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晚饭,天已黑透了,唐晓芙点上油灯,母女三个在昏暗的油灯下吃面疙瘩。

    屋里刚煮过面,又生着火盆,温暖如春,面疙瘩又是刚出锅,烫得很,唐晓兰吃得小脸红扑扑的:“妈妈,姐姐,我在医院里吃了那么多好吃的都比不上这碗面疙瘩好吃!”

    方文静和唐晓芙相视一笑:“我也这么觉得。”

    吃完饭,晓芙洗碗,方文静把给人做好的衣服叠整齐,明天好给人送去。

    晓芙洗完碗,把灶台和饭桌收拾干净,擦了擦手,在一个凳子上坐下,对方文静道:“妈妈,小兰落水,咱村里许多人都出力了,咱们之前因为顾着小兰的病情一直没有答谢,现在咱们都回来了,是不是应该答谢一下?”

    “这个当然要的,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请大家伙来家里吃一顿。”方文静道。

    “我们明天先做些包子,一家送几个,等过年了,再请那些出了力的乡亲来咱们家吃一顿。反正现在咱们有个大铝锅可以蒸不少包子。”

    “那行!那我现在就去你王葵大婶家要些老面回来发面。”方文静把叠好的衣服放在五屉柜上就出门了借老面,回来之后和了不少面待发。

    唐晓芙姐妹两个在灯下看书学习,一直到十点母女三个才睡下。

    睡在自己家里格外安心,所以也睡得格外香,唐晓芙母女一夜好眠,醒来时精神奕奕。

    姐妹两依旧穿着平日穿的破旧衣服,今天要考试,穿身新衣服去学校肯定会被女生们品头论足,不能保持平静的心情,对考试是会有影响的。

    吃过早饭,姐妹两把文具检查了一番就背着书包去上学了,在路上碰到银梭和唐建斌。

    唐建斌见到她姐妹两个很是惊喜,问道:“晓兰好了吗?现在没事了吧。”

    唐家现在在村里臭不可闻,唐晓芙母女三个回来了,对这个村来说是个大消息,却没有任何人告诉唐家,所以唐建斌并不知道她们母女几个已经回来了。

    “没完好,但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我们家小兰吉人自有天相,那晚多亏你把她背到镇卫生所,又多亏冷团长开车连夜把他送到了省城,不然还真怕如了某人的意。”唐晓芙说这话时故意意味深长的看着银梭。

    银梭见到她姐妹两个虽然吃惊不小,但是听了唐晓芙别有所指的话并未显露出一丝慌乱,唐晓芙只能归结为做坏事的人心理都很强大,倒是唐建斌脸上有几分不自在,为银梭的歹毒和唐晓芙的心机。

    唐晓芙那几句话不仅仅只单纯为了试探银梭,还有挑起他兄妹两个的冲突的目的,可这又能怪谁,银梭如果不先暗算唐晓芙姐妹的话,唐晓芙又怎么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方设法对付她,只是自己被牵连进来对他而言是很不公平的。

    到了学校,已经开始上早自习了,简明见到唐晓芙很是高兴。

    唐晓芙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简明就把课本竖得高高的,这样可以挡住讲台上老师的视线,然后悄声对唐晓芙说:“我还真怕你赶不来,你这一回来,有人只怕急死了。”

    唐晓芙扭过头看了一眼也刚刚坐下的银梭。

    银梭正憎恨的盯着她,见状,慌忙收回视线。

    “是银梭?”唐晓芙拿出语文课本看起来,第一门考语文。

    “不是她还有谁?”简明的语气很是不屑,“你不知道,当那个贱人听说你妹妹病重,你得在医院里照顾她,很可能不能参加期末考试的时候,那高兴的样子简直欠扁!”

    “所以你就真打了她,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简明嘿嘿的笑着:“不过我没有亲自动手,叫了几个校外的兄弟帮忙教训了她一顿,但是考虑到她是女生,没打多狠,就是借口她撞了人,扇了她几个耳光而已。”

    “这的确不狠。”唐晓芙咬牙切齿道,比起前世银梭对原主所做的事,扇她几个耳光真是太便宜她了。

    简明以为她说的是反话,连忙急急的解释:“我真不是冲动啊,是那个贱人见你不能来考试,到处散布谣言,说你根本前几次考试都是作弊,这次期末考试因为一人一座,监考又严,你没办法作弊了,所以才借着你妹妹生病故意不来参加考试的,我气不过,所以才.....”

    “所以我才说你不够狠。”唐晓芙说罢,就装作看书想着心思,银梭听说自己不能来参加期末考试很高兴?难道这就是她把小兰推下水的动机?因为如果小兰淹死了,自己肯定无心考试,就为这么点小事她就下这么毒的手,如果那天不是简明正好在,晓兰很可能就送了命,这种后果唐晓芙不相信银梭没有预料到,既然预料到了她还这么做,她的毒辣可见一斑!

    简明见她眼睛虚空的盯着书本却神游万里,有些琢磨不透她,不过好像自己从来就没有看透过她好吧,但她现在似乎比以前变得更难懂了。

    下了早自习,同学们都纷纷围了上来,关心的向唐晓芙打听她妹妹的病情,并且庆幸她终于能来考试了。

    学生时代就是这样,有时候关系并不太好的同学隔一段时间没见会想念对方,再回头看,那同学也没那么讨厌,所以当那个同学回来之后就会对那个同学很友爱,现在班上那些曾经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不喜欢唐晓芙的女生都对她嘘寒问暖。

    唐晓芙故意大声的说:“就是天上掉刀子我也得来,不然有人会说我前几次考出的好成绩是作弊得来的,现在要见真刀枪了,就吓得躲了起来,我这次不仅要考出好成绩,把某些造谣生事的人的脸打得啪啪响,还要拿到至少三门课的奖学金!”

    许多同学一听这话很明显就是针对银梭,因此都向银梭看去。

    银梭脸色很难堪,唐晓芙没有指名道姓,她不好跟她闹,就算真闹起来,自己的确说过这样的话,那时以为唐晓芙铁定不会回来考试,没想到,晓兰病没完好她就赶来考试了,不过现在她一点都不担心唐晓芙会拿到奖学金,缺课十多天能考出什么成绩!等她考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就是自己反攻的时候,现在不急。

    银梭竭力让自己镇定。

    树欲静而风不止。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