮澎湃,正想反驳唐晓芙,金波这时不偏不倚扑在了银梭身上,当着众人的面把她扑倒,这就算了,两人的嘴还对上了嘴。

    银梭后脑勺又被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下,这次可痛的她只想大声喊那叫,因此嘴巴半张,再加上金波猛地压在她身上,把她的舌头都从空腔里挤出来了,这下可真是唇齿缠绵,两人都撞得满口是血。

    这下围观的同学都震惊了,这画面不忍直视啊!

    简明恰到好处的走了过来,嘲讽道:“班长,我们都知道你喜欢银梭,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这样不好吧。”

    金波慌乱的从银梭身上往起爬,可不知道为什么腿一直发软,爬起又跌倒,反复几次,简明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把金波提了起来,扔一边站着,冷嘲热讽:“班长,你好歹是个班干部,就算想和银梭那什么,也避下嫌好么,你们不要脸,可我们不能污了双眼,这可是校园。”

    金波面红耳赤,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气愤的指着简明道:“是你陷害我!”

    简明双手高举,以证清白,一本正经道:“屎可以随便吃,话不能乱说,你们刚才那样的时候,我可是离你很远,怎么陷害,你不就是看我戳穿了你和银梭两个配合着演戏,想陷害唐晓芙同学吗,所以你才反咬我一口,下次再想咬人,麻烦找个大家都信服的借口。”

    金波自恃口才好,但跟简明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他完反驳不了简明,只能干瞪着眼看着简明,可一对上简明凛冽如刀的眼神,他只能完败。

    银梭此时哭得惊天动地,同时心中很是后悔,不该装柔弱失了先机,让唐晓芙那个小贱人先向廖老师告了状,现在自己如果再说是唐晓芙推的自己,恐怕会被廖老师认为是自己因为被唐晓芙踩了一脚,所以报复她,故意冤枉她,自己得想个万无一失的对策,逆转局势。

    她的对策还没想出来,就听唐晓芙惊呼:“堂姐,你后脑勺流血了!”

    银梭连忙用手一摸,果然手上沾了一些血,她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唐晓芙又大叫起来:“堂姐的羊癫疯又发了!”

    廖老师怕出事,急忙叫几个男生手忙脚乱的把银梭送往镇上的卫生所。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