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两个筐子,一个筐子里的鸡蛋只剩小半筐,另一个筐子是满满一筐鸡蛋:“这一整筐大概有两千个左右,这剩下的小半筐也有三百个左右。”

    “那好,我都买了,可……我怎么弄回去?”唐晓芙发愁地问。

    “我送货上门!”小红心中窃喜不已,虽然一个鸡蛋只赚两分,可一脱手就能净赚四十块,顶自己走街串巷叫卖好几天所赚的,她当然愿送货上门了!

    于是唐晓芙和她一起把两个筐子的鸡蛋匀成一样,这样待会挑担子就不会一头轻一头重了,小红这才在同屋其她女孩子羡慕的目光里,挑起担子跟着晓兰往冷晨旭家走去。

    在路上,晓兰好奇地打听她租那样的房子要多少钱。

    小红叹道:“那哪能叫租房子,只能叫租床位,一个月两块钱!简直拿刀杀人!”

    一人两块,一个月一间屋就是十六块,这个租金的确贵!

    “不过你一天能赚到十块吧,两块钱房租虽然贵,可是比自己一个人租间房还是划算。”唐晓芙安慰她说。

    卖生鸡蛋说穿了也就是小本生意,几分钱几分钱的赚,为了多卖些鸡蛋,每天走街串巷的叫卖不知要走多少路,作为一个勤劳节俭的乡下女孩每个月交两块钱的床位费当然会觉得很贵。

    “一开始卖生鸡蛋的时候一天可以赚到十块钱,可现在卖生鸡蛋的人多了,就赚不到了,除开租房子的钱,还有吃喝的钱,一天也就只能赚到六、七块钱左右,”小红模样很惆怅。

    “不错了,一个月下来也有一两百块钱,比当工人还强,”唐晓芙道。

    “都是辛苦钱,而且还被城里人看不起。”小红有些伤感的说。

    “没事!有钱了就能使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管城里人看不看得起!”唐晓芙为她打气。

    两个女孩子边走边说,就到了军属大院大门前。

    小红停下脚步,惊疑的打量着军属大院,不敢进去:“你真的住这里?”

    “嗯,暂住。”唐晓芙带着她往里走,“没事,跟着我进来。”

    小红就挑着担子,忐忑不安的跟着她往军属大院里走,刚走到院子中央,碰到两个军嫂。

    那两个军嫂见小红挑着的是鸡蛋,便打听她的鸡蛋怎么卖。

    小红看了一眼唐晓芙:“这些鸡蛋我卖给她了,你们想买的话我明天下午送来。”

    那两个军嫂就走了。

    小红和唐晓芙上了楼,方文静在屋里听到大门口传来晓芙的说话声,就过来把门打开了。

    小红跟在唐晓芙身后进了屋,一双眼睛不够看,上下打量着室内,羡慕的说:“你住的地方真好!“

    “这是别人的房子,只是借我暂住几天。”晓芙道。

    方文静见唐晓芙出去买鸡蛋,居然带回一个卖鸡蛋的女孩子,很惊讶。

    唐晓芙便告诉她原委,于是方文静就拿了洗澡盆,三个人一起把两个筐子里的鸡蛋往洗澡盆里捡,边捡边记数,并且还要把破损的鸡蛋放在一边的碗里。

    两千多个鸡蛋,三个人足足数了一刻多钟才数完,共有二千三百零九个好鸡蛋。

    唐晓芙就付了小红一百八十四块七毛二分。

    小红把这笔巨款细心的贴身放好,准备离开。

    晓芙把碗里装着的七八个破损的蛋递给她。

    小红没有接:“这些破损的鸡蛋我带回去也没法弄着吃,就给你们好了。”

    唐晓芙把那碗破损的鸡蛋交给方文静,送小红离开。

    唐晓芙一直把小红送出军属大院,两人约好,五天后唐晓芙去她那里再拿两千个鸡蛋来,她计划每天卖五百个卤鸡蛋,五天之后,那两千多个鸡蛋就能够部卖完。

    唐晓芙回到家时方文静已经开始洗起鸡蛋来。

    因为卤鸡蛋的卤汤是不会换的,所以得把鸡蛋洗干净了才能放在卤汤里煮,不然鸡蛋上脏兮兮地放在卤汤里煮,虽然买的顾客不知道,可自己的良心会不安呢。

    唐晓芙和方文静一起洗鸡蛋,唐晓芙把先洗好的五十个鸡蛋放在卤水里煮,然后接着洗鸡蛋。

    她的打算是把明天要卖的五百个鸡蛋,部都卤好,敲碎、入味,明只用热热就可以卖了,不想让顾客买现煮的卤蛋不入味。

    五百个鸡蛋很快就洗出来了,可是要部卤好就很费时间,因为只有一口铝锅,每次只能卤五十个左右的鸡蛋,所以五百个鸡蛋要分十次卤才卤得完,而且每次要煮一刻钟左右鸡蛋才能熟,所有的鸡蛋煮完就得两个多小时,这还不能算完,煮好的鸡蛋还得轮流在卤水里浸泡半个小时才能入味,今晚这一夜就别想睡安稳。

    小钱赚起来也一样辛苦。

    洗完鸡蛋,唐晓芙就把今天卖鸡蛋的钱连本带利都拿了出来,母女两个坐在餐桌边数钱。

    唐晓芙抬头看见方文静舒展着脸开心地数着钱,连一分钱都无比珍惜的样子,就很想哭。

    除开本钱和各项开支,今天一天下来共净赚了三十块钱!

    方文静激动不已:“这比我给人做衣服要强多了!照这样下去,咱们卖个五六天的卤鸡蛋就能赚一两百块钱,你妹妹的医药费就不用愁了。”

    “是啊。”唐晓芙把本钱和利钱分开,贴身放好。

    母女两个又闲话了几句,方文静就继续给人做衣服,唐晓芙一面学习一面负责卤鸡蛋。

    一晃就到了夜里十点,五百个鸡蛋都煮熟了,母女两个就都洗了睡。

    唐晓芙睡前一再在心里提醒自己,晚上睡觉不要睡得太死,得记得把鸡蛋轮流放在卤水里浸泡入味。

    可是她毕竟年轻,瞌睡重,再加上这几天又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晚上根本就没休息好,因此一沾枕头就睡得天昏地暗。

    等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懊恼的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大叫一声:“完蛋了!”

    连衣服也顾不上穿好就从床上跳下来,汲着鞋跑到厨房,准备先把一批卤蛋浸在卤水里入味再说,却见方文静已经在厨房里忙活开了。

    她扭头看了一眼唐晓芙,慈爱的嗔道:“这么冷的天,你也不把衣服穿好!快去穿衣服!这所有的鸡蛋我夜里都放卤水里浸泡过了,你不用管的。”

    “妈妈辛苦了,都怪我,夜里睡得太沉了!”唐晓芙赶紧跑回房里穿好衣服再出来。

    吃过早饭才刚刚七点,唐晓芙母女两个就提着炉子,端着铝锅,还有装着卤鸡蛋的篮子以及给唐晓兰煮的稀饭去医院。

    七点半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时候,路上行人多,那个时段应该有一大波人买卤鸡蛋吃。

    母女两个刚走到军属大院,就有不少人闻到卤鸡蛋的香气,朝她们看过来。

    一个军嫂看着方文静挽着的篮子里放着那么多卤鸡蛋,就问:“你这卤鸡蛋是卖的吧。”

    “是啊。”方文静笑着答道。

    “多少钱一个。”

    “一毛五分钱。”唐晓芙答道。

    马上就有军嫂掏出钱来给自己的孩子买上一两个。

    其他孩子见了也要吃,于是别的军嫂也都跟着买。

    唐晓芙母女便停下来卖卤鸡蛋,一口气就卖了三十多个。

    那些军嫂边买卤鸡蛋边八卦的打听唐晓芙和冷晨旭是什么关系,冷晨旭怎么会让她们住在他家。

    “是冷团长看着我们可怜,所以让我们在他家暂住几天,我们是他的扶贫对象。”唐晓芙轻描淡写道。

    “哦~”那些军嫂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不再探究的打量着唐晓芙了。

    要说冷团长把唐晓芙母女两个当成扶贫对象,那些军嫂都是百分之百相信的,可如果唐晓芙和冷团长是别的关系,她们反而觉得不可思议。

    买完卤鸡蛋,那些军嫂都散去了,唐晓芙母女两个也收拾了东西继续往医院走去。

    到了医院门口,又像昨天一样,摊子刚摆好,就被买卤蛋的人给包围了。

    一般人会买一两个,条件好的会买三四个,今天居然还有人一口气买十个,说是带回去给家人都尝尝。

    方文静见唐晓芙虽然手忙脚乱,但一个人勉强还能够应付,于是去病房照顾唐晓兰,小女儿身边一晚上没人,她挺担心的。

    唐晓芙塞了两个卤鸡蛋给方文静,叫她带去给晓兰配着稀饭吃。

    赶上了早上上班上学的那拨人潮,唐晓芙的卤鸡蛋就那么短短的一个小时就卖了二百多个。

    八点半时,她终于能忙里偷闲直一下腰了。

    刚才卖卤鸡蛋时,门卫大爷一直在一旁帮忙盯稍,有好几个贪便宜的顾客趁着生意太火爆,唐晓芙忙不过来,想不付钱就把卤鸡蛋拿走,都被门卫大爷喝止住了,于是趁着这会儿生意不是特别忙唐晓芙抓了两个热乎乎的卤鸡蛋塞给门卫大爷。

    她怕现在不给的话,待会就都卖完了。

    老一辈的人都淳厚,觉得帮这点小忙就收人家的好处,好像特别没形象,因此门卫老大爷坚决不肯收:“你这孩子咋礼性这么重呢,昨天都给过我鸡蛋了,今天又给!”

    “以后只要我在这里卖卤鸡蛋,我天天都会给大爷您两个的。”唐晓芙年轻,反应迅速,趁着老大爷一愣神的功夫,就把两个卤鸡蛋塞进他的口袋里了。

    老大爷只得万分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五百个卤鸡蛋唐晓芙估计得卖一整天,可卖到中午的时候就只剩下一百个左右,她便决定中午不收摊,一口气把卤鸡蛋卖完了,下午好准备明天的卤蛋,省得晚上熬夜卤鸡蛋。

    方文静下楼见唐晓芙还在忙,她就回去做午饭。

    唐晓芙问了几句晓兰的情况,方文静说都好。

    昨天中午唐晓芙没卖鸡蛋,所以没有估算到其实中午人流量也很大,因为也有一波下班放学的人潮,再加上许多病人家属出来给病人买饭菜,医院门口人来人往。

    那些病人家属闻着唐晓芙的卤鸡蛋很香,病人吃了肯定开胃,而且卤蛋又有营养又不贵,于是大家你两个我三个争相购买。

    莹莹妈也出来给她的宝贝女儿买饭菜,看见唐晓芙在卖卤鸡蛋,便也挤进来想买。

    唐晓芙一见是她,就不愿意卖给她,这种小人如果把鸡蛋卖给她,她吃下肚了,还会倒打一耙,说自己的鸡蛋不好,吃了拉肚子什么的,到时是没完没了的麻烦。

    当然,唐晓芙也不会傻到当众就拒绝莹莹妈,那会给人留下一个歧视她人的把柄,就装作很忙,没有听到莹莹妈的话。

    莹莹妈觉得扫了面子,就问身边的人,唐晓的卤鸡蛋怎么卖。

    有人便告诉她,一毛五分钱一个。

    莹莹妈不屑的撇撇嘴:“一毛五分钱一个,怎么不拿刀抢劫去,都是同一个医院的病人家属一点都不照顾!一毛钱一个还差不多!简直掉进钱眼里去了!”

    一边的门卫老大爷立刻帮腔:“一个生鸡蛋都要卖一毛钱一个,人家这还是卤好的,卖一毛五一个哪里贵了!煤火不要钱!卤料不要钱!人家小姑娘费功夫卤蛋,不该赚几分辛苦钱!”

    马上就有人附和:“这个价真心不贵,武商门口也有卖卤鸡蛋的,人家都是两毛钱或者两毛五分钱一个。”

    唐晓芙这时怼了回去:“我是掉进钱眼里去了,可是我是凭着我的双手劳动来赚钱,而不是像你占人家的便宜,看你穿着人模狗样,做出来的事却叫人瞧不起,连我们这种乡下穷人的菜你都狠得下心来抢去吃!”

    就有人向唐晓芙打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唐晓芙伶牙俐齿,三言两语就把上次莹莹妈拼命的舀她的麻婆豆腐的事说给众人听,而且还故意夸大其词:“那一盘麻婆豆腐我和我妈要吃两顿饭,她就一个人抢去了大半!”

    众人见莹莹妈在场,没有直接说什么,可是都啧啧有声,那个意味就很明显了。

    莹莹妈脸上变幻精彩,实在呆不下去了,只得灰溜溜的走了,众人这才都炸开了锅般的议论起来,都说这种恬不知耻爱贪便宜的人最讨人嫌了。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