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之后冷晨旭集训回来,打开门,再也看不见唐晓芙的身影,心里有些失落,走到书房里,他打开抽屉,发现里面的纸条、钱和手帕,心头千般滋味,这孩子对自己的一切都那么不感兴趣吗,连那块手帕都要洗干净奉还!

    他去同济医院打听之后,得知晓兰转到唐振中的职工对口医院,便开车找了过来。

    唐晓芙见到他很高兴,笑出一口像雪一样的小白牙:“你来的正好,我和妹妹明天要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你有没有时间送我们去考试?然后再把我们送回来?”

    “恐怕不行~”难得看到唐晓芙对自己笑的这么灿烂,可是冷晨旭却只能回绝,谁叫他是军人呢,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不能为了任何事置自己的工作于不顾。

    “那好吧,我们自己乘车去。”唐晓芙表示理解。

    冷晨旭略一思索:“你看这样行不行,今天晓兰一打完针我就把你们送回去,等明天我下班了再把你们接回来。”

    “不用那么辛苦,你今天下午就把我们母女三个部都送回去,等三天之后我们考完了第二天自己乘长途汽车回来就行了。”唐晓芙道。

    冷晨旭点头:“这样也行。”

    “那晓兰那几天的针怎么办?”方文静担忧地说,“要是中间停几天,那么之前的治疗会不会都白费了。”

    “有可能啊,所以我们把小兰的针药带上,到镇上的卫生所打。”唐晓芙道。

    “这样行吗?”方文静表示还是很担心。

    “怎么不行,咱们镇上的卫生所虽然跟城里的医院比起来,条件落后,但是医务人员都是正规的,打个针总不会有问题的。”

    冷晨旭道:“那里有部队的医务室,我今天下午过去的时候给你们联系个小护士吧。”

    “不用了!不用了!”唐晓芙慌忙摆手拒绝,前车之鉴,杜鹃这个小护士还在她心中留有强烈的阴影,她不想再跟任何小护士扯上关系了,谁知道会不会又是一个冷团长的爱慕者呢。

    “没事,不麻烦。”冷团长做出的决定别人似乎无法更改。

    下午唐晓兰打完针之后,冷晨旭就开车来接她们母女三个。

    因为要跟着冷晨旭去部队,唐晓芙姐妹都换上了冷晨旭给她们买的衣服。

    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换上新衣服的姐妹两个都很漂亮,只是那件红色娃娃衫是冷晨旭特意买给唐晓芙穿的,可现在却穿在小兰的身上,这让冷团长心中有些失落。

    不过话说买衣服的钱唐晓芙都付给他的,那件红色娃娃衫穿在谁身上他没有资格管。

    一行人先去了五福镇附近的部队医务室,把药交给了一名军医。

    原来是个男哒,唐晓芙表示很放松,和那个军医说好未来三天打针的事之后,冷晨旭就送唐晓芙母女三个回家了。

    母女三个回到自己的家都觉得别样舒适,这就是所谓的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吧。

    村民们见方文静母女三个回来了,就上门来关心的打听她小女儿的病怎么样了。

    方文静笑着道:“多谢你们惦记,小兰的病快好了,再有一个星期就出院了。”

    大家伙都纷纷庆幸。

    “那天晚上你母女三个匆匆去了省城给晓兰看病,可把我们吓的!”一个四十几岁的妇女拍了拍胸口,一阵后怕。

    方文静道:“我当时也快吓死了,多亏冷团长开车送我们去省城,不然晓兰可……真难说!”

    马上有人就赞叹:“冷团长人可真不错!”

    大家又问了许多晓兰在城里大医院治疗的事,便说到大队上的事来。

    一个村民说道:“那后天队里分过年的东西,还要开大会分土地,你能来吗?”

    自从唐晓兰住院之后,方文静只在第二天匆匆回来过一次,拿了东西就走了,就一直没回来,没想到这才十多天,队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要分土地了!

    “我这几天都在家。”方文静道。

    大家见她母女三个刚回来,要整理打扫房间,还要做饭,有的忙,便又聊了几句,就都告辞离开。

    方文静母女把乡亲们送出门,方文静歉意道:“对不住啊,你们来连口水都没喝~”

    乡亲们都道:“一个村里那么客气干嘛哩!”

    等众人散去,母女几个把家里的卫生做了,方文静把晓兰留在家里,和唐晓芙一起把家里的锅碗瓢盆拿到水塘边洗干净。

    自从晓兰落水之后,方文静不敢再让任何一个女儿单独去水塘边,因为不是每次都能那么幸运的。

    洗好锅碗瓢盆回来,晓兰己经把床上的被子和褥子拿到屋外拍打了灰尘,又铺好了。

    方文静问两个女儿:“我们今晚吃什么?”

    “就吃个手工面吧。”唐晓兰建议道。

    “那我去菜地里扯些小白菜回来。”唐晓芙道。

    “我也去!”唐晓兰道。

    姐妹两结伴出门去摘小白菜,方文静就去挑水。

    两个女儿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大把香菜,她家没种香菜,方文静就问这香菜是从哪来的。

    唐晓芙说:“在去菜地的路上碰到王葵大婶,她说她家菜地的香菜长的好,叫我们扯些下面好吃,我们就去扯了些。”

    唐晓兰把握着的两只手打开:“王葵大婶还给了我们两个鸡蛋,让我和姐姐一人一个。”

    “我不吃,都给你吃。”唐晓芙就道。

    “妈,你煮面的时候,把鸡蛋冲成蛋花,那我们三个都能吃上鸡蛋了。”唐晓兰聪明的建议。

    “那还不如把鸡蛋炒香菜,做浇头放在面上吃起来更香。”唐晓芙道。

    方文静笑着对晓芙道:“那你把晚饭做了。”这个大女儿厨艺比她这个当妈的强多了。

    晓兰烧火,晓芙做晚饭,先把香菜剁碎和鸡蛋一起炒熟,装盘放在一边,然后烧一锅开水,直接扯面疙瘩。

    湖北的面疙瘩和北方的面疙瘩有区别,是和好面,用手扯成一片片薄面,往热水里扔,更接近刀削面的做法。

    等面疙瘩煮好之后,盛三碗,每碗面上放一勺事先做好的香菜炒鸡蛋就是一碗很香的面疙瘩了。

    当然,唐晓芙把鸡蛋往晓兰的碗里多放了些。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