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芙以为自己能够坚持,可是意志力再怎么坚强,最后还是败给了排山倒海般的尿意~

    在纠结了半个多小时,翻来覆去权衡了很久之后,为了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能够睡得安稳,唐晓芙最终决定迈出勇敢的一步。

    她把破棉袄披在身上,猛地冲出了病房,冷空气迎面袭来,冻得她一连打了好几个哆嗦,她紧紧抱住自己,佝偻着身体跑到厕所,解决完了之后习惯性的去拉卫生纸,可当看着前世放卫生纸卷筒的地方空荡荡的,唐晓芙才清醒过来,自己一时忘形,以为身处前世~

    她怀着一线希望,摸了摸身,没找到半张卫生纸。

    这可怎么办?

    就在唐晓芙快要冻成冰雕,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忽然看见门下方的缝隙下有灯光在移动,是哪个小护士在查房吧。

    这无异于肚子饿的时候天上掉馅饼,而且还砸中了自己的头!

    眼看那束灯光就要远去,唐晓芙轻声又急切的叫道:“嘿!别急着走!”

    那束灯光又缓缓移了过来,在唐晓芙的门前停下。

    “哎~我上厕所忘了带卫生纸,你能给我拿一张吗?”唐晓芙乞求道。

    没有人回答,可是唐晓芙透过门底下的缝隙看见那束灯光又移走了,她忽然毛骨悚然,怎么没有听到走路的声音?刚才,那是人是鬼?

    就在唐晓芙惊恐不安外加快要冻死的时候,那束诡异的灯光又回来了,随后,外面的人敲了敲门。

    这时唐晓芙犹豫了,不知开了门之后会不会看见一个披着一头长发的白袍女鬼~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唐晓芙都觉得自己的屁股快冻裂了,于是把心一横,就算是女鬼也要赌一把!不然明天做清洁的大妈看见自己这种样子冻死在厕所里,那还不得上医院头条啊!

    唐晓芙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一条缝,两张卫生纸从门缝里塞了进来。

    唐晓芙欢天喜地的接了过来,再开门出去时,正要开口说谢谢,迎面看见冷晨旭站在她面前,手电筒的光正对着她的脸。

    唐晓芙嘴呈o型,整个人僵住,像被扫黄组抓了个现形的失足妇女。

    我勒个去,刚才递卫生纸的竟然是他!

    唐晓芙整个人都不好了,急忙捂脸,忽然想到棉袄披在身上,现在这样敞着怀,破烂的衬衣被冷晨旭看光啦!于是就一手捂脸一手捂胸低头匆匆往病房走去。

    冷晨旭对她捂这里捂那里的滑稽动作表示深深的鄙夷:“你目前的身材没有任何看点,捂不捂就那么一回事。”

    “我喜欢,怎样!”唐晓芙佝偻着身体跑回了病房。

    冷晨旭也跟着进了病房,随手把门关上,走到唐晓芙身边,准备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忽然看见椅子上的书,手电筒的光就照了过去。

    唐晓芙马上记起那是一本在当时是属于见不得人的书来,于是在惊恐加惶恐之中一把抓起书塞进了怀里。

    冷晨旭嘴角微勾,金瓶梅三个字已经落入了他的眼里,真没看出来,这孩子年龄不大,竟然看这种书~

    唐晓芙藏好书,轻舒了一口气,抬眼偷看冷晨旭的表情,嗯,好像没什么不正常,那他应该没看到书名吧。

    唐晓芙故作正经的清清嗓子,狐疑的问道:“你怎么三更半夜会出现在医院里,而且走路没声音?”说着低下头去看冷晨旭的脚,他的脚上穿着一双绿色的球鞋,怪不得走路没声音!

    “听说你急着找我,所以我就过来了。”冷晨旭对上唐晓芙的双眼。“究竟是什么事?”

    “啊!”唐晓芙双手在膝盖上摸了摸,歉意的笑了笑,“现在没事了。”

    冷晨旭点点头。

    唐晓芙不解的问:“接电话的人说你这几天还有训练任务,那你怎么回来了?该不是开小差吧。”

    “没有开小差,是开车来的。”冷晨旭站了起来,“既然你没事,那我就赶回去了。明天一早还要训练。”

    “那你路上注意安。”唐小芙也站起身来,要送冷晨旭。

    “不要送了,外面冷。”冷晨旭把门打开随即就关上了,唐晓芙看见他军绿色的军装一角和手电筒的光一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不禁感叹,冷团长这一夜可真辛苦!

    虽然护士长跟唐晓芙达成协议,可是唐晓芙并没有看见杜鹃,也许去别的科室了。

    通过两天的观察,唐晓芙发现,大街上有不少卖鸡蛋的农村少女,三五成群的在一起,到了某处,就都散开来,然后卖的差不多了就又汇聚在一起,结伴回家。

    唐晓芙心想,自己卖生鸡蛋不可能,可是卖卤鸡蛋却很容易,自己手上有冷晨旭借给她的钱,可以做启动资金,于是便把心中的打算告诉方文静。

    方文静第一反应就是赔本了怎么办。

    唐晓芙道:“妈妈怎么就不想着要是赚了怎么办?我留心了一下,凡是卖吃的小摊子生意就不会差。再说,卖卤鸡蛋成本低,就算亏了,能亏多少?”

    方文静被她说服,让她试试看。

    唐晓芙买了一些卤料,至于炉子和铝锅就先借用冷晨旭的,然后就是买鸡蛋。

    鸡蛋在乡下收购价才六七分,可是在城里却卖一毛钱一个。

    唐晓芙跟卖鸡蛋的小姐姐套了半天热乎,终于以九分钱一个买了五十个鸡蛋先试试,煤~她不知上哪儿去买,那就暂时借用冷晨旭的好啦!

    准备工作一做好,唐晓芙就先把鸡蛋在冷晨旭家里卤好,再把煮熟的鸡蛋敲碎克,在卤汤里浸泡一晚上充分入味,第二天就开始在医院门口卖起来、

    卤鸡蛋的生意比唐晓芙想象的要火爆得多,摊子一放下,马上就有人闻到卤水的香气跑过来问她的卤鸡蛋多少钱一个,唐晓芙就道:“一毛五一个。”

    生鸡蛋都要一毛钱一个,卤鸡蛋一毛五一个真心不贵,因此买的人很踊跃,五十个卤鸡蛋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一抢而空,有病人家属买给病人吃的,还有小护士嘴馋买一个吃,过路的也有不少人买。

    唐晓芙当机立断,决定马上再去进一批鸡蛋来卖。

    她跟医院守门的大爷打了声招呼请他帮忙看下她的铝锅和炉子,然后飞快的跑向菜市场,正好碰见上次卖给她鸡蛋的那个小姐姐,这次一口气买了一百个,讨价还价,八分钱成交。

    那个小姐姐一面把鸡蛋往她的篮子里放,一面道:“八分是最低价,以后不论你买多少,我都不能再少了。”

    唐晓芙眼睛一弯:“以后我只买你的蛋,不过你要保证让我找得到你。”

    那个卖生鸡蛋的小姐姐就把自己在城里的租住地址告诉她:“那地方不难找,你到了那里就说找小红,房东就知道是我。”

    唐晓芙买好了鸡蛋,在国营菜场的公用水龙头那里把鸡蛋都洗干净,然后飞奔着回到自己的摊位前,见门卫大爷很尽心的帮她守着东西,心头一暖,笑着对大爷说了谢谢,就开始把鸡蛋往铝锅里放,一次只能放五十个。

    还没煮熟,就有人要买,主要是一毛五分钱一个鸡蛋真心不贵,就连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小学生都买得起。

    唐晓芙当然不能卖没煮好的鸡蛋,有的食客就站在路边等她煮好。

    鸡蛋刚煮熟,有人就迫不及待的非要买,唐晓芙也只好卖了,说实话,就鸡蛋壳上有点卤水,里面一点都没入味,可是吃的人却是津津有味,还是那个年代好吃的东西太少了,即使是水煮鸡蛋也一样吃着香甜。

    边煮边卖,一百个鸡蛋一个小时也就卖的差不多了。

    唐晓芙趁着顾客少的空档,拿了两个卤蛋送给门卫大爷,感谢他刚才帮忙看摊子。

    门卫大爷忙摆手表示不要:“我也没出什么力,就是在守门时顺便帮你看下摊子,哪能就要你的鸡蛋?你一个女孩子做点小买卖也不容易。”

    “虽然不容易,两个鸡蛋还是给的起的。”唐晓芙硬把两个卤蛋塞给了老大爷。

    老大爷舍不得吃,把鸡蛋装兜里,笑着对唐晓芙道:“下班带回家给孙子吃,小家伙们肯定高兴坏了!”

    唐晓芙鼻子一酸,想到前世的妈妈,别人给她什么好吃的,她也是舍不得吃,带回家给自己吃,这就是亲人。

    卖完一百个鸡蛋,就到了上午十一点左右。

    方文静不放心她,出来看了她几遍,见生意还不错这才安心。

    唐晓芙本来打算叫方文静帮忙把东西送回冷晨旭的家去,门卫老大爷就问她下午还卖不卖,唐晓芙道:“当然卖!”

    “那就把东西放传达室里,省的拿来拿去麻烦。”老大爷热心快肠道。

    “会不会给您老人家添麻烦,领导会说吗?”唐晓芙问。

    “他敢!”老大爷把眼一瞪,还有几分威严的模样,“我来这儿的时候那些领导还不知在哪里穿开裆裤呢,谁敢为这点小事说我!”

    唐晓芙笑了,在这种国营单位,老资历的普通工人领导得给面子。

    唐晓芙就没再客气了,和老大爷一起把东西搬进了传达室里,然后先去了一趟菜市场,这次一口气买了三百个鸡蛋,把小红正在卖的鸡蛋几乎都买去了。

    小姐姐好奇地打听:“你要这么多鸡蛋到底干啥?”

    发财的路唐晓芙才不会轻易告诉别人,就道:“帮单位食堂买的。”

    中午在家趁着做午饭的空挡,唐晓芙把卖鸡蛋的钱数了数,一百五十个鸡蛋共赚了九块多,按说应该赚十块钱的,肯定是生意太忙的时候有人浑水摸鱼没给钱,这种损耗不可避免,不过一早上就能赚到将近十块钱唐晓芙表示很满意。

    做好饭菜唐晓芙就一手挽着装鸡蛋的篮子一手领着保温瓶和饭盒去了医院。

    一家三口吃午饭。

    方文静把菜往唐晓芙碗里夹,问道:“早上那些卤鸡蛋卖了多少钱?”

    唐晓芙不想要别人听见,免得引起眼红病,于是附在方文静的耳朵旁告诉她赚了多少,小兰也把头凑过来听。

    方文静简直难以置信:“赚了这么多啊!”

    唐晓芙点点头,小声道:“就算除开煤炭钱和卤料钱,至少也净赚了九块!”

    晓兰庆幸道:“幸亏妈妈没有拦着姐姐,不然就错过了这么好的赚钱的机会。”

    唐晓芙匆匆吃了午饭就又去卖卤鸡蛋,一直卖到下午六点,三百个卤鸡蛋就都卖完了。

    晚上母女三个在医院里吃完了饭,小兰就不许任何人在医院里陪护,不论姐姐还是妈妈都很辛苦,一个在不停的赶制衣服,另一个在寒风里卖卤鸡蛋。

    “我都好多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晓兰说道,“再说就算真有什么事,还有护士。”

    唐晓芙往三号病床那里看了一眼,故意大声说道:“要是有人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她!姐连师长都不怕,会怕那些自以为是的小人物!一天到晚标榜自己什么身份,能是什么身份,不就一普普通通的城里人吗?要真是有身份的人,早就住高干病房了,会和我们乡下人挤一个病房?”

    莹莹妈知道唐晓芙说话给她听,气鼓鼓地坐在那里。

    恐吓完了,唐晓芙这才和方文静到传达室把炉子和铝锅拿上往家去。

    回家放下东西,唐晓芙拿了个篮子转身就出了门,去找小红。

    她按照小红所说的地址很快在一个城中村里找到了小红。

    小红在城里的居住条件很差,八个卖鸡蛋的女孩子挤在一间十二平间左右的房间里,里面除了上下铺的高低床就是装鸡蛋的大筐子和卖鸡蛋的大篮子,就什么都没有了,头上的铁丝上晾着女孩子们的贴身衣物,都很破烂。

    房东带晓兰进屋的时候,那几个女孩子正就着白开水啃着馒头,吃得不亦乐乎,边吃边兴高采烈地交谈,互相打听着对方今天卖了多少鸡蛋,赚了多少钱。

    小红刚把最后一口馒头送进嘴里,看见晓兰来了,知道她又是来买鸡蛋的,就道:“你干脆把我的鸡蛋都买去,省得一天跑几回来我买鸡蛋。”

    “那你现在还有多少鸡蛋。”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幸福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染清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安并收藏重生八零幸福路最新章节