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突然叫住银梭:“我说莲花婊,你不是最喜欢装作关心同学的吗,我都回来半天了,怎么不见你来问我好呢?是心虚?难道我家晓兰掉进水里跟你有关?不然你怎么躲着我?”

    大冬天的,推一个不会水的人下水无异于谋杀,这心得多毒呀,同学们看银梭的目光如同看洪水猛兽,这令银梭很被动,她故意装作气愤的样子掩饰内心的忐忑:“你胡说,你诽谤我!”

    “我诽谤你呀,那你去法院告我咯,让公安查查真相,看是不是我在诽谤你!”唐晓芙戏谑的看着盯着银梭。

    银梭不屑一笑:“不是谁都像你那样呲牙必报!”

    “也不是谁都像你那样爱装白莲花,当人一套,背后一套,你不是宽宏大量,你是心中有鬼,不敢上法院告罢了,如果是你有理,你不知要怎么抓住我的小辫子了,哪会像现在这样说!”唐晓芙咄咄逼人。

    银梭不敢跟她对着吵下去,她怕吵着吵着就吵出了真相,万一别人也认定是自己推唐晓兰下水的那就糟了。

    恰好考试的铃声响了。

    这次是县里统考,学校非常重视,每个学生之间位置拉的很开,老师监考严格,根本没机会作弊,银梭暗喜,只要唐晓芙没机会作弊,她不相信她会考过自己,等分数出来,自己再好好羞辱她!

    可等拿到试卷,银梭傻眼了,语文对她而言根本就是强项,可是因为之前一直在专研那套重难点习题里的题型,再看考卷的题型和知识点,就有些找不到方向。

    语文对原主来说,也是强项,因此唐晓芙做起来得心应手,不过她不敢大意,每一道题做的相当认真,做完了有时间她还回头检查了一遍。

    班上的同学大多刻苦,唐晓芙虽然有前世深厚的学习底子打基础,但她丝毫不敢轻视,不光是不想输给银梭,更重要的是要拿到奖学金。

    两个半小时的语文考完了,唐晓芙交卷就要回家,简明道:“你们姐妹两个回去又没有什么好吃的,干脆我请你们到馆子里吃。”

    “不去!”唐晓芙斩钉截铁道,她姐妹俩个都在饭馆里吃好的,留方文静一个人在家吃差的,怎么忍心,要吃差的,母女三个一起吃差的。

    简明有点小小的挫败感,不甘心地问道:“为什么?我也只是好意,女王大人不肯赏脸吗?”

    “先专心考试吧,等考完了你再请我姐妹俩个大吃一顿。”唐晓芙道。

    简明给点阳光就灿烂,立刻眉开眼笑起来:“说话要算数哦,女王大人!”

    “算数!”唐晓芙说完走出了教室,晓兰已经等在教室外面,脸上带着些兴奋的笑意。

    唐晓芙一见,便笑了:“考的不错?”

    “嗯!”唐晓兰挽起唐晓芙的手一起往家走,“我觉得语文这门课的奖学金我还是有把握拿到的。”

    “了不起!”唐晓芙笑着表扬她。

    “姐姐呢,考的也不错吧。”

    “我还没跟同学对答呢,不过自我感觉良好。”

    学生们都有个习惯,考完一门就喜欢聚在一起对答案,好在心里估计这门课自己能考多少分。

    姐妹俩个都心情大好地边走边说笑着,迎面看见银梭垂头丧气地和几个班上成绩好的女生走在一起。

    唐晓芙见她这模样,八成语文考砸了,不由得解恨地笑了一下。

    银梭也看见她姐妹俩个了,见她俩个笑得比花儿还美,知道她们考得不错,心里就更加添堵了,凭什么老娘郁闷得要死,她姐妹俩个这样开心?老娘不好过,也绝对不让你们好过!

    唐晓芙姐妹两个和银梭与另三个女生交错的时候,一条走廊并排走肯定会相撞,所以唐晓芙下意识地把唐晓兰挡在身后,而对面包括银梭在内的四个女生,就有两个女生稍稍放慢了脚步,落后了两步,这样就只有唐晓芙和银梭与另一名女生并排交错,这条走廊通过三个女生还是绰绰有余的,发生相撞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的。

    可银梭是善于创造奇迹的人,故意往唐晓芙这边斜走了两步,如此一来,两人在擦肩的时候肯定会撞在一起。

    银梭那点无时无刻不想出些歹毒的点子摆你一道让你有冤无处诉的小心思唐晓芙哪有看不明白的,不禁嘴角一勾,笑了,想要陷害我对吧,我承你呀。

    于是迎上去,用肩膀狠狠撞了银梭一下。

    银梭本来打算故意撞上唐晓芙,然后假摔,嫁祸给唐晓芙,说她是故意的,自己装弱势,把事情闹大,一定要闹到老师那里,让唐晓芙被老师批评一顿,影响她的心情,从而影响她下午的考试,下午考的是数学,小贱人在数理化这些理科科目上底子本就薄,心情不好,是会影响发挥的。

    可没想到唐晓芙看穿了她的目的,给她来了个假戏真做,那么用力地撞了一下自己。

    银梭假摔的动作,加上唐晓芙这么气吞山河的一撞,两相夹击,银梭被撞了个人仰马翻,后脑勺着地,砸得那叫一个头痛欲裂、眼冒金星。

    然而,这只是个声势浩大的开始。

    银梭可不是吃哑巴亏的人,既然遭人暗算了,那就说什么也得扳回来,所以她第一时间准备大声哀嚎,以搏同情,让同学们都看到自己的惨状,为待会儿把事情闹大增加砝码。

    可她嘴才张开,唐晓芙就一脚踏在她白晳娇嫩的脸上,还狠狠用力碾了又碾,痛得她求生不能、求死无门,这还不是最悲催的,最悲催的是,唐晓芙鞋底上不知踩了什么,掉她嘴里了,又臭又恶心,该不是牛粪或狗屎吧……一想到有这种可能,银梭就各种反胃不适。

    唐晓芙惊恐地大叫:“哎呀!堂姐,你羊癫疯又犯了!就这么直挺挺地摔地上了,害我来不及收脚,踩到你了!我这就把脚拿开!”说着还真把脚拿开了,不过又装做惊慌失措地踩在了银梭的一只手上,狠狠碾着她的指尖。

    十指连心,银梭惨绝人寰的叫喊声直冲云霄,身体和面容也极度扭曲,太t疼得**荡魄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